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電信不安寧 「國慶寶寶」鄭優生日過得有點悶

左拉拉
信傳媒

鄭優是中華電信董事長,上任以來一直陷入鬥爭當中。(攝影/黃威彬)

最近中華電信內部氣氛有點凝重。上任近兩年的中華電信董事長鄭優,為了推動台灣數位匯流,改革影視內容產業生態,費盡心力想要推動收視率分潤機制,也解決中華電信MOD長年虧損問題,因此得罪不少業者、財團和派系。他一人挑戰被壟斷的業態,苦等不到改革修法的奧援,又因為複雜的政治內鬥痛失愛將,內憂外患讓他很是心煩。

去年的MOD「斷訊」事件,是中華電信這兩年一切爭端的起火點。

因為「斷訊」,王志隆卯上鄭優

鄭優為打破MOD頻道大戶台灣互動電視壟斷,拉年代練台生與三立林崑海站同一陣線,要改革按頻道數分配「獎勵金」的大鍋飯制度,而和台互董事長王志隆摃上了,因為MOD家庭豪華餐分到最多的,就是國內的台互和國外的福斯家族。

曾經當過公平會委員的鄭優,對於中華電信MOD被NCC公告為「開放平台」,導致他們對頻道上下架與頻道分潤沒有主導權,只能收很低的服務費,卻還要幫忙做客訴、客服,感到非常挫折。他多次以「百貨公司不能管專櫃」,道盡中華電信必須看頻道商「臉色」的委屈和不合理規範,而且他也了解就是這種畸型的生態,綁架了台灣影視內容產業的發展生機,讓台灣人不是去追日劇、韓劇、陸劇,就是邊看電視邊罵內容不好。

「百貨公司不能管專櫃」,有夠不合理

鄭優一向與人為善、不愛衝突,卻為了MOD這件事,不惜與各方政治、社會、企業勢力糾纏不清,尤其王志隆用盡手段對他的人身攻撃和騷擾,讓好脾氣的他幾度按捺不住,但一轉念,為了中華電信又吞了下去,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改變現狀。

不過,最令鄭優灰心的,應該是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和孤獨感。「明明他是銜命來帶領中華電信做改革的,結果最後改革好像變成是他一個人的事,他一個人去對抗長期掛鉤的財團勢力,一個人去面對最大派系的政商利益,完全執政的立法院和NCC也無法幫忙修改不合理的規章…」中華電信內部人士透露,最近發生的幾件事,都有被落井下石、被藉機報復的跡象,就讓鄭優的心更疲憊了。

昔日股后精測,蒙上內線交易疑雲

中華電信子公司中華投資所投資的中華精測,過去一直是中華電信引以為傲的「小金雞」,但因大股東中華投資決議處分持股消息外漏,造成精測股價崩跌引起關注。

掛牌後表現優異的中華精測,曾榮登股后寶座,在去年7月以1520元創下盤中最高價後,股價開始一路走低,到今年10月中旬,股價一度跌破400元,跌幅超過7成。

日前,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接獲檢舉爆料,說精測母公司中華投資董事長李瑞倉、總經理丁彥致渉入「內線交易」疑雲,雖然金管會、檢調已分頭進行調查,但中華電信投資長宋雲峰、董事長特助柴方文,為確保母公司權益,跳過董事長,暫停了總經理的投資權限,偏偏丁彥致是新系支持的人,而李瑞倉也被劃為高雄幫。

左右手柴方文、宋雲峰被鬥下台

之前「斷訊」事件,王志隆就是找新系幫忙出氣,這下再結樑子,恐怕更沒完沒了。

果不其然,精測案沒多久,中華電信就發生人事大地震,柴方文、宋雲峰雙雙請辭下台,表面上是為另一件不相干的投資案「愛唱久久」的投資查核程序不周、造成公司損失而負責,但說穿了,就是內部鬥爭、報復的結果,因為有人告狀告到交通部、行政院、總統府去了。

鄭優是個做事的人,不怕面對困難,但碰到殘酷無情的政治鬥爭,他真的就只能徒呼負負、無能為力了。他很清楚中華電信的「戰略」地位,了解它與國安、產業、國家競爭力息息相關,也知道該怎麼做最好,但如果苦撐待變近兩年,依然只能單兵做戰,那「改革」二字對他而言就太沈重了。

鄭優是10月10日出生的「國慶寶寶」,但最近中華電信出了這些事,肯定讓他今年的生日過得有點悶。

更多信傳媒文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