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爭民主話語權 小英邊緣化

·3 分鐘 (閱讀時間)

即將由美國主導的首屆「民主峰會」,聚焦於「對抗威權」、「打擊貪腐」及「促進對人權尊重」等三大主題,令人不解的是,以歐美民主觀點認定最需要檢討的中國大陸、俄羅斯、新加坡與泰國等威權或半威權國家卻未受邀,擺明了不給這些國家答辯的機會,不僅反映出所謂「民主峰會」在本質上只是畫清敵我、叫陣施壓的幫派會盟,徹底違反「寬容妥協、尊重異己」的民主原則,至於是否另有圖謀、串勾圍事,更值得密切觀察。

日前美國副國務卿薛曼與歐盟對外事務部祕書長沙尼諾進行中國議題對話,對北京當局在台海、南海與東海的行徑表達「強烈關切」。隔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警告,若大陸加速台海危機,將面臨「可怕後果」,若侵略台灣,「恐是災難性決定」。美國再次以正義使者的姿態,大言不慚地夸夸其辭。

如果我們將上述發言與美國主辦的「民主峰會」做連結,美國運用「民主」話語權,結合盟邦形成的統一戰線,劍指中國,昭然若揭。然而依然有外國學者為民主峰會擦脂抹粉,指稱該峰會的主要功能不在建立地緣政治聯盟,而是為國際秩序編織一個安全網;這位學者卻忘了集體安全制度是以對話替代對抗,民主與威權的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不應成為阻礙對話的藩籬,反而高舉意識形態價值以從事軍備競賽的對抗同盟,勢將重蹈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的覆轍。

儘管美、中最高領導人在「拜習視訊會議」中,透過溫和友好的對話為緊張的世局開出一帖安定劑,但從上述情勢的發展看來,根本的病灶仍未對症下藥。緊接著美國國務院的發言,大陸國務院4日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並召開記者會。

該白皮書稱中國發展的是「全過程人民民主」,強調真正的民主在各方面都體現人民意願、聽到人民聲音;而「拉票時受寵,選舉後就被冷落」的民主不是真民主。陸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爭奪民主話語權的用意甚深。

事實上,自上世紀初始,關於民主的詮釋權就已非英、美等老牌民主國家的專利。毛澤東提出的「新民主主義」,指民主革命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革命。中共建制後,所謂「新民主主義」的國家政權,組織形式是採取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現今習近平所提出的「全過程人民民主」,基本精神沿襲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與列寧的「民主集中制」,只是更凸顯保民、養民的儒家民本思想。

然而在這場爭奪「民主」話語權的大戲中,對於中美各自的定義與詮釋,或許見仁見智,別有偏好,但是何謂民主根本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國力漸失的美國,仍在為其備受挑戰的霸權地位全力反制。

至於實行「民選獨裁」、擅長「網軍治國」的蔡總統,就算竭盡所能為老美太上皇效犬馬之勞,竟未能受邀參加「民主峰會」,恐怕在老美眼中,依恃騙術起家的「蔡氏民主」,仍是不入流的劣質貨色吧!民主、民主,天下幾多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作者為台灣對外關係研究暨發展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