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是友是敵 中國官媒在掙扎分辨

世界新聞網

中共鷹派「環球時報」日前發表社評指出,「中國不能再幻想美國視我們為朋友了」,中國必須敢於堅持原則,不懼與美國碰撞。只要中國戰略上克制,在被觸碰核心利益時敢來硬的,美方就願意與中國探索雙方新行為邊界和互動模式。這種論調未必完全代表官方立場,卻是當局和民間的主調,無法拉攏美國成朋友,就把它當成敵人或對手,用硬碰硬嚇唬美國。問題是習近平當局最近一些服軟表現,卻與這種說法背道而馳。

環時說這些話,有些自我壯膽,有些情緒發洩,也有安慰自己的無奈意味,要民眾別怪罪當局對美國退讓妥協。從7日該報社評再強調「中國沒有力量、也沒有意願挑戰美國的全球利益」,但「捍衛自己核心利益,中國實力愈來愈寬裕」,「認慫」明顯在為貿易協議簽署鋪墊。但中美關係顯然不是用「朋友/對手/敵人」這組概念,就能簡單涵括。

回顧歷史,美國無法忽視人口最多的中國,冷戰時想利用中國牽制蘇聯,尼克森破冰和北京建交,80年代鄧小平訪美後推動改革開放,都讓美國憧憬透過全球化和自由貿易扶持中國,只要大陸中產階級興起,早晚能和平演變中共,讓中國成世界體系一員。所以美國容忍巨大貿易逆差、協助中國進WTO,這些歷史事蹟,誰能說美國不是中國的好朋友?

客觀上,多數美國人也視中國為朋友,能在這個世界最大市場投資賺錢,正是尼克森以來所有總統執行的現實主義策略。但美國愈來愈發現,自己錯了。

很難否認,中國是美國協助下崛起,習近平2012年掌權後提出「兩個一百年」和「中國夢」,不再韜光養晦、要有所作為,口頭上說不是要取代美國,許多地方卻藉國家資本主義的經濟實力,與壓制人民自由的專制相容為一,想重塑國際體制;中共19大習近平倡議輸出「中國模式」為人類解決問題,種種作為都激發美國想分辨中國是敵是友、檢討對中國政策是否明智。

「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2016出版《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一書,直指中國要取代美國,成世界強權。去年5月,國會爭論中國到底是敵是友,大體認定中國是美國的對手、最大挑戰者和威脅。川普政府「國家安全戰略」更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開啟全面遏制中國的篇章。

簡單歸納,中美是敵是友,體制差異是主因,但只是表面藉詞;老大必然壓制老二,要老二臣服才是關鍵。阿拉伯國家王室同樣專制極權、沒有民主、限制自由,程度或有不同,但美國用普世價值責難過他們嗎?日本是民主自由國家,80年代照樣在美國壓迫下退讓。這些敵友矛盾關係,讓中國反擊美國振振有詞。

川普前三年任期,遏制中國成對外政策主軸,貿易戰、科技戰、軍備競賽、地緣戰略競爭等,這場世紀對抗直到區分勝負前,恐難扭轉。美國朝野也開始區分中國、中共,副總統潘斯兩次充滿火藥味演講對中共磨刀霍霍,卻寄望中國人民覺醒,演變體制。但面對官民一體的中共體制,美國陷入混亂難辨,例如嚴查大學和研究機構竊密、中國學生學者進敏感科技領域受限,所有華人受拖累。

同樣,中國官媒、民間反美聲浪高漲。川普下令狙殺伊朗軍頭蘇雷曼尼後,網上惡罵美帝音量驚人。而去年蓋洛普民調、丕優全球32國民調,六成民眾對中國反感,美中民間友誼漸行漸遠,在美華人遇咒罵Chink、豎中指、要你「滾回中國」案例增加。

這當然都是不幸的發展,官媒鼓吹別再幻想美國是朋友,但中國每年5400多億美元出口靠美國市場支撐;逾3.1兆外匯存底逾三分之一用美元債券持有,美國不是朋友,誰是中國的朋友?難道是俄羅斯、伊朗、北韓、巴基斯坦或委內瑞拉?遇核心利益被觸碰時敢來硬的,例如香港、台灣、南海等如果硬碰硬,誰比較吃虧?

官媒急著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鋪路,今年科技戰、美中脫鉤將加劇,北京停止政府補貼、對結構性改革讓步,都難逃避。鷹派的環時突然「醒悟」,承認美國經濟、科技、軍事、外交實力都在中國之上,用同樣的邏輯想,中國既有求於美國,向朋友退讓後握手言歡,總比樹敵被逼讓步更能留住面子、說服民眾。中美能化友為敵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伊朗24枚飛彈 空襲美軍伊拉克基地 宣稱造成80死、200傷
「要開戰了!」美國52架F35戰機「大象漫步」秀肌肉
桂林多名大媽賣淫 網友歪樓關注房內超大木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