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芭蕉、夏目與子規及春夫 以文豪為名的文學紀念館(四之一)

松尾芭蕉生家紀念館
松尾芭蕉生家紀念館

文/攝影 陳銘磻

俳聖芭蕉翁的故里 伊賀上野‧松尾芭蕉生家、紀念館

1644年出生伊賀上野的松尾芭蕉,低層武士的兒子,13歲喪父,進藤堂家隨侍新七郎嗣子良忠,良忠號蟬吟,師事貞門俳人北村季吟,芭蕉隨他學習俳諧,並做使者,數度前赴京都拜訪季吟,深受寵愛。1666年春,蟬吟病歿,芭蕉返鄉;1680冬,蒙門人杉山杉風邀請,移居深川芭蕉庵。隔二年,芭蕉庵遭焚毀,流寓甲州,翌年重回江戶,將俳諧改造成嶄新的寫作藝術,創立具嫻雅、枯淡、纖細、空靈風格的蕉風俳諧。1683出版俳諧集《虛栗》,跋文說:「立志學習古人,即是表達對新藝術的自信。」

隔年,芭蕉做《野曝紀行》之旅,歸途,在名古屋出席俳諧大會,得《冬日》五「歌仙」,這是蕉風俳諧創作成果的一次總檢閱。此後,芭蕉於《鹿島紀行》、《笈小文》、《更科紀行》等旅行寫作,進一步奠定俳諧地位。1689《奧細道》之旅,是蕉風俳諧的第二轉換期。

他宣揚「不易流行」之說,主張作風脫離觀念、情調,探究事物本質,以詠歎人生為己任。

伊賀是忍者的發源地,由於芭蕉在旅途展現快速步伐,年少又當過良忠隨從。因而,不少學者暗喻芭蕉會是忍者,且是德川幕府的間諜。

1694年,芭蕉離開京都前赴西方旅途,於大阪染患嚴重腹疾,折回伊賀上野,是年10月辭世,享年51,臨終前留下最後俳句:「旅途罹病,荒原馳騁夢魂縈旅。」

搭乘「忍者號」電車到伊賀上野,走進赤町探訪芭蕉生家,一幢格子戶房舍,必須低身彎腰自矮窄板門購券入室,這是芭蕉幼少期成長的地方。

1854年安政大地震後曾進行翻修,遺跡仍保留格子門窗結構的時代特徵。穿過格子門,清楚得見前室、中室、後室、水屋、工具間、水井、浴室、便所和廚房;踩踏乾涸土地,但見陳年家居擺設,一片濛濛塵灰,木桌木椅破臥鋪、筆墨書跡染塵埃、舊瓶舊甕老水井;後方書房「釣月軒」,是他寫作處女俳句集《貝殼遊戲》的地方,悠然感受年輕芭蕉在山巒空間鎮日吟詩之姿,遂而想起芭蕉翁著名俳句〈古池〉:「古池塘,青蛙躍入水中,一聲響」,莫非這就是安於清寂的俳人,簡樸的小小住居。身居俳聖無上榮耀的芭蕉翁,文學地位崇高,相對保存近四百年歷史的生家舊宅邸;1959年,距出生地不遠的丸之內,由建設公司社長神部滿之助捐贈修建芭蕉紀念館。除了收集和保存芭蕉的資料,還設立芭蕉文庫,用於存放和俳句文學相關的文獻。

每年10月12日,芭蕉逝世紀念日,地方會舉辦芭蕉祭、全國俳句大會、芭蕉遺址參訪。

一座使用吊腳式鋼筋混凝土建築,設有藏品陳列室的紀念館,位於上野公園,鄰近伊賀上野城、忍者博物館。街區中心到處存在跟芭蕉、忍者相關的館舍、商店。(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