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11─有悟

張慰慈
中國時報

第一次接觸到焰口儀軌,是在我遇到本願師父以後,那時我隨師攝影,經由寺裡師兄說明來由,心裡就有大的波動,後看見師父在高座,頭戴五佛冠,結手印(登上焰口台的法師,要「結印、持誦、觀想」三業相應,才能自利利他,達到焰口施食的目的),我當下紅著眼眶拍完全程。「焰口」儀軌的主要目的在救度地獄的鬼道眾生,期望藉由菩薩的加持與願力,共同幫助這些眾生脫離苦海,善根深厚者可以出離,善根較差的至少可以得到一時的喘息機會。

我對師父說,雖然短短11天,我受了(雖不到地界眾生承受的千萬分之一),但已能理解餓鬼道眾生不能飲食,時時飢餓之苦(在加護病房時,天天覺得餓,以致後來護理師把鼻胃管拿到我眼前來灌食)。因此我想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做些布施(這布施仍是感念自己的幸運歸來),即使讓地界眾生稍稍能有喘息都好。然後希望將此所獲功德迴向給這一次每一位對我幫助、給我祝福、為我掛念的所有朋友們。至此,大難歸來,謝恩的掛念才算真正圓滿。我很幸運,自己跟隨的師父即是有大威德力的金剛上師。我對師父說,請您成全我。師父隨即回我:「師父來排時間。」

成為佛弟子至今,每個為利益眾生的心想,每一樣都事成,諸佛菩薩每個都應允。師父也是,從來他都應允我的發願。我是個有福氣的人!感恩佛!地獄在哪?無常中若能境隨心轉,當下就是地獄,也能當下是天堂!

體力恢復的速度不如預期,我自己認為緩慢得很,但是我在家待不住總是到工作室來躺著。師父從鶯歌到小院子來,他說:「我想看看妳恢復到什麼程度了...」我心裏很是感恩。天下雨,車停處可能有點距離,師父撐著傘側身進門時,我看見他長衫下擺一角已經濕了,心裡感到抱歉又不捨。開口說道:「天氣這樣不好,抱歉這樣讓師父勞動。」他剛坐下,沒抬眼,似笑非笑像是回我話,又像自語,他說:「天氣沒有不好呀,只是下點雨,天都還是亮著呢!」當下,我有些慚愧,也知道師父趁此機會給我一點鼓勵(前幾日我為自己體力恢復的緩慢有些沮喪,和師父線上聊了兩句)。師父的話一語驚醒夢中人,這一棒,讓我醒了。

短短一句話,我真實在心裡聽到的是:「在妳來到遇見的障礙前,要先抬臉看看另外所受到的恩典。障礙的大小輕重,不在於外境的顯現,而是自己面對它的態度。聽到沒?」當下,我在心裡回話:「聽到了,謝謝師父。」這是一個境隨心轉的示現,當下看著窗外也心生感恩,謝謝這場雨,替我們澆淋著小院子的花草,師父說的沒錯,天還亮著呢!我留師父用餐,體力還沒恢復,只能請同事出外買齋食回來,隨後我們定下了我為自己歷劫歸來的謝恩第二步,也就是將在鶯歌滿願寺,由師父主法施放一堂瑜伽焰口,這是我的還願,也是一樁心事。

生活裡幾十年來有一個累積,也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謂的自在和任性是不同的,真正的自在是對於來到眼前的一切,都能如常的接受,並確實的活在當下。任性的作為是,只選擇自己習性喜歡的,摒棄自己不喜歡或是不適應的,在舒適圈內執著在自己的某種習性裡。如此,當無常現前時,自己再無機會與能力成為事件的主導者,痛苦即如大浪襲來,打入深沉又黑暗的海底。佛弟子的日課與定課其實也是一種練習,練習平時「自由隨性」習慣的心,能安靜與安定下來。有了自己能約束和管理習性的能力時,才真正擁有了自在與隨心所欲的能力。這個領悟讓我的人生步伐轉了很大方向。

十年前,我回到國內工作。那時我已是皈依4年的藏傳弟子。在這之前因工作地緣在遠方,很難得與上師見上一面。而蓮師心咒與八吉祥文的持誦一直是我的日課。回台第一年因某些因緣,接觸了大乘經典〈華嚴經普賢行願品〉,這是我另一位上師給我的功課。當時什麼都懵懂,只知上師交代我要熟讀時,在場的法師們都咋舌。(後來才知我的學佛經歷和大多數佛弟子不同,幾乎是沒有次第的隨緣而行)那時,我也在一場病中,日日研讀,有時一日一品誦唸,有時一日四至五遍(看到經本就想翻閱),每唸至十大願裡的請佛住世與常隨佛學時,心裡總是十分波動,甚至進而落淚。(待續,本專欄隔周四見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