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競爭勝負的關鍵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拜登以及國務院高層一致把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定位為「民主」與「專制」之爭,等於是說美國是好人,中國是壞人。如此一定調,美國就未賽先贏了,因為有誰會支持專制反對民主呢?或者支持壞人、反對好人呢?然而,問題就是在這裡,中美競爭的關鍵在於從事建設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話術無濟於事。

以當今世界各國面對嚴重新冠疫情為例,2020年初,病情首先在武漢爆發後,全世界都在隔岸觀火,西方尤其是在看笑話,並且末卜先知地做出各種權威的預言。《華爾街日報》刊出學者評論文章〈中國才是真正的亞洲病夫〉,引發強烈反響。文章結論說:「如果北京的地緣政治足跡因此而收縮的話,那麼也可能帶來令人意外的國際影響。有人認為,如果美國唯一的潛在對手退出比賽的話,那麼我們很可能會再次進入一個單極化的世界。但從美國政治的角度來看,它也許會變得更加抽離而不是投入。如果來自中國的挑戰不再存在的話,許多美國人都會認為,美國將可以安全地減少它在國際上的承諾。」

換言之,文章擔心疫情使得中國垮掉會讓美國「變得太強大」,此文引起西方政府和媒體的高度共鳴,蔡政府更是「心有戚戚焉」,上下一致加油添醋,喜不自勝。此外,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也預測新冠疫情全球最慘的是中國大陸,其次是離大陸很近的台灣。這就是疫情爆發之初,美國單位的鐵口直斷,反映了西方普遍心理。他們對中國的嘲弄遠超過對疫情來襲的實質準備,把本身醫療體系的優越視為想當然耳。即使接著疫情在伊朗和義大利擴散,電視上傳來哀鴻遍野的悲慘畫面,他們仍然沒有警惕之心,英國首相強森仍說他會繼續跟別人握手,美國總統川普和支持者仍拒絕戴口罩,同一時間又強烈譴責中國「防疫不力」。

結果1年多後,如今「疫情慘重排行榜」的前2名並非大陸和台灣,第1名是美國自己,確診3250多萬,死亡近58萬。第2名是西方一向肯定的「世界最大民主國家」印度,確診2030多萬,死亡22萬餘。至於西歐的法國確診約566萬,死亡10萬餘。英國確診442萬,死亡12萬多。而他們一開始咬定「最慘的」中國,確診9萬多,死亡4600多。當然,西方始終認定中國資訊不透明,數字作假。問題是,他們都相信越南的數據,還百般美言,然而越南的政治體制運作和中國有何差別?西方可以繼續用話術來誤導自己,不過最後輸掉競爭的也是自己。

自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後,實用主義已取代意識形態成為制訂與執行政策的根據,中國早已不向外推銷思想和制度,因為毛時代自己也深受其害,如今是從事實務建設,解決實際問題,並用同樣的方式對外建立新的國際合作體系。現在反而是美國陷入空洞意識形態的話術,自我陶醉,自我欺騙,新冠疫情就是最現成的例子。在中美競爭的馬拉松比賽中,現在已經跑了一半了,最後的勝負關鍵不在於誰更會唱聖詩,而是誰又有解決真實問題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