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失落的部落!最後的男性族人 不敵新冠肺炎逝世

·2 分鐘 (閱讀時間)
茹馬族長老阿魯卡茹馬因為染疫在當地醫院去世。(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茹馬族長老阿魯卡茹馬因為染疫在當地醫院去世。(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全球,就連遠在亞馬遜叢林的原始部落也難逃疫情的肆虐,包括86歲的茹馬族(Juma)長老阿魯卡茹馬(Aruká Juma),也因為染疫在當地醫院去世,他同時也是茹馬族最後的男性,如今僅剩她的3名女兒成為該族的最後人口。

茹馬族拒做殖民者的奴隸,世世代代與死亡作伴,圖為示意圖。(圖/達志/美聯社)
茹馬族拒做殖民者的奴隸,世世代代與死亡作伴,圖為示意圖。(圖/達志/美聯社)

據《太陽報》引述阿魯卡的女兒波瑞阿(Boreha)的言論表示,她的父親是名真正的戰士,他生前傳承了茹馬族人的不屈不饒性格,戰士一詞並非誇飾,因為茹馬族拒做殖民者的奴隸,世世代代與死亡作伴。

殖民潮從巴西東北部不斷湧入,衝突持續惡化,圖為示意圖。(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殖民潮從巴西東北部不斷湧入,衝突持續惡化,圖為示意圖。(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茹馬族是巴西土著民族,曾在60多年前遭遇種族屠殺。18世紀50年代,葡萄牙殖民者與亞馬遜流域的部族接觸。在殖民者開採當地礦產、開闢牧場的進程中,當地的原住民不斷被驅離,但茹馬族人總是英勇地反抗,襲擊這些殖民者的定居點,於是被葡萄牙人描述成恐怖、變態的食人族。

隨著殖民潮從巴西東北部不斷湧入,衝突持續惡化,大批殖民者開發土著居住地,從事橡膠種植和開採。由於美國和歐洲的工業對橡膠需求日益增長,巴西的橡膠林種植園急劇擴張,原住民的領土迅速減少,社會組織也被徹底消滅,被迫分散成更小的聚落苟延殘喘。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忽視原住民。(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忽視原住民。(圖/翻攝自uchidagabriel IG)

由於這些土著被視為文明和財富的敵人,從1940年到1965年,包括茹馬族人在內的部族,都遭到有計劃的滅絕。時間進入21世紀,來到2002年,茹馬族人只剩下5人,包括阿魯卡和他的3個女兒,以及1名孫女,而阿魯卡生前始終堅定地守護著傳統,他不願學習葡萄牙語,拒絕在舒適、安全的城市生活,居住的村落距最近的醫院約120公里車程和2小時船程,和阿魯卡一樣離群索居的巴西原住民,目前約有80萬人 。

據報導指出,因為缺乏醫療物資,巴西原住民的死亡率是巴西平均死亡率的5倍。然而,巴西總統波索納洛不僅沒有救濟原住民,反而還否決了支援他們飲用水等醫療物資的議會提案。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驚悚照曝!蘇花遊覽車撞山壁釀5死 駕駛稱:踩不到煞車
蘇花遊覽車撞山釀5新店里民命危 侯友宜急電林姿妙全力救援
2天1夜出行遊覽車撞蘇花山壁 現場哀嚎不斷5命危激增至30傷

全球疫情大流行
英國逾2500萬人接種首劑疫苗 歐盟威脅要「禁運疫苗」
影響560萬人生計 美旅遊支出銳減42%
拚旅遊冰島政府祭新規 打過疫苗入境免檢疫
疫情打亂人生 東南亞與太平洋地區無數少女被迫輟學結婚
印尼伊斯蘭組織:打疫苗不違齋戒 建議晚間接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