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二級艦對海軍非常重要

·4 分鐘 (閱讀時間)

海軍是否重啟光華五號建造輕型巡防艦的討論,可謂是2021年底軍事迷間討論最為熱烈的話題。海軍司令部先是於12月7日貼出「輕型巡防艦防空型及反潛型監造」技術服務案的招標公告,讓輕型巡防艦正式啟動浮出檯面,隨後又於徵求公告公佈7天後突然消失,可謂是讓國人霧裡看花、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不知其所以然。近月來的討論聚焦在2500噸級的巡邏艦/輕型巡防艦 (corvette/light frigate)的武裝能量與沱江/塔江差異不大,紙上的戰力數據幾乎相同,是否有其建造的必要,這樣子的討論猶如陷入效率(efficiency)及功效(efficacy)混淆的爭論,實有必要從組織行為(OB)的視角重新檢視之。

國家的軍隊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組織機器在運作,部分成員的存在意義不在於效率(efficiency)而是其功能(efficacy),單純將個別成員拉進來一對一比較非常容易形成主觀的誤差,如若拉高到整體組織之上則又是另一番風景。

台灣海軍現有3,000噸級以上的一級艦計有8艘成功級、6艘康定級、6艘濟陽級、4艘基隆級與2艘派里級,數量高達到26艘,但是二級艦卻付之闕如,底下僅有三級艦的600噸錦江級與塔江級,一級艦中的濟陽級服役年限已達52年(部分艦艇於1970年下水服役)屬於高齡艦艇,2022年如部規劃接替的艦種,未來恐需服役至60年也不誇張。

而濟陽級高壓蒸氣鍋爐的妥善率欠佳,媒體早已多次報導引擎倒爐失去動力遭拖船救援的意外事件,其高達267人的員額編制更是海軍沉重的負擔,該型艦的防空能力薄弱,海軍主要仰賴其主動低頻拖曳聲納執行反潛任務,偏偏台灣新下水的雙船體沱江/塔江級飛彈巡邏艦,經測試後發現其噪音對反潛設備干擾太大,無法達到預期反潛的效能,全鋁製船身亦不耐冬季海象作業,而2500噸級的鋼製巡邏艦/輕型巡防艦 (corvette/light frigate)恰可補其不足之處。如新加坡3000噸的可畏級便是搭載了EDO公司(ALOFTS)有源低頻拖曳聲納,搭配美製海鷹反潛直升機形成現代化的可恃反潛戰力。

濟陽級高壓蒸氣鍋爐的妥善率欠佳,其高達267人的員額編制更是海軍沉重的負擔。(攝影:朱明)

光華五號重生案師出有名之處在於「時間」跟「預算」兩點,海軍二級艦的價值首先於培訓艦隊軍官指揮資歷的累積以利於承接大型艦,不致因缺乏中型艦資歷而產生斷層。其次,平時擔任海峽偵巡任務,戰時編入戰鬥支隊,輔助大型艦作戰形成「高低搭配」,輔佐一級艦並減少國防資源的浪費,根據111年(2022)度國防部所屬單位預算案,計有17項逾百億元的大型軍事投資建案,總經費8428億餘元,其中包括11項對外採購案包括「新型戰車」、「高效能反裝甲飛彈」、「遠程精準火力打擊系統」、「新型155公厘自走砲」、「新購BLOCK 1B方陣快砲」、「人攜式短程防空飛彈」、「魚叉飛彈海岸防衛系統」、「愛二性能提升及採購愛三」、「F-16A/B型戰機性能提升」、「F-16型機遠距精準武器籌購案」及「高高空無人機系統」,若包含隱藏於機密預算的軍購案,軍事投資案顯然已破兆元大關。

因此,運用有限的預算儘快將主、被動式拖曳聲納系統放置於2000噸級輕巡防艦上,迅速形成戰力同時將原本濟陽級的人員編制砍半(六艘濟陽級汰除後節省的人力約一千餘人),多餘的人力運用在新編制的岸置魚叉飛彈部隊,並憑藉堅固的鋼製船身分擔冬季一級艦疲於奔命的海峽中線偵監任務,這樣子的二級艦就算是針對台灣海軍當前量體裁衣的恰當選擇。

2500噸級的巡邏艦/輕型巡防艦 (corvette/light frigate)的武裝能量與沱江/塔江差異不大,紙上的戰力數據幾乎相同。圖為沱江艦。(讀者提供)

二級艦追求的不是性能出色,而是適得其所,從來不需要跟海軍「新一代飛彈巡防艦」鎮海艦或是「雙船體高效能艦艇」做比較,光華五號案的重生是因為當前組織體制的需求,在新一代4500噸巡防艦及新一代8000噸主戰艦前景尚未明朗前,無疑更加彰顯出二代二級艦對於海軍新血輪替與人力資源重整的重要性。

※作者任職於國立大學

更多上報內容:

戰系喬不定!海軍新一代飛彈巡防艦 評估美洛馬SPY-7雷達系統

海軍重啟光華五號建造輕型巡防艦 因應解放軍艦出沒台海的戰力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