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世間行踏〉聖誕老人在家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王源錕

位在北極圈內的芬蘭羅凡尼米機場,是聖誕老人的「御用」機場。
位在北極圈內的芬蘭羅凡尼米機場,是聖誕老人的「御用」機場。

「雪花隨風飄,花鹿在奔跑,聖誕老公公,駕著美麗雪橇。經過了原野,渡過了小橋,跟著和平歡喜歌聲,翩然地來到…」每年接近歲暮,聖誕氣氛總是濃得化不開,生意人忙著趁機海撈一票,孩子們則滿心期盼聖誕老公公送來禮物。有人說,小朋友不再相信有聖誕老公公時,他才真正長大了。

小時候,曾經到「耶穌廟」領過麵粉,對教會有點淺淺的印象,初中時朋友帶我去太平境教會參加少年團契,後來我雖沒有受洗,不過我會背「主禱文」、會唱「謝飯歌」,還從聖經中領受很多人生的道理。

太平境教會有座高聳的鐘樓,每年耶誕午夜會敲起十二響鐘聲,告知世人聖嬰降臨的喜訊,這敲鐘的任務落在我們幾位少年身上,我們誠惶誠恐的準時把銅鐘敲響,鐘聲在凜冽寒風中,一記挨著一記飄送到遠方。聖誕夜的主旋律是聖母、聖嬰、馬槽、伯利恆之星、東方三博士,至於小朋友喜愛的聖誕老公公,似乎只是個配角。

最初與聖誕老公公相遇,是在我們開美術社的時候。這家美術社開在長榮中學附近,每天下課店裡總擠滿美工科學生,地下室更是這些孩子熬夜趕功課、畢業製作的好所在,比菜市場還熱鬧。不知從哪一年起,有位老先生在聖誕夜傍晚,就會來借我們地下室「變裝」,沒一會功夫,白鬍子、大肚腩、紅衣紅褲的聖誕老公公就出現在眼前,然後背著大袋子出門發禮物去。

我們從不曾詢問老先生的真實姓名,也不知道他來自何處?去向何方?就這樣年復一年迎接聖誕老公公的光臨。有一年老公公爽約了,聽說是老婆婆身體有狀況,老公公不再有分享喜悅的心情了吧?

芬蘭莎莉賽卡有座聖誕老人辦公室,看看老公公在不在?
芬蘭莎莉賽卡有座聖誕老人辦公室,看看老公公在不在?

從前過聖誕節流行互寄卡片,現在已經不時興這一套,忘不了我們曾收到一張來自非洲的聖誕卡,手寫的卡片上面還畫了一朵花。我們助養了一個肯亞小女孩,平常每月固定捐助,生日加送一筆錢給她買禮物,這份禮金曾為她添購第一個書包、第一雙鞋,還幫她的爸媽買了羊。小女孩的生日很好記,和耶穌同一天。這張來自非洲的聖誕卡,讓我們感動莫名。

駕著馴鹿雪橇送禮物的聖誕老人很受歡迎,他的來歷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芬蘭人堅信聖誕老人的家在芬蘭耳朵山。1996年,來自十八個國家的一百五十位聖誕老人,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舉行聖誕老人世界大會,想為聖誕老人「尋根」,芬蘭耳朵山聖誕老人卻拒絕出席,因為他不願跟「冒牌」聖誕老人為伍。芬蘭人以擁有「正宗」聖誕老人為傲,但因耳朵山太過偏遠,所以在跨越北極圈的城市羅凡尼米為聖誕老人建了新家。

羅凡尼米的機場是聖誕老公公的「御用」機場,他的馴鹿雪橇可以在此優先起飛降落。城裡著名的聖誕老人村有一條白線,跨越這條北緯66度32分35秒的線就進入北極圈。很多人喜歡在這條線上跳過來跳過去,一下子在北極圈內,一下子在圈外,像時空穿越真有趣。村裡餐廳提供聖誕大餐,禮品店聖誕商品應有盡有,也可以跟聖誕老公公合影留念,不過那都是「有料」(要收費)的。

聖誕老人村的郵局提供購買明信片跟郵票的服務,遊客可從聖誕老人村寄信到全球各地!

這座郵局非常忙碌,每年約有六十多萬份信件、卡片從這裡寄往全世界兩百多個國家。特別的是,聖誕老人村裡的郵筒分為兩個顏色,橘黃色當天處理,紅色則留到聖誕節前夕寄出。

回到台灣之後,我們果然如期收到來自聖誕老人村的溫馨聖誕卡。

曾經在日本北海道度過銀色聖誕,白雪紛飛中聖誕樹燦爛閃爍,心頭浮上陣陣暖意。十二月在北半球是寒冷冬季,在南半球卻是炎炎夏日,紐西蘭也很重視聖誕節的傳統,到處都有聖誕節布置,充滿濃濃歡樂氣息。基督城機場的迎賓海報中,就特別凸顯當地人穿著清涼、露營、BBQ、野餐的另類聖誕特色,對於我們生長在北半球的人來說很不可思議。我彷彿看到聖誕老公打著赤膊、踩著衝浪板,一路「呵!呵!呵!」的發送禮物去。

很多人小時候都曾問過父母:「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公公嗎?」懂事之後對於這個問題,慢慢就會有定見,孩子的成長不能沒有童話故事,儘管想像與實際終究會見真章,但最重要的是永遠保有懂得愛與分享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