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拜登中國政策仍在「重新評估」的三大方面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中國問題上,拜登基本上延續了上任總統特朗普的做法。
有批評人士指出,拜登政府就任百日,多數中國政策仍在沿用特朗普政府時期做法

拜登政府就任百日以來,儘管美國內靠增強自身經濟科技實力、外靠加強同盟關係應對中國挑戰的戰略框架已經清晰化,但是很多具體政策領域的執行層面內容仍然繼續空白。

甚至有越來越多的批評人士指出,拜登政府沿用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的做法,已經對美國帶來潛在危險。

另有知情人士表示,拜登政府遲遲未能拿出新政策,可能有難言之隱。

中國政策「空泛」批評

各方注意到,拜登總統在就職百日的國會演說中頻頻談及與首要「戰略競爭對手」中國的關係。他甚至定義這是一場「21世紀的民主制度與專制制度爭奪全球經濟主導權的鬥爭」。

除理論講述之外,在實際行動上,拜登政府也對外加強印太盟友關係,對內大力強調加強自身競爭力——投資半導體和人工智能(智慧)等關鍵科技領域來凖備應對未來美中競爭。

不過,已經有人對拜登政府面對如此重大的任務和挑戰,百日之後仍然停留在框架層面而具體執行細節匱乏,甚至在重大領域繼續沿用特朗普時期政策提出了批評。

批評人士還指出,目前白宮的術語就是仍然在 「重新評估」。

有分析認為,目前白宮迫切需要拿出對付中國的大政方針多數仍集中在政經層面——主要包括關稅、供應鏈安全和對中國投資等三大政策領域。

4月29日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100天的日子。
民主黨人士私下表示,拜登政府執政百日,但是政府很多要職仍然空置

中國政策仍在「重新評估」

美國國內批評人士認為,拜登政府在如何對付中國的問題上遲遲無法拿出明確具體政策,對美國的經濟和工商界來說都意味著巨大潛在風險和損失。

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就公開指責說,他不相信拜登政府在如何對付「志在主導世界的中國」問題上已經有了一套全面戰略。

另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國會議員也在拜登國會演說之後告訴路透社記者:「(對付中國)我們沒有靜觀其變的奢侈與時間。我們需要具體的政策和實際的行動」。

白宮方面沒有對上述批評做出正式回應。

有民主黨人士私下表示,儘管新政府已經上任百日,但是也有難言之隱——很多關鍵政府職位仍然空置,未能招募到適合人選,因此可能影響到具體政策的制定與推進。

拜登政府迄今仍未正式任命駐中國大使。另外,將直接主管對中國技術出口控制的商務部工業與安全署負責人位置也仍空置。

白宮會議
美國總統拜登(4月12日)主持全國CEO會議,呼籲投資半導體等關鍵高科技領域

貿易關稅戰

拜登政府目前仍在繼續執行特朗普政府時期推出的對價值約四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的政策。

雖然白宮方面表示正在對上述政策進行「全面細緻的評估」,但是評估過程似乎沒有設定時間限。

新任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Chi Tai)最近在一次媒體訪問中表示,「沒有做好取消額外關稅的凖備」,因為關稅讓美方在談判中增加了「槓桿力」。

與此同時,已經有美國智庫開始質疑額外關稅政策的有效性。美國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就發表分析文章認為,額外關稅為美國製造業平添了高達800億美元的額外成本,對美國經濟造成巨大負面影響。另外,中國迄今也未能完成2020年1月所達成貿易協定中購買美國商品的指標。

戴琪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Chi Tai)表示,「沒有做好取消額外關稅的凖備」

全球供應鏈

拜登政府今年二月啟動了對美國全球供應鏈的「百日評估」,旨在最終制定出一套能長期確保關鍵商品物資供應鏈安全、多元、可靠的政策。

關鍵商品物資包括醫藥品、半導體、電動車電池、稀土等等。目前美國的全球供應鏈與中國關係緊密。

在這項全球供應鏈的政府全面評估中,白宮要求國防、商務、能源、農業、運輸、國土安全、衛生和人力服務等各主要政府部門在2022年2月前拿出一套各自管轄領域中的全球供應鏈安全的報告。

有分析指出,這方面的具體政策或許要等到2022年夏天,甚至下半年才可能初現端倪。

華為
美國財政部公布的中共軍工企業(CCMC)禁令名單包括華為、中芯國際和中石化等知名企業

金融投資禁令

另外一項特朗普政府時期出籠、目前仍在一定程度上懸而未決的政策就是美國如何限制資金流向由中國政府控制、特別是中共軍方控制的企業。

2020年11月12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企業和個人購買35家被定性為中共軍工企業(CCMC)的上市股票,或包括上述中國公司股票的其它金融產品。

美國財政部公布的中共軍工企業(CCMC)禁令名單最近又從35增加到44家,其中包括華為、中芯國際和中石化等國際知名企業。

然而,很多與中國有投資和商貿關係的美國企業都急迫希望政府就制裁令中的很多細節法律和規則做出進一步澄清,比如如何定義「交易」等概念。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的禁令仍然存在很多法律灰色地帶,讓很多美國個人和企業很難作出未來投資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