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父親的絲絨夾克跟手錶

·1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伊蓮小姐

每年歲末,我會翻出收藏父親的遺物,看著深藍色白條紋的細格夾克,還有一只父親生前天天使用的手錶,至今快滿42年了,而我一直保留到現在,或許是父親突然的離去,讓我們不知所措,那種無依無靠,在我13歲多年紀,確實如天崩地裂般侵襲而來。

因為事發突然,對當時未滿40歲的媽媽而言,她的依靠沒了,整個喪禮結束後,媽媽拭去淚痕,試著撐起父親曾經撐過的那片天,但是看了父親過往的衣物、配件,不爭氣的淚水怎麼都無法擦乾,問了舅舅想接收父親西裝、襯衫之類的,剩下的整個要回收跟燒掉。不知為何,我想著,留下幾件父親的夾克、毛衣、領帶、鋼筆、手錶等……就這樣保留至今,但是毛衣則回收了。

收藏父親的這些遺物,也幫助我在2017年正式回父親家鄉,拍照片燒在他出生之地的十字路口,算是完成了他的遺願,讓故鄉的爺爺奶奶可以跟父親心靈互通,也是離鄉78年那麼久遠的完結篇。

冬季到來,我會拿出來看看,或是披在身上,感覺到父親的溫暖,弟弟把手錶拿去換成時髦鍊子,這些都是我們子女間對父親的思念,刻畫在我們內心最深處,藉由衣物的連結,跟接觸,自然地而深沉,而這份感情是世上最美好的、平凡的、靜靜的,就在我身邊,因為我還保留著父親的餘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