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13─降魔

張慰慈
中國時報

往往病苦時折磨的不只肉身,還加上了意志上的消沉,這種對生命的腐蝕,是在不知不覺中讓我們在未察覺的情況下就流失掉了很多東西。比如說快樂、盼望,甚至是某些信念……。所以出院後每當身體的健康恢復有反覆時,總讓我不斷提醒並勉勵自己,在這歷劫的最後一段路,即使遇到障礙也絕不可以因此喪志。

作息還在調整中,清晨四點,醒了。我移到落地窗邊沙發上又睡下假寐了一會兒,然後天微光亮起時,張眼就看到朵朵雲糰掛在粉藍的天上,身上還是感到疲軟,撐著身體的力氣如游絲,但是心情卻是柔軟舒適的。我對來訪的朋友說起自己希望往後人生踩踏的步伐:人過中年往人生後段班前進,若以我的父親壽命為例,此生我大約還有20~25年的時間能善用。光陰飛逝,歲月如梭「但不需要趕路,也不要蹉跎」仍是我的生活態度。「活得從容」是現在歷劫歸來後最大的渴求。

「從容」的生活價值觀,會讓物質與靈性在天秤上安坐兩端,哪都不斜傾。無需日日努力為糊口的日子緊張焦躁,但也不要因為逃避而在虛無縹緲中打妄想。「從容」是帶著健康的身體平安地在睡床上醒來,享受晨光。「從容」是每一口飯都能細嚼慢嚥,品嘗並感恩。「從容」是有智慧的運用時間,不必加班也能完成分內責任。「從容」是假日時有足夠的休息,再看一本好書。「從容」是不必太用力,安步當車就能讓一切就緒。

很多時候,人們在不開心時喜歡說出去散心,散心不是從容喔,人的心平時已經夠散亂了,別再散心吧!要讓心好好安住。「從容」的心是一顆專注的心,活在每個當下。當你參加禪修從關房結束閉關出來後,「從容」過日子是讓禪在生活中真正可落實下來的生活態度。

佛弟子的「從容」是今生沒完成的「願」,來生接著走,所以按步就班做著老實的修行恰到好處。這次的一場歷劫是我在病床上的依次閉關吧!人在從容中,整個宇宙不同的風景都在心上過了一遍。

近來,每每我沒力氣下床走動時,我都問自己:「你喜歡自己嗎?」喜歡什麼時候的自己呢?我開始覺得生活裡的平安是值得真誠感恩的時刻,對於任何事件的到來,都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這次困境的現前,很多時候我會抱抱自己並勉勵,真的還做不到恢復常態生活時,只做休息一下就好的暫時停歇,但告訴自己不要放棄走上康復之路。藉由這次的身心的考驗,也把內觀修煉的旅程展開。我認為這是對自己內在平安獲得很重要的功課。

這裡講的「喜歡自己」,更白話的說法是指和自己友善相處,把外在的關注收回來,好好的靜下來接受那個病中不怎麼美好的「我」。不談好壞、不捆綁占有,卻永遠給與內在支持。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忽略或無知,至高愛的極致是「誠實以對」。我反覆問著:「我對自己說謊嗎?」我不要那種日後發現的背叛……。我婉拒了眾多朋友的探視,只真誠的聽內心的聲音。我和菩薩之間有了次最親近的接觸,呼喚、求救、讚嘆、快樂……,然後發現信心的種籽從很細微處開始發芽,我知道我正在歸來的路上。

學佛路上見妖,應是司空見慣的常事。小時候看西遊記,只在善惡兩分法裡,看著大聖揮棒後妖的魂飛魄散享受那種大快人心的暢意。隨著年歲增長,走進信仰,每一段時間重讀,都有不同領悟。這次出院後,我又再重讀此舊版的原文。在三個徒弟幾次棄甲歸田的反覆中表達呈現了我們自己在修行路上的內心。三藏師父笨嗎?軟弱嗎?孫悟空棒嗎?厲害嗎?是孫悟空陪著師父去取經?還是師父陪伴了在修行路上的悟空?妖是何處飛來的緣現?原因常不可考。妖成魔之前,有時也算是修行道上的考驗,這個考試過關了,必有精進。所以嚴格來說,遇妖有時是成佛路上的助緣,是斬妖還是自身被腰斬,關係著後續可以前進一步,還是自己被送回原點。

我突然想起在加護病房裡醒來的第一夜,當發現自己插了管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時,那恐懼、憤怒、瞋恨正是心魔正崛起之時吧!孩子說:「媽媽妳那天的樣子好可怕,我從沒看見過妳有這樣的兇惡相。」感恩佛帶領!

(待續,本專欄隔周四見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