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線上授課 師喊想分身

記者王曉鈴/綜合報導
旺報

搬來一張高靠背紅木中式座椅,穿上正式上衣,將手機架設在半公尺外的桌上,把二胡架在大腿上,試試音,最後點開在線課堂的開播按鍵,胡迪開始了他的主播生涯。

胡迪是大陸知名藝術院校的二胡專業課老師,相對中小學來說,藝術院校開始線上授課時間較晚,這是他上課的第一周。與傳統學校的學生一起看直播課不同的是,藝術類演奏類的專業課基本上是一對一教學,聽了練習曲、樂曲,對節奏、音色、表演情緒等都要在課上給予指導。

網路教學紀錄 方便查看

讓胡迪抓狂的是,當學生的演奏動作,比如弧度不夠、變形、走樣、音不準的時候,「我真是恨不得穿過螢幕去幫他糾正。」每次遇到這種情況,胡迪必須消花很長時間越講的來糾正,但結果效果並不理想。

在胡迪看來,與面對面教學相比,網課很容易出現失真,因為藝術類學習對視頻清晰度、網速還有課堂的互動性要求會更高,這也是許多藝術授課老師認為線上教學的一大缺點。

胡迪也說,當然網上授課的優勢還是不得不承認的,能自動生成教學紀錄,以便老師與學生隨時查看。

至於做了一周的主播,有什麼感受?胡迪笑說,「除了調整教學方式和心態,接受學生們口中的胡主播,也慢慢開始接受那個螢幕上略顯圓潤的自己。」

對於雲端開學,大陸家長也有話要說。從事投資行業的朱文峰在看到教育部關於停課不停學的相關報導之後,他開始進行職業性地未雨綢繆了,在淘寶上買教材,還加買了一台影印機。

盯電腦傷眼 家長印教材

等到開始線上授課之後,其他家長在群裡紛紛抱怨,因為沒有教材孩子上課只能依靠電子教材,因為沒有影印機,各科老師布置的課後作業,孩子也只能盯著電腦或者手機螢幕來完成,長時間使用電腦對視力傷害很大。

朱文峰立即把教材和影印機的購買資訊分享了家長群。反應快的家長下單成功了,但晚一步的家長發現相關產品已經因為無貨而下架。

他每天除了要影印各科老師的教學計畫,還有每天的家庭作業,再加上一些培訓班的複習資料,寒假給孩子報了劍橋英語的衝刺班,根本領不到也買不到教材,只能幾本教材全影印出來。

朱文峰笑說,「我在朋友圈看到好多朋友,只要影印機到貨了都要發照片曬一曬,甚至直呼擁有了影印機就贏在了起跑線。」

不過,朱文峰最近又有了新困擾,他的公司復工在即,和妻子都要回到單位上班了,到時候孩子上網課遇到故障恐怕無法及時排除。他也擔心,孩子在無人監管之下,學習效率恐怕也會大打折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