中美博弈 2022年亮牌

·3 分鐘 (閱讀時間)

華為財務長孟晚舟獲釋,在相當程度上代表華府與北京的關係開始進入融冰過程,這就全球的經貿發展與安全需求而言,自然是好事一椿。但若就階段性而言,此回暖的程度必然有其極限,真正下一步的發展,至少要到2022年後。

美國與中國關係的破冰,可以說真正始自9月10日習近平與拜登的通話。那通長達90分鐘的談話,在白宮公布的文檔中定義: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一場「廣泛的戰略討論」,並且「討論了兩國的責任,以確保雙方的競爭不會轉為衝突」。所以嚴格而論,這是一個廣泛的設定架構邊際的對話,從而排定優先對話項目的順序。當然,這是必須符合雙邊利益的。

在最近以來,華府與北京雖是邊打邊談,但在此中其實還是交換了甚多的訊息。例如美國副國務卿雪蔓在往訪天津時,與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會談時雖是放話,但依舊交換了所謂的「清單」。雙方的「清單」從另一角度言,就是政策的優先順序。就北京所公開宣布的,孟晚舟案就在王毅所遞交的「糾錯清單」上。而在拜登所在意的全球暖化議題上,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的講話也算先給了面子。

所以我們已可以看到後面出現的一連串作為。美國氣候特使凱瑞已宣布將在數周內再訪大陸;美國的商務部長雷蒙多也宣布將率代表團出訪,其中自然包括大陸。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在下一階段雙方降低關稅與增購美國國債,必然是美方的重點,因為這涉及美國已經出現的通膨情勢以及拜登政府的穩定,與美國是否可能違背債信的問題。這些是當下可以較為快速解決的議題,因為這並不涉及美中雙方關係結構問題。

但下一階段就不容易解決了。因為一旦進入雙方關係的結構性因素,那就是硬骨頭了。孟晚舟獲釋與美國對大陸實施的科技競爭,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問題;美國對大陸的科技戰至少會是中期甚至長期的問題;更何況還有雙方的軍事競爭與對立的問題,如最新出現的「美英澳防衛同盟」(AUKUS)。

當然,其背後的意識形態與價值觀,乃至發展模式的爭論,更不是現在的拜登政府要思考的問題。畢竟,拜登政府現下最重要的思考就是明年的期中選舉。如果期中選舉敗選,拜登政府與民主黨想要保住下一屆總統大位,機會就渺茫了。何者比較重要是一目了然的。

雖說若干外媒宣稱,台灣問題乃習近平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之前要優先處理的議題,但這個說法顯然與情勢發展有相當差距。可是台灣問題在美國與大陸所交涉議題中的優先順序,卻是真實存在的,中國大陸也的確每次會談都表達核心關切。然而,北京真正的盤算是在2022年前穩住對美關係,與對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而在2022年之後再處理台灣問題。

所以,有意思的是,在2022年下半年之前,基於雙方的各自利益,華府與北京彼此都是有需求的,這才會出現當下的利益交換。至於2022年之後,那恐怕就又是一盤全新的棋局了。(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