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戰暫緩 痛點未解

林建山
旺報

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雙方取消部分加徵關稅,中國增加對美國產品的採購,緩解了中美長達18個月的對抗,但仍然留下未解決痛點,如未能解決兩強貿易衝突的結構性經濟問題,「加徵關稅」並未完全取消,且所設定的採購目標不易實現。

依《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華府同意暫停原定在2019年12月15日如手機與筆電等價值1600億美元的陸商品增稅,並僅對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降至7.5%,至於其他25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的「加徵關稅」仍然維持25%。

儘管中國一再呼籲美方撤除所有自貿易戰以來的關稅,也聲稱雙方會推動「加徵關稅措施由提高朝降低方向轉變」,但川普政府堅持,直到第二階段貿易談判達成共識、甚至到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都不願意降原先加徵的所有關稅。此即表示,川普仍然保留了往後繼續加徵關稅的權利,這種談判姿態,不啻對國際市場投下一種高度不確定性因子。

川普讓步少獲益大

川普政府具體承諾減免部分,唯有針對第3批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的加徵關稅率,小幅減半為7.5%而已,未作出「其他任何退讓付出」,就換得中國部分結構性改革與農產品購買承諾,符合川普「讓步甚少、獲益很大」談判術。

川普清楚了解,中方對結構性改革的抵觸,以及既往中國會否落實執行協定的記錄,以至根本不將中方「徹底結構性改革」、「認真執行已有協定」作為兩國實際貿易協定的具體談判目標,而祇是將其作為談判施壓手段以及加徵關稅的籌碼。

美方可以一方面透過不斷加徵關稅降低中國對美出口,並以此逼迫中國大量購買美國產品增加美國對中國出口,從而達到減輕對華貿易逆差的目標;另一方面透過貿易戰及其連帶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將外資包括美資在華企業不斷逼出中國,並限制中國在美國的投資以及技術學習,實現中美技術的實質脫鉤,防止中國利用或盜竊美國技術趕超美國。美方既然可以這樣達到目標,又何必在乎中國是否真的進行結構性改革、是否切實履行已有協議呢?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核心政策旨意是要縮小美中貿易逆差,因此,文本中壓迫中國進口美國商品和服務未來兩年必須在2017年基礎上新增2000億美元,包括製成品800億美元、能源商品500億美元、服務350至400億美元,而早先承諾的每年採購4至5百億美元美國農產品未改變。當然中國方面認為「相當有信心」,可以達到此一承諾訂購量需求,主要訂單集中在大豆,及較小數額的水果、豬肉、家禽肉、穀類、高粱等農產品。

有助外匯市場穩定

為了替簽署協議製造良好氣氛,美國財政部在半年度匯率報告中,將中國從「匯率操縱國」名單中去除。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原本也有人民幣匯率透明化的相關內容,但基於認為中國政府誘導貨幣貶值的隱憂已經緩解,而取消了強硬措施,避免中美兩國貨幣摩擦,有助維持世界外匯市場的穩定。

不過,依照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說法,倘若美國認為貿易問題沒有妥善解決,萊海澤還是有權在90天內按比例對中國重新加徵關稅,且中國也承諾不會報復;但《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並無任何條款具體阻止中國實施報復行為,所以在可預見未來,兩國回到過去兩年貿易戰爭狀態,是有可能的。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