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穩定器搖搖晃晃

曾復生
旺報

美國防長艾斯培於1月25日在「全球安全論壇」強調,中國擴張外交、軍事、經濟力量,破壞國際規範與秩序,已成為美國最大威脅;同時,當中國正面臨「武漢肺炎」威脅之際,美艦又駛進南海赤瓜礁與永暑礁海域,執行今年首度「自由航行」任務;此外,美國第三艦隊羅斯福號航艦戰鬥群與第七艦隊,亦準備於2月中旬,在西太平洋進行聯合演習,引發共軍抨擊為「蓄意挑釁、居心叵測的霸權行徑」,讓兩國戰略互疑雪上加霜。

2019年12月初,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後,北京立即取消美航艦停靠香港申請,曾經讓兩軍關係頓時陷入緊張。隨後,中共軍委會聯合參謀部長李作成與美軍參聯會主席米雷通電話,有意扮演兩國關係「穩定器」角色。但是,美國海軍代理部長莫德利隨即指出,如何應對中國威脅,將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

美海軍作戰部長吉戴更強調,美國海軍將提出一套全新方案,應對可能與共軍發生的軍事衝突,並要求官兵做好與共軍戰鬥準備。緊接著美陸軍部長麥卡錫亦表示,美國陸軍將於2年內,在西太平洋部署2支針對中國的特種部隊。顯示,美中戰略競逐邁入詭譎化新局,兩軍關係能否扮演「穩定器」角色,令人懷疑。

川普視中頭號對手

美國前防長馬提斯在2018年6月訪問北京時強調,「溝通對話,管控分歧」是軍事高層互動目的。2018年11月,大陸防長魏鳳和回訪五角大廈時指出,兩軍關係是中美關係新的「穩定器」。不過,川普在2019年間強勢「敲打中國」毫不手軟;同時,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積極封殺華為5G,截斷高階半導體設備輸中,反映川普把中國視為「頭號對手」態度強烈,已讓兩國建設性溝通氛圍變調。

2018年間,美中經歷防長與軍事首長互訪,並在「香格里拉論壇」,以及「東協防長擴大峰會」等,進行國防部長對話。但美方以中國在南海擴軍為由,片面取消邀請共軍參加2018「環太平洋聯合軍演」,並以中國對俄羅斯軍購違反美國制裁禁令,凍結共軍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在美資產。中方則取消邀請美前防長馬提斯10月訪問北京,以及召回在華府的海軍司令員沈金龍等,做為報復。

2019年間,美中軍事關係漸趨向緊張,美代理防長沙納漢及接任防長艾斯培,一上台就劍指中國是最大威脅,兩人雖然都與大陸防長魏鳳和在國際場合對談,卻已不見國防與軍事首長互訪。10月底在北京舉行的「香山安全論壇」,美國防部派出主管中國事務副助部長施燦德出席,並在討論中美關係時釋出緩和訊號,表示美國不想跟中國「脫鉤」;同時,美國跟中國的競爭不存在對抗,也不想要任何國家在美中兩國間選邊站。

不過,雙方對軍事關係的討論已聚焦在「危機溝通」,跟以往兩軍代表常提「建立互信機制」友善氛圍,已經大不相同。共軍人士姚云竹亦指出,中美關係趨冷之際,兩國軍事關係的首要任務是「強化危機管控機制,防止最壞情況發生」。施燦德則在華府坦承,北京在2019年間片面取消多項美中軍事交流活動。

中美亟需危機管控

自1979年至2019年間,美中軍事關係「時好時壞」,反映兩國結構利益矛盾深重,戰略互疑根源難解,但共同利益又不減反增,讓雙方必須交流,以避免爆發軍事衝突,並在全球性共同利益議題合作。當前,兩國雖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科技戰方興未艾,並已外溢到軍事與間諜戰角力,恐將衝擊全球和平穩定。

現階段共軍不斷擴大兵力投射能量與範圍,逐漸拉近與美軍在印太軍力差距,讓美國面臨壓力;同時,川普政府發展「印太戰略」,牽制中國「一帶一路」,並在《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強化針對中國的軍力部署與研發,更讓北京感受到美國敵意與日俱增。這些戰略互疑根源未能化解前,美中軍事關係想發揮「穩定器」功能,無異緣木求魚。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