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12─有悔

張慰慈
中國時報

幾年前的回憶一下浮現腦海,數次的病苦看似肉身歷經的折磨,卻總在最後關鍵時刻心靈有新的領悟。

出院回家後,我從家中佛龕上請下〈普賢行願品〉經本,再次讀誦,另有感悟「……我能深入於未來。 盡一切劫為一念。三世所有一切劫。 為一念際我皆入。我於一念見三世。所有一切人獅子……。」總在關鍵時刻,佛示現帶領。

這一場病拖累了孩子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還在加護病房時,他持續請假和夥伴們輪流到醫院探視我,並在有限的時間裡陪伴,直到我臨出院幾天前,他才銷假回到工作岡位。但就在我出院後他的第一個休假日當天早上,如常的血壓測量,發現指數很異常(出院時,醫生千萬叮嚀,任何不在安全數據裡的症狀要立刻回診),所以我在孩子陪同下只好又到急診室報到,這樣的拖累家人,讓我真的有些沮喪。 待在擠滿了人的空間裡,讓我的心不自覺煩躁起來。漫長等候的時間裡,我在輪椅上靜坐(因為心跳很快,護理師不讓我下地走),這時,我隨即想起修行路上的進進退退,尤其是進階前的「反覆」,真是關鍵的考驗。「大病初癒後的病情可能反覆」,也是出院時,醫生叮嚀再三的重點。再度照了X光,現場吃了急降血壓的藥,幾十分鐘後,觀察了我再沒什麼異狀,請我回家休息。心裡雖然忐忑,也無法多做他想。實在不想再讓臉書上的發文總繞著病情打轉。請求諸佛菩薩帶領!我回家後半躺在沙發上心裡有了些思緒圍繞……。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偶爾總會因為一些原因落下東西。通常,會是自己的不小心造成生活或是生命中某些遺憾。一串鑰匙、一支筆、一把雨傘、一個皮夾……或是一個緣分,一段友誼。有的我們會回頭找尋這些落下的,有的,可能因為影響無足輕重,或是一些心裡的猶豫甚至糾結,我們選擇了不再回頭。這樣的落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可能也不在少數。佛弟子們大多能理解佛法裡常談到的因緣與因果,有時走了兩步,隨即回頭,卻已遍尋不著那不輕易遺失的。但是,也有經歷不短的歲月後,驀然回首,在那燈火闌珊處依舊站著熟悉的身影。

無論「物」或「人」或「情」,因緣有時機,有深淺。但若懂得因果,就希望能結善緣,善緣非指每段交疊時光必須要能天長地久,而是無論長短相聚中的好聚好散,尤其「好散」是門功課,非人人可得。這個「好散」包括一個惡習、一段業力、一場病苦……。送走這份糾纏時,好好感恩,好好真心的道別。「好散」,就不會為歷劫落下內心恐懼的病根,反而這段受苦的經歷有其特殊領悟,而成為日後日常生活面對無常時的養分。

這些念頭慢慢理清了,我便在躺椅上睡去……。待這一覺醒來,日間勞動帶來的疲憊走了,服藥後血壓恢復了正常指數,只是一天過去,夜色已升起。我對孩子表達歉意:「我搞砸了你的休假」。他過來拍拍我並對我說:「媽!沒事的。我愛您!」

如果生命中還有時間,如果某些曾失落的種種有機會再尋回,那些有遺憾的事兒,哪怕只有一丁點兒機會,我都想試著並願意在可能的機會裡盡力不讓它再次丟失。讓那些堆得天高的遺憾可以有些減損,比如說尋回一個「健康的身體」。我認為這是修行人在走上菩提道後應該要有的態度和領悟。

有人說那不是又攪混了清水,讓業力回頭了嗎?其實業力的流逝若只是逃避,清淨的怕只有眼前,唯有真正化解了的,才是轉為善緣。所以我對自己說,自此我要開始在那些落下且看重的發生裡,從過往時間流逝的河流中,打撈著那些曾經……。

然後我又想起了〈慈悲三昧水懺〉裡的一段「……正是生善滅惡之時。復應各起四種觀行。以為滅罪方便。何等為四。一者觀於因緣。二者觀於果報。三者觀我自身。四者觀如來身。……」總是在佛前懺悔時,這樣的反省,對我生活中的障礙去除很有幫助。

禮懺的過程裡,因為認錯並反省,執著放下,路上迷茫即撥雲見日。認錯後還要改正,這樣的懺,會為我帶來離苦的新生活。孩子為我端來晚餐並蹲下身說:「媽媽以後有力氣了,開始運動好嗎?」我向著這尊菩薩點點頭。

(待續,本專欄隔周四見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