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幽居的日常風景

文/攝影 陳得勝

孜孜矻矻從事教職,作育英才達三十又六載,每天幾乎都是為別人撕日曆;決心退休後定要每天為自己撕日曆。

退休那年,本愛花卉的我,書桌小花瓶總會插朵花伴我閱讀、寫作,久之,又覺不足。於是在家宅陽台迷你小花圃栽種一株九重葛,來年春天胭脂初透,窗盈花影,坐擁花彩。偶或和風來訪,落花拾級紅;搖草上階綠,朱花鋪毯;綠草鑲邊,清氛滿座…退休幽居於願已足。

驀然驚覺,一朵花雖美則美矣,若是一座花園,那是風景,即使是個蕞爾小花圃…真感謝小花圃這株九重葛胭脂風景的開悟。而退休後的每天早晨,也都可面對這微型小花圃,優閒喝杯濃郁咖啡配書香、花香與花景,不必像以往總是匆匆忙忙喝完,趕著去學校,不亦快哉!悠哉凝視著咖啡香氣飄浮的方向,也會想尋覓自己今後人生的方向——現在還有能耐寫些什麼呢?況且過往小說、散文在報紙副刊發表、結集成書出版,甚至還由電影公司拍成電影的流金歲月,似乎隨咖啡香氣的飄散已成明日黃花,惟創作熱度猶在…

張潮〈幽夢影〉有云:「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誠然,退休幽居,心中亦尚有山水風景。咖啡香氣又冉冉繚繞起來…對!就書寫生活日常的風景,年輕時的熱情,倏然再度燃燒起來,這得感謝這一杯咖啡香的風情。

原來幽居的日常,處處皆風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