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聯盟:當新西蘭不願批評北京,西方情報聯盟要瓦解了嗎?

弗蘭克·加德納(Frank Gardner) - BBC安全事務記者
·3 分鐘 (閱讀時間)
位於英格蘭切爾特納姆(Cheltenham)的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24小時行動室(資料圖片)
過去數十年來,「五眼聯盟」是西方強國分享情報的有效途徑。

「五眼聯盟」源自五個英語民主國家——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簽署的情報共享協定。從冷戰時期監控蘇聯與分享機密情報的機制演變過來。它常被形容為世界上最成功的的情報聯盟。然而,聯盟最近遭遇了一場尷尬的挫折。

聯盟中有四國齊聲譴責中國對待新疆維吾爾人手法,也對中國在南海搞軍事化,打壓香港民主,和誓言在2049年或以前「奪回」台灣等威脅表達關注。但有一個國家——新西蘭——選擇不參與對抗中國。

也許讓人意外的是,作為一個以尊重人權為榮的國家,新西蘭外交部長納納亞·馬胡塔(Nanaia Mahuta)拒絶參與西方對北京的譴責,並稱對聯盟擴展其角色,如此向中國施壓「感到不安」。雖然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承認,該國與中國的分歧「越來越難調解」,但該國還是傾向自行與北京發展雙邊關係。

新西蘭外交部長納納亞·馬胡塔(Nanaia Mahuta)
新西蘭外長納納亞·馬胡塔(Nanaia Mahuta)不願跟隨西方國家譴責中國。

中國官方媒體對此相當重視,形容是澳大利亞與新西蘭這對鄰居與盟友之間鬧不和。

中國是新西蘭最大的出口市場,新西蘭有30%出口貿易依賴中國,當中以乳製品為主。澳大利亞也是一樣。然而,這對地理上的鄰居對中國的看法明顯截然不同。

堪培拉的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否決了一項中國資本在維多利亞省的重大投資,而那是北京「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中國在此倡議下,正不斷收購世界各地的資產。

中國同時也在對澳大利亞施加破壞性的貿易制裁。

隨著兩國貿易戰加劇,澳大利亞對華葡萄酒出口據報在2021年第一季度比去年同期下跌了96%,總額從3.25億澳元(2.51億美元;16.24億元人民幣)跌至1200萬澳元。

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左)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右)在悉尼海軍樓會見媒體記者(28/2/2020)
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左)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右)的對華立場有所差異。

那麼,這跟情報分享有何關係?答案是非常小。

去年,「五眼聯盟」內的官員以為,既然五國的世界觀大致相同,那他們的觀點也該適用於中國。2020年5月,聯盟同意擴大其功能,不再局限於安全與情報,而是進一步包括尊重人權和民主等公共立場。

11月,中國透過新的立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在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撤銷民選立法議員資格,聯盟批評中國扼殺民主

https://twitter.com/bbcchinese/status/1329335935264239617

如今六個月過去了,新西蘭退出對華共同路線,意味著「五眼聯盟」的新角色似乎停擺了,這不禁使人懷疑這個聯盟是否出問題了。

但這也許是誇大了。這是政治話題,而非情報問題。新西蘭並非要退出聯盟,它只是點出了兩者的分別。而且話說回來,現在是「五眼聯盟」過度擴張其根本意義:分享秘密。

我們幾乎可以肯定,新西蘭的情報圈裏有些人對如此丟人現眼的分歧感到尷尬。迄今為止,聯盟裏所分享的情報主要還是來自華盛頓,英國其次,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軍情六處(MI6)、軍情五處(MI5)均有貢獻。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貢獻相對較小。

輪到新西蘭,2017年的一項情報審計顯示,新西蘭每獲取99項情報,才會貢獻一份情報。顯然,新西蘭要是退出,損失更大。

總結一下,這個聯盟是否要轉型成為一個團結一致的外交或政治壓力團體?目前來說不太可能。聯盟作為一個盟國分享情報的組織存在是否出問題了?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