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系「夾縫」中的中國留學生何去何從?

李媚玲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紐約學習藝術專業的中國留學生宇然最近調整了自己的作息時間,以前經常在學校自習到12點才回家的她現在晚上盡量不出門,即使在白天也減少了在曼哈頓島外出的頻率。“感覺特別不安全,美國最近的反華氛圍比疫情更讓人恐慌。”宇然對德國之聲表示。

自從新冠疫情今年3月在美國爆發以來,來自身邊朋友的切身體驗以及新聞媒體的報道,讓從北京來紐約讀書的宇然的不安全感越來越強烈。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和“功夫流感”,這讓全美針對華裔的暴力歧視性事件驟升到了幾千起。

“我覺得未來幾年內美國排斥華裔的大環境不會改變,即使拜登政府上台可能會緩解這個緊張的氛圍。”宇然說。計劃再攻讀一個研究生學位的宇然開始把擇校的範圍投向了歐洲高校,而非美國。

今年7月,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出台政策,要求學校秋季不提供線下課程的留學生離開美國。盡管由於哈佛耶魯等多所美國高校對該政策提起訴訟後,該政策隨後被撤銷,已經在美國的學生可以不用離開,但這還是給在美中國留學生們帶來了很大的恐慌。

不安全不穩定感

在阿拉巴馬大學攻讀土木工程博士學位的浩對德國之聲表示,由於擔心留學政策的不穩定,讓自己在規劃短期和長期生活計劃時非常焦慮、無所適從。“我本來打算租一套公寓,但想到如果簽了一年的合同,萬一過兩個月又出台政策驅逐留學生怎麼辦?上個月買新台式機電腦的時候也很擔心,如果剛買了電腦就被要求離境,台式機帶不走怎麼辦?”他說。

和其他在美中國留學生一樣,宇然和浩已經有一年多沒有回國探親訪友了。除了新冠疫情帶來的旅行禁令,至少5000美金以上的單程機票的經濟負擔外,最大的擔心是怕被頻頻出台的新移民政策阻隔在大洋彼岸,無法返美完成學業。

“有個同學暑期回中國探親被禁止入境美國,不得不在中國國內轉校完成學業。”浩說。浩的博士導師也是一位中國學者,由於無法入境中國進行學術交流活動,導師的很多研究項目也遭遇擱淺和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

此外,今年5月29日,特朗普發布總統文告,針對中國一些理工科院校畢業生實施簽證禁令,禁止所謂“與中國軍方有牽連的中國學生和學者”進入美國大學攻讀研究生或從事博士後研究。

對此,浩也開始對自己的個人信息謹慎小心起來。他刪除了一些同學微信聊天群,以及硬盤中的信息,在與其他人談及自己所學的專業時甚至避免提及與“科技”有關的學術方向。

改變未來計劃

同時,特朗普政府此前計劃取消國際留學生的OPT實習期和H1B工作簽證等政策,盡管該政策還未開始落實,但已經足夠引發中國留學生對在美國前途未卜的擔憂。

浩開始重新考慮自己畢業後的計劃。“我本來打算留在美國繼續搞學術,由於擔心中國國內的學術腐敗。但現在我打算畢業後回國發展,美國的大環境太差了,政策不穩定,每天都提心吊膽。”他說。

浩說,自己所在學校的很多專業今年根本招不到中國學生。而與此對比,據《2019美國門戶開放報告》統計,2018至2019學年,中國大陸在美留學生總數超36萬人,佔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三成。中國已經連續第十年成為美國最大的國際學生來源國。

美聯社報道稱,今年全美多所大學接收到的來自中國的入學申請均有所下降。對此,一位北京留學中介的負責人對德國之聲表示:“今年以來,盡管美國各大高校想盡辦法招攬中國留學生,但同時申請多國的學生比例大大提升,美國並不是中國留學生的唯一優先選擇了。”

美國教育部門甚至早在一個月前就預言,2020年美國大學下學年招生率將下降15%,其中來自中國等國家的國際學生將至少下降25%。若按照2018年近37萬中國學生對美國大學貢獻學費高達150億美元計算,由於中國留學生的流失,美國大學或將面臨約10億美元的損失。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李媚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