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如歌行吟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Kathleen 插圖/國泰

我喜歡走路,我和自己散步。

閑閑地走著,沒有目的地,不必為浮面的需要殫思竭慮,時間盡情揮灑,風景就在身邊也在心裡。

午後,一個人輕裝便鞋沿著後山小徑怡然而行。山上秋的腳步佇足,樹林子嫣紅,幽深處幾條枯枝影烘托;受過雨水潤澤的野花在暖金的陽光下閃閃發亮,像是綻放著信念和希望。我坐在質樸的木椅上,讓充滿逸趣的山林美景和濃淡交錯的雲影一點一滴流進心裡,一天的匆忙和焦慮在靜享自然中不知不覺除去。

不分晴雨,每日不間斷地走著,走過了四季的遞嬗,心就漸漸澄澈。不論草木榮枯,花開花謝,沈寂喧鬧,都有無處不在的新意,原來宇宙萬物生命不等閒,盡情活出自己,而人總是忙碌於紅塵俗事,習慣於浮萍般的熱鬧,到頭來,驀然回首,徒留遺憾。走著走著,也常常走進了放學後的公園裡。公園裡的孩子們無拘無束盡情嬉戲,天真歡愉的笑靨像清澈流水嘩然遍灑,融化了心中的冰雪。

走路是短暫的出離。人不在裏面,不在外面,跳出生活的渾沌,形而上地看人情世事就不執迷。許多作家在走路中思考,攫取靈感,寫下作品。《不設防的城市》,泰居·柯爾在日常的安步當居中沈思,他詩意而富有洞見地記錄了紐約曼哈頓的風景,讓生命曾經黯淡晦澀的過往,在行雲流水中重新透出光芒;「散步促進我的思想」,盧梭以身體和心靈的漫步來面對自己的洪荒,為後人留下了文學的遐思;擅於推理的宮部美幸,更單刀直入道出自己不愛旅行,喜歡散步…

新的一天教人感激,生命的躍動活意,無處不是禪機。我懷著浪漫情思,忘情地走著、看著、天馬行空著,享受隨遇的快樂和自然而然的體悟。

我喜歡走路,我和自己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