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注定合作 尋求共同前進方法

連雋偉/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美國新聞記者、民主黨人、專欄作家,是普利茲新聞獎的3屆獲獎者。他的書從中立、新自由主義的觀點提出國際政治的不同面向,代表作有《世界是平的》。

3月29日,總部在北京的大陸全球化智庫 (CCG) 邀請到佛里曼舉行線上對話。對於中美關係,他認為,從1979年到2019年這40年是中美關係的一個新紀元。不幸的是,這個時代已經結束了。因為在這40年的前30年內,中國賣給美國的大多是淺層產品(shallow goods),如衣服與鞋子等初級產品,與之相對是深層產品(deep goods),比如電腦、軟體。過去當中國只向美國兜售淺層產品時,從政治上講,我們不在乎中國是獨裁主義者。但中國在過去10年的科技發展,已能夠製造深層產品,如華為、5G,但如果你想賣給我深層產品,如果你想讓我用華為手機接電話,價值觀的差異就會變的很重要。這就是我們兩國之間缺乏信任,缺乏共同信任的癥結所在。中國的核心價值觀是集體的穩定。

中美雙方展開會談是重要的,才能找到共同前進的方法,中美能夠毀掉彼此,也能破壞世界經濟和全球氣候。所以中美注定需要合作。佛里曼認為,世界最好的情況就是相互依賴。中國可以依賴英特爾的晶片,美國也可依賴中國的供應鏈,當中美之間的依賴程度越深,政治也會越來越遵循融合的趨勢。

佛里曼指出,美國的政策應該是為了讓美國更加強大,把美國打造成世界上最有活力、吸引力的經濟體和社會,那就是最好的政策,其他國家自會仿傚。很多人批評他說,你愛中國。其實他想的不是中國,而是美國。他是嘗試使用中國在基礎設施、教育、科學和脫貧方面取得的成功,來激勵和挑戰美國。

佛里曼強調,如果沒有中國的幫助,無法達成伊朗核協議。但他也認為,中國不要只想著如何制衡美國。這是非常重要的,伊朗成為擁核國對中國也沒好處,所以如果中國要更多參與中東事務,那麼中國可以更多關注中東地區穩定,而不是使伊朗離核協議的越來越遠。中國是可以成為幫助美國重新簽署核協議的重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