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在最美的時刻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蔡碧航
文/攝影 蔡碧航

久違日月潭!

來過不止十次,但很少能走遍各個角落,也很少能全覽湖光山色。

幾十年來日月潭有著極大的改變,曾經繁華興盛遊人如織,也經歷過九二一大地震的重磅摧殘。幸好中央山脈不會倒日月潭不曾涸到底,重建之後清風明月水色山光依舊在,撫慰著歷劫的創傷生靈,只遺憾邵族原民文化備受蹂躪難以完整復原。

昨日來時,黃昏微雨,遠山籠著輕霧,湖面水氣煙迷。人在薄霧中特別有一種仙氣,心境空靈清透,盡滌塵囂俗濁,靜美氛圍讓人流連忘歸,直到夜露沁涼。約好了今晨朝霧碼頭看日出。

看日出,其實我心中是猶豫的,因為不一定天晴,而且我想我是起不來的。向來貪愛夜晚的寧靜,看書聽音樂甚或只發呆胡思亂想都覺是莫大的享受,晚睡晚起自然就睡到日上三竿酣眠不覺曉。所以要我早起真是不太可能的事,除了某些不得不的原因,例如趕車趕飛機或旅途中錯過可惜的景點。

臨睡前我還是設定了鬧鐘,日出時間AM5:40。

來到朝霧碼頭,我猶在半昏矇狀態,眼睛尚未完全睜開。天色也是半昏濛的,潭面輕風細浪水波不興,只有漣漪悄悄微笑。泊岸的船也還沉睡,像搖籃一樣輕輕、輕輕的晃動。

抬頭望向中央山脈,遠近群峰濃墨淡煙,深的藍淺的灰霧的紫,層層疊疊洇染成一幅潑墨山水,如夢似幻禪境幽遠映示著天地大美。

晨光曦微,一輪初日慢慢的衝破雲層,從水社大山的上方露出臉來,瞬時萬道金光輝燦炫目,湖面閃動著粼粼波光。鍍著陽光金粉的景色更加明麗了,晴陽豔豔,青山綠水,蔚藍天空浮著朵朵白雲,好一片江山似錦!

徜佯許久,臨離去時我醺醺然,遺落了一句詩在湖面。

逆富士倒影絕景難遇
逆富士倒影絕景難遇

這情境堪比當年痴心去追河口湖逆富士的心情。

那年迢迢由JR水戶車站一路轉乘,經上野、新宿到河口湖,就只為了親睹富士山的倒影。

到達的時候也是黃昏,投宿在湖邊的旅店,推窗一望,驚見一抹彤雲罩在富士山頂,心中真是驚喜莫名。眼前有湖有山,一幅好景讓心情大好,睡前調好了鬧鐘,告訴自己一定不可賴床,一定要早起去尋逆富士的蹤影。

一夜淺淺的睡著。披衣出門時是清晨四點五十分,天才濛濛亮,沿湖的旅館和商店,仍然燈影迷離,將醒未醒。

走到湖岸,曉露沾衣,但見湖心幽藍,富士山的投影隱隱約約,將顯未顯。許多人架好了相機靜靜的守候著。

隨著晨光初透,湖面的逆富士倒影漸漸清晰,不多時山頂染上胭脂紅,是清晨霞光映射,這難逢的美景多麼動人心弦,舉著相機咔喳猛拍,心中滿溢著感動。

然後沿著湖岸走向河口湖大橋,天色漸漸亮了,來了一群水鴨,又來了一葉扁舟,攪動湖面,圈圈漣漪向四周擴散,富士山的倒影也搖搖晃晃乘波而去,漸漸消失了。

心滿意足的沿湖散步徐行,然後回旅館吃早餐喝咖啡,舉杯向著富士山:

「早安您好,感謝美好相會!」

昏濛破曉 旭日東昇一日初啟是十分驚天動地的,兩次湖上觀日出都令我心神為之震懾,我想人生的至美就在這一刻吧,尤其日出前的那一段昏濛幽境,正是至真至美至純的一刻。

每個人的心中或許都藏有一幅至美山水,彷彿生來內建,一生就懷抱著這幅山水尋尋覓覓,遊走他鄉,去到遠方,有時幸遇有時錯身。

幸遇的感動無以言說,然對於這至美卻又常常不知足不珍視,過了一山又一山,渡了一水又一水,山重水複行行重行行,永遠在追尋,永遠在嗟怨。直到有一天驀然回首,最美的時刻已遠去,錯過的豈止萬水千山。

幸好山水一直都在。

等待人們塵世輾轉風霜滿臉回頭再來尋,此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迷霧散去照眼會心,心中一定會滿懷感激。

幸好山水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