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倖存 黃千姬創AWFH促進女性健康

世界新聞網

「我得過乳癌 」,黃千姬從來不隱諱談自己罹患乳癌的病史,希望藉著這份坦誠找到願意勇敢面對、互相支持、甚至做些貢獻的同伴;多年的努力,她所創辦的「亞裔婦女健康聯盟」(AWFH)漸有成績,最明顯和動人的,應該是那些每年站上慈善時裝秀舞台,分享患病苦痛、掙扎和復原重生經歷的美麗「模特兒」們。

對許多亞裔來說,罹癌和有精神疾病不但是隱私、更被視為「污名」、「烙印」,她坦承「模特兒」不好找;即使找到了、說好了,每年都有臨時退出、改變心意者,這也像AWFH多年來尋求突破時,在進展中面臨許多挑戰的過程。

因為姨媽60歲時死於乳腺癌,黃千姬滿40歲就做了首次乳房X光檢查;當時沒看到異樣,但兩個月後,在腋下發現腫塊,經檢查,癌症已通過淋巴擴散;長期與癌症奮戰的經歷讓她深有體會和感觸,也促使她創辦非營利組織「亞裔乳癌項目」,之後擴大為「亞裔婦女健康聯盟」。

AWFH是個以致力教育宣導和支持等方式促進亞裔婦女健康及福祉的志願者和社區組織;她說,因為文化和語言障礙,在各族裔中,亞裔乳癌篩查率最低;去年波士頓衛生委員會公布1999-2013年數據,波士頓亞裔婦女乳腺癌患病率上升89%,「更是令人吃驚」。

除了篩查率低,亞裔女性乳房組織較密,常規乳房X線照片無法診斷出腫瘤;雖然乳癌有遺傳因素,但有七成患者並無家族病史;她說,現在乳癌有年輕化的趨勢,自己認識的亞裔乳癌倖存者中最年輕的,只有28歲。

AWFH每年舉辦亞裔女性健康會議、亞裔心理健康論壇,每月固定辦有益身心的社交活動、在社區推展健康教育;今年初通過每月播客(podcast)分享信息和資訊;最近組建乳癌倖存者創設微信群,提供講中文者相互支持的平台;但發展過程中也面臨很多挑戰。

黃千姬說,「最缺乏的是數據」,亞裔被視為沒有問題的模範少數族,許多研究沒有亞裔類別,或沒有可以看出差異的分類資料,使得社區組織很難用數據爭取經費;加上不重視社會服務的川普政府改變政策、重新分配資源,AWFH去年拿到的項目經費補助大大減少,靠私人捐款,維持得十分辛苦。

「我們是唯一在做(亞裔婦女健康宣導工作)的機構」,她覺得任重道遠,AWFH在充實活動內容、尋求自給自足、擴大影響力上不斷努力,她說,因志同道合而匯集的義工和成員很多,「AWFH各種背景的姐妹淘的熱情、參與、需要,是支持自己繼續向進的動力」。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北極冷空氣殺到 半個美國急凍 驟降15-30℉
華女也遭淫魔強暴…她隱忍2年才吐真相 因羞恥觀念揮之不去
電信騙徒冒充中國公安 華婦被騙匯百萬 積蓄分毫不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