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防疫 比過才知優劣

石齊平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人們可以對公共衛生醫療體系的應變能力與表現,進行一個客觀的國際比較與評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無疑就是中國和美國。

中國這次的表現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一時間以最快速度建成火神山及雷神山醫院及10幾所方艙醫院;緊急調動5萬餘名的醫護專業隊伍自各省前赴武漢支援;軍方出動大型運輸機為支援隊伍及物資提供運輸;科研及醫療研究部門日以繼夜開發疫苗…,所有這一切,應該是中國目前已能初步控制疫情的主要原因。

美國這次的表現也是令人印象深刻,去年底就開始流行的流感,數千萬人罹病,約13000人死亡,由於從未對罹患及死亡者檢測,讓人懷疑其中是否有相當比例其實不是流感而是新冠肺炎。更令人吃驚的是,美國不做檢測是因為價格高昂,每次檢測需3500元美金(自費),或1500元美金(有醫療保險),一般民眾難以負荷。而美國人口3.3億之中,竟有多達3、4000萬人未能加入醫保…。所有這一切,相信也是美國輕忽於先,目前疫情發展卻有燎原之勢的主要解釋。

中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最大區別,就是中國公衛醫療體系公私部門並存,以公部門為主;美國則幾乎全是私營醫療診所。美國絕無可能調動醫護人員前赴高危地區支援,除非是自願者;美國也反對將全民納入健保體系,因為他們認為個人應為其自身的健康付費。美國是100%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中國是100%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市場經濟的優點是有效率,缺點是不利照顧弱勢者,欠缺社會公平與正義,這即是美國模式的特色。中國在1998年之前,實施的是100%的計畫經濟及100%的公有體制,計畫經濟缺乏效率,公有體制缺乏積極性,所以雖然打著社會主義旗號,標榜重視公平,但其實全民皆貧。1979年鄧小平決定改革開放,將計畫經濟改向市場經濟,也將公有體制改向公、民混合體制。1998年朱鎔基及以此方向確定了醫改。所以現在中國的醫療體制以公營為主,逐步開放民營投資醫院診所。

公、民營並行的混合醫療體制,基本上兼顧了社會公平與經濟效率。公立醫院效率偏低,但收費相對低廉,能盡可能讓所有百姓有病可醫;民營醫院收費較高,但效率品質相對較好,可以滿足社會中消費能力較高的群眾。這即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體現。如再進一步分工,政府公營的醫療體系要肩負兩個「社會責任」,一是從事基礎醫療的研究與服務、二是提供偏遠弱勢地區的公共衛生及醫療服務。

中國模式顯然還有改進的餘地,但大方向上,把握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精髓,極大地兼顧了公平與效率,還是可以給各國在體制探索中提供一個有價值的參考。(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