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赫爾辛基 我又來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赫爾辛基大教堂
赫爾辛基大教堂

文/圖 余致毅

走到郵輪的八樓,先將行李寄物後,找到一個窗邊的位置坐下。拿出吐司和永熙給的柳丁,還有大蒜餅乾權充午餐,看著窗外搖晃的蔚藍海面,Slija郵輪逐漸掉頭駛離塔林港灣,此刻感覺有些頭暈。

搭乘Slija號郵輪從塔林出發前往芬蘭赫爾辛基,想起了上回從瑞典斯德哥爾摩搭夜船前往赫爾辛基的情景。當時的我在九彎十八拐的客艙走道中尋找自己的客房,小小的客房裡將上舖的床板拉平就分出了上下鋪床位,四人一室的房間裡,東西幾乎一應俱全。附有洗手台與蓮蓬頭的浴室僅容旋身,客房裡還有吹風機和梳妝台等,功能齊全。室內僅有一個對外的小窗,幸好是靠窗的房間,還可以看到窗外晃動的海平面,一整晚就在搖搖晃晃中嘗試入睡。清晨醒來,窗外的晨光照射進來,郵輪已進入芬蘭的領域,在某個芬蘭島嶼停靠,有些客人陸續下船。可以看見島上的工作人員正在陽光中升起白底藍十字的芬蘭國旗,迎接光燦的一日,看著旗幟搖曳,內心感到十分振奮。

這次從塔林到赫爾辛基只有短短兩個小時左右的船程,在一種昏沉沉的睡意當中聽見了廣播,趕緊起身拿著行李牌等著領取行李,某位好心的先生幫我將沉重的行李揹上肩。想起赫爾辛基種種,滿心愉悅的踏出船板,站在芬蘭的土地上,迎向北歐盛開的陽光。候車室的售票機無法兌換錢幣,幸好還可以在公車上購票,連忙向司機買了一日券。坐了兩站後,從15號公車下車,換搭有軌電車。候車期間看見藍天中有白雲飄動,我揹著大行李站在熟悉的電車站下,感覺到空氣流動的熟悉感與溫和,多麼自在的空氣。坐上8號有軌電車,接著又換乘3T有軌電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走進熟悉的小路,寬敞的體育場旁,綠油油的草皮上正在舉行足球比賽。

回到熟悉的旅館心情很好,第一次來這間青年旅館時,繞了好大一圈才找到旅館的位置,位在體育場裡的旅館,常有許多運動選手入住。那時剛好碰上歐洲盃的啦啦隊比賽,所以有好幾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代表隊,擠滿了櫃檯前的空間,我只能窩在沙發邊休息等待。過了幾小時,櫃檯負責的金髮小姐滿臉歉意的告訴我,因為比賽的緣故,我之前預約的床位已滿了,前兩天的住宿要先去別的地方。我忐忑不安的揹起行李跟著金髮小姐走出青年旅館,她帶我到旁邊另一個較隱密的大門,刷了感應卡進到二樓。進了房門,著實嚇了一跳,這是一間兩層樓的小公寓。第一層是廁所、起居間、客廳與擁有整套廚具設備的廚房,爬了幾層小階梯,樓上則是有三張單人床的房間,牆邊擺著一個大液晶電視,豐沛的北歐陽光不吝嗇的照射進來,潔白的床鋪搭配床頭美麗的花朵掛圖,十分簡潔大方。很幸運的,自己能在赫爾辛基短暫的擁有屬於自己的兩層獨立公寓,是多麼奢侈又幸運的幸福!旅途中,往往順應世事的變化,也許看似波折或是繞遠路,卻總能意外的獲得更多美好的體驗。

烏斯本斯基大教堂
烏斯本斯基大教堂

這一次順利的辦完入住手續,可惜沒能再入住小公寓,稍微休息一下後,便搭乘有軌電車前往火車站。赫爾辛基中央車站前的四個由花岡岩雕成的提燈籠巨人石像依舊矗立大門兩側,進到車站內,找到購票區,先預購了前往羅凡涅米的車票。然後坐著5號有軌電車前往卡伊沃公園(kaivopuisto),在附近的SIWA買了漢堡和布丁,天朗氣清,兩旁是廣闊的草皮緩丘,只有三兩行人,也有年輕人輕鬆自在地躺在草皮上談天,小山坡頂上建有一座烏爾薩觀測台,這座古老的公園總是吸引居民前來曬太陽、野餐。走在熟悉的土地上,過去在赫爾辛基遊蕩的痕跡,就像浪潮一樣又翻捲而來,站在北歐土地上揣想與臺灣之間的距離,為著能幸運的再度踏上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土地充滿感謝。往芬蘭灣方向走去,巨大的岩岸上有整群的海鷗停歇,大家縮著身體打盹,平靜的海平面上停著幾艘貨船,看著和煦的夕陽金光收束落入海中,眺望遠方感到內心的平靜與自在。

漫步在寧靜的街道上,眼前可見一輪特大號的清白明月掛在淡藍色的天空。前方就是赫爾辛基大教堂,潔白的教堂與綠色的圓頂守護著這座純淨的城市。經過農夫市集廣場和市政廳,想起許多在這裡曬太陽望海的時光,此時的市集都已經收攤,遊客盡散。特別貪戀赫爾辛基的白夜,已經接近晚上二十三點了,仍是一片清藍光亮的天色,散步閒走在路上,若非附近的店家都關門了,還很難相信居然已經到了午夜。在senaatintori站等待3T有軌電車,準備回青年旅館。下車後經過球場,繞了一圈回到了旅館,遇到了一位目前在挪威工作的迦納籍朋友,他親切的主動打招呼聊天。我到廚房泡了一杯粥,帶著筆電到餐廳交誼區找了窗邊的位置坐下來,想到過去在這間旅館的小日子,許多美好回憶湧現,與騎自行車而來的漫遊者一起享用二十三點的晚餐;與一群法國足球隊小男孩們圍坐電視機前,一起為西班牙拿下世界盃足球賽冠軍吶喊。赫爾辛基,我又來了,在感受這漫長寧靜湛藍夜空的長夜時,也想起二十三點晚餐時你的笑容,那些短暫匆匆而又美麗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