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流亡人士來台日增 難民們無悔爭自由只盼能自立更生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很多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助難民,但政府如果可以從根源上,調整目前的難民處理方式,就能省下更多的資源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甚至還可以創造更多價值。(示意圖/Unsplash)
很多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助難民,但政府如果可以從根源上,調整目前的難民處理方式,就能省下更多的資源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甚至還可以創造更多價值。(示意圖/Unsplash)


勞動節假期,又有一名中國男子劃橡皮艇來台灣「尋求自由」,自我台灣到現在,不滿兩年時間,這已經是第二例中國人從海上偷渡入台的案例。也不乏有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私信問我入台後生活如何,也想來台尋求庇護,脫離專制生活。中國的各種外宣都在篤定中國人的幸福感,同時又詆毀其他國家涉嫌歧視中國人,認為移民就等於到別的國家當二等公民,但大部分中國人都心知肚明,寧願去別國當二等公民,也好過在中國當韭菜。但凡有移民的可能性,中國人都不會錯過。

我現在在台灣連二等公民都不算,只是難民,政府出於人道主義的關懷,允許我們留在台灣居住,由於台灣沒有正式的難民法,所以身份問題始終不能解決。在台期間,我的居住文件都是短期的,期限到了需要不斷續簽,雖然不擔心政府拒簽的問題,但因為合法證件有效期很短,所以不能買門牌號電話卡,連預付卡都買不到。之前請別人幫忙辦了預付卡,但預付卡花費購買很貴,網站的優惠吃到飽套餐只能用銀行卡、信用卡或LinePay付費。因為身份問題,我們不能辦銀行卡,無形中又添加了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生活所需難在處處得靠別人幫助

難民在台灣也不能工作,我們的生活只能依靠別人的幫助。習慣了中國的低薪資以後,台灣的物價和薪資讓我很羨慕,但不能工作、沒有固定收入,生活只能很拮据。我曾考慮通過投稿或做自媒體掙錢,但是很多網站都通過銀行卡發放稿費,且銀行卡必須是本人的,所以能夠獲得稿費的投稿機會很有限。即便是可以拿到現金稿費,考慮到每個月刊登的稿件有限,以及住所和網站公司不在同一個縣市,也只能每兩個月特地搭乘火車去領。不過,就算收入跟上班族不能比,但日常生活吃喝也能滿足,只是突發疾病要去醫院,常常會心驚膽戰。


除了從中國過來的難民,港人來台也越來越多,其中不乏沒有積蓄的學生(示意圖/Jason Wong)

我們雖然有中國的駕照,在台灣卻不被承認,不能開車或騎摩托車,出行只能靠兩條腿。在台北、新北這樣的大城市,搭乘公共交通很方便,但是我們所住的小城市裡,公交車很少,街道也比較窄小,幾乎沒有人行道,出行只能走在路邊的黃線內,最好避開上下班高峰期,彼時街上很多機車呼嘯而過,行走很容易發生危險。

當台灣公民和當台灣難民,生活確實很不一樣。作為難民,生活固然會辛苦一些。我十分理解台灣政府,為了避免迅速被中國滲透,在處理難民的問題上需要格外謹慎。此外,要優先保護國民的利益,限制外國人在台灣的工作,讓國人優先選擇。外國人固然也不可能獲得和本國民一樣的福利。

感恩台灣接納流亡者 盼創造更多價值

不過作為在台生活近兩年的難民,我們大部分生活所需都是台灣人所給予的幫助,明明我們也是具有一定工作能力,可以養活自己,甚至為台灣社會創造更多價值,但苦於沒有這樣的機會,所以只能拜託其他人多多照顧。現在,除了從中國過來的難民,港人來台也越來越多,其中不乏沒有積蓄的學生,雖說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但隨著難民越來越多,台灣政府應該盡快考慮清楚難民在台灣的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如何在目前的狀況中既能給予難民幫助,又能維護台灣國民的利益,獲得雙贏。

就算不可能短時間獲得台灣國籍,獲得和普通台灣公民一樣的權力,但是難民需要的不僅僅是住在台灣,難民需要生活,不能辦銀行卡、不能工作、不能開車,即使一個人有能力養活自己,也無從下手。台灣人樂善好施,很多人願意伸出援手幫助難民,但政府如果可以從根源上,調整目前的難民處理方式,就能省下更多的資源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甚至還可以創造更多價值。

在台灣的難民生活,雖有美中不足的地方,但我還是很感恩台灣對我的接納。台灣社會真的是很自由,一個中國人如果想要親身領略自由社會的美好,來台灣一定就對了。不僅自由,台灣社會也很包容,儘管在中國的時候不斷聽說「台灣人歧視中國人很嚴重」,但我在台灣生活的時候從來沒遇見有人歧視我。這個如此美麗的自由社會,期待她可以不斷完善,在華人世界中,成為一座民主燈塔,為維護人權、追求美好生活的華人照亮前路。

延伸閱讀

世界難民日前夕 人權團體催生難民法籲正視庇護需求
包裝出來的假民主 只能靠黑別的國家來突出中國的好
從中國出逃 秋雨教會信徒:台灣教會竟没有警察站崗?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目前暫時在台停留。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絕食四君子輪番發表廣播講話 鍥而不捨地動員學生撤離
當輿論只剩一言堂!中國式非黑即白教育讓人們充滿對抗更無法說真話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最後時刻 我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