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迷宮

插圖/國泰
插圖/國泰

文/陳祖媛

我站在迷宮中。高聳的樹牆,前方不是向左轉就是向右轉,走著走著又回到原點。試了幾次有些挫折,身陷其中,只能抬頭仰望,忽見老鷹飛越,不敢遙想牠的一眼千里,任何一隻鳥兒的視野都能清楚俯看,找到出口,而當下的我像個陀螺轉不出去。回首人生幾番轉折一如走迷宮,這樣的情境我曾經歷數回。

玉米田迷宮除了好大,每株長得齊高且極相似,是我的觀察力不夠敏銳以至於總是繞回原點。靜下心想些方法,一邊走一邊將立在轉角處的一株葉子打個結,表示走過,之後才順利的走了出來。走出迷宮有一個最保險的方法就是一隻手撫摸著牆壁沿著走,包準能將你帶到出口。安全走到出口又如何?過程平順不會出現走錯路的挫折和找不著路的徬徨,到了出口自然少了那份征服的快慰和悸動。知道歸知道,從沒照著做。

我喜歡走迷宮,高樹牆長年綠葉的,玉米田的,室內掛滿鏡子的,林林總總,反正多花些時間總能繞出來。兜兜轉轉走不出來時,應驗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句話,但卻和青春年少的叛逆相遇,也挺不錯。在迷宮裏迷路不正是遊戲的有趣之處嗎?想想人生一路走來也是經歷了好多局的迷宮,學生時代面對考題,答不出來的茫然。青春期對於感情的迷茫,為人母對於孩子教養問題的重重挑戰,壯年對於工作的徬徨,臨老對於人生課題的感慨,人生的路上任誰總有片刻的迷失,陷入心靈上的迷宮。

初老的我正經歷著孩子離巢,面對空蕩蕩的窩,悵然若失。一直以來的角色是人子人妻人母,卸下所有身分,跟困在迷宮中的感受相近,面對孤獨的自己有種莫名的不安。習慣獨處,仰望星空,寂靜安祥,我學會停下腳步,感受生活的寧靜,四季的運行。看看路旁的美麗野花,單純的品杯茶,專注茶葉在水中的伸展浮沈,沈澱後的自己將空巢的留白快意地填上。漸漸懂得享受這個人生輕鬆的階段,孩子回巢就再回到忙碌的人生軌道,一起同行。

迷宮的迷人之處在於沒走前的期待,站在入口的遲疑,身陷迷宮的困頓和走出來的快慰。多走幾次學會了在迷失紛亂之際,先安撫那顆雜亂的心。修心功夫的「定、靜、安、慮、得」,是走出迷宮的最佳寶典,面對人生的低谷亦若是,雖然我有些後知後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