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山水有清音

·1 分鐘 (閱讀時間)
院子裡柿樹上果實紅了、熟了,發出了濃、醇、熟的果香,吸引白頭翁和綠繡眼以及山雀等山鳥飛來爭食。
院子裡柿樹上果實紅了、熟了,發出了濃、醇、熟的果香,吸引白頭翁和綠繡眼以及山雀等山鳥飛來爭食。

■孟璇

那是一長串急促的拉長的音囀,「哩哩哩哩」,山雀和白頭翁的叫聲儘管吵雜,我聽得真切。

院子裡柿樹上果實紅了、熟了,發出了秋天濃、醇、熟的果香,吸引白頭翁和綠繡眼以及山雀等山鳥飛來爭食,時而發出愉悅的爭吵聲。

這棵柿樹不是甜柿、澀柿,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大抵是鳥兒授粉「交花」一類的。

剛結柿子時,見到柿子黃了、半生熟時,不諳果性,採了幾顆下來,鮮甜度是夠了,卻嫌略有生澀味!

來年,有了經驗,樹上待到軟了、紅了、熟透了,這纔摘取,果然滋味鮮美。

可山鳥也知味,不等柿子熟了,半生不熟的,就來啄食,可能鳥兒不畏澀,也恐怕澀不怕,經常啄了個大洞,這時只能強迫採摘。

鳥食的柿果,切開生食,猶有澀味,果袋套回,置於陰暗處,不稍數日,大功告成,居然味美,不比樹上紅遜色少許。

想來,鳥類也是美食專家,總是搶了個機先,快我一步,捷足先登,一樹紅柿子,待到秋天,碩果僅存的寥寥無幾,十之八九都葬身鳥腹了。

我也不以為意,一鳥在樹、一鳥在林,總比略施薄懲,抓捕而來養在牢籠中要來得好,「好酒沉甕底」,何況還有幾許果袋包覆極好,鳥啄不成漏網的甜熟柿子呢。

白頭翁和綠繡眼爭食紅柿,啁雜的鳴叫聲驚醒了秋天早晨晏起的我,山居錄鳥語,不覺嫣然!

是的,山水有清音。

─山居錄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