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撲殺千萬水貂——皮草不再是時尚?

Mirjam Benecke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只有580萬人口的丹麥,貂的養殖數量就高達1700萬。這個數字引起了人們的驚訝和憤慨。養殖這些貂就是為了獲取其皮毛。在接下來的幾天和幾周內,所有這些動物都將被緊急宰殺。原因是根據丹麥衛生部門公布的消息,自6月以來,至少有214人被發現感染了出現在貂身上的變異新冠病毒。

丹麥並非是一個個例。夏季在荷蘭和西班牙的40多個養貂場也發現了新冠病毒的感染案例。受影響的所有動物都被宰殺。在社交媒體上,死貂堆積的圖片引起了人們的極大憤慨。微博上有網友問:"如今誰還會繼續買皮草啊?"

歐洲毛皮出口全球第一

根據動物保護組織 "四爪 "(Vier Pfoten)的統計,每年全世界有超過9500萬只貂、狐狸、狗獾、兔子和其他茸毛動物被飼養和宰殺,用其皮毛制成夾克和裘皮大衣,但更多的是被制成毛領、帽子毛邊或裝飾絨球。國際毛皮貿易聯合會估計,2012年全球毛皮行業的年營業額為151億美元,其中歐盟國家佔45億美元。

歐洲是世界上最大的毛皮出口地。盡管海豹、狗和貓的毛皮買賣和進出口交易明文禁止,但是由於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尤其是芬蘭和丹麥仍大量飼養毛皮動物,導致全面禁止毛皮養殖至今未能成功。毛皮養殖仍然是上述國家和地區的一個重要的經濟領域。

德國動物保護協會物種保護專家馬肯森(Henriette Mackensen)要求"僅出於保護動物的原因,就必須在歐洲和全世界結束毛皮養殖業"。他說:"毛皮動物被擁擠地關在籠子裡,無法活動,導致它們出現行為障礙,甚至會自殘或殘食同類。"

貂通常被關在大小幾乎如同鞋盒的籠子裡。

歐洲的毛皮養殖場減少

目前,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通過更嚴格的國內規定來保護毛皮動物。在奧地利、英國、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塞爾維亞以及馬其頓,現在已經禁止了毛皮動物養殖場。法國也宣布將關閉其養殖場。其他國家,如德國或瑞士,都制定了嚴厲的法規,使養殖貂、狐狸或狗獾等毛皮動物在經濟上無利可圖。在德國,最後一家養貂場於2019年關閉。

新冠疫情爆發後,荷蘭也決定逐步取消毛皮動物養殖。截至2021年3月1日,所有養貂場必須關閉。在其他許多歐洲國家,目前正在對這一禁令進行政治討論。

9月份波蘭養殖戶舉行示威反對毛皮動物飼養禁令,抗議無果。

10月,"四爪"國際動物保護組織調查了德國民眾對銷售真皮時裝的態度。對約1000名受訪者的調查結果清楚地表明,84%的德國人反對飼養和殺戮動物來生產時尚的的裘皮服裝。76%的人認為真皮服裝銷售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

曾經的地位象征

在中歐,裘皮大衣早已不再被視為地位的象征。這也是因為自1980年代以來,在許多動物保護人士的努力下,毛皮動物農場虐殺動物的狀況廣泛引起人們關注的緣故。

然而,距離裘皮服裝徹底從商店的櫥窗中消失路途還很遙遠。特別是在冬季,帶有毛皮領子的外套或帶有真正毛皮的帽子成為流行的時尚。問題是,消費者通常不知道自己穿戴的是被殺的動物皮毛。由於價格低廉,很多顧客將真正的動物皮毛誤以為是人造皮毛。實際上有些被誤認為是人造的毛皮,通常都是真正的狗獾皮毛。這種動物的皮毛在市場上價格尤其便宜。

中國是世界上飼養狗獾數量最多的國家。這裡既沒有基本的動物保護法,也沒有飼養毛皮動物的約束性規定。與歐洲不同的是,中國人對裘皮的需求正在增加。據國際毛皮貿易協會稱,在韓國,烏克蘭和南美,毛皮需求也再次呈上升趨勢。

皮草行業的主要論點是皮草具有純粹的可持續性。歐洲政治家,可持續發展論壇(SFF)的負責人熬了卡斯(Juozas Olekas)說:"與大多數合成纖維織物不同的是,皮草具有天然的耐久性和生物降解性。"

皮草:天然材料還是生態殺手?

然而動物保護組織則指出,毛皮的經久耐用是通過高劑量化學物質的加工而成的。此外,皮毛加工正在從制作純裘皮大衣轉向制作毛領,絨球飾品或其他服裝配件,與服裝耐久性幾乎沒有關系。

動物保護組織的Peta認為:"從動物的飼料生產到毛皮動物飼養場中含有硝酸鹽的動物排洩物,動物的繁殖是當今時代最大的氣候殺手之一。"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irjam Benec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