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最後一位勇士」之死:巴西原住民耆老染新冠逝 部落文化、語言從此斷絕

·3 分鐘 (閱讀時間)

巴西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在亞馬遜的原住民部落,新冠病毒不只奪人性命,更造成「滅族」的毀滅性後果。

「祖馬族」(Juma)碩果僅存的男性成員阿魯卡(Aruká Juma)今年2月染疫病故,80多年的人生旅程劃下句點。在疫情爆發前,祖馬族原就只剩下最後4名族人——阿魯卡與3個女兒——其中只有阿魯卡能說流利族語。部落耆老如今撒手人寰,也意味著許多珍貴的傳統儀式與文化就此消逝。

凋零的部落

將時針轉回18世紀,當時祖馬族人口約有1萬5千人,族人位於亞馬遜州(Amazonas)的家園資源豐饒,卻也引來葡萄牙殖民者的覬覦,為了種植橡膠、伐木、開採礦藏等理由大肆殺害祖馬族人。到了阿魯卡出生的1930年代,全族只剩下百餘人;而在1964的大屠殺過後,整個部落僅有6人倖存。

1999年,阿魯卡的姊夫去世,他成為祖馬族碩果僅存的最後一名男性族人,也宣告部落消亡進入倒數計時;挺過殖民者屠殺的「最後勇士」,最後卻死於新冠病毒,學者也指責巴西政府抗疫不力,竟放任病毒傳入人煙罕至的部落。

巴西政府官員曾把阿魯卡一家帶離家園,到朗多尼亞州(Rondonia)居住,希望他的3名女兒與當地烏胡伊烏瓦瓦族(Uru-Eu-Wau-Wau)聯姻,多少確保祖馬族的文化能得到延續,但阿魯卡認為當局此舉是為了竊佔故土,纏訟多年後終於在2012年奪回約10萬英畝(約404平方公里)的傳統保留地。

最後一名族人

在阿魯卡的晚年,他時常繫著藤蔓製成的戰士腰帶,親自狩獵、捕魚、種植木屬、水果等作物,文面圖騰從耳朵橫亙整張臉龐。

無奈的是,阿魯卡的女兒們在這段期間都與烏胡伊烏瓦瓦族的男子成婚,他的女婿不願隨他搬到祖馬族部落,十多名外孫因就學問題也得留在朗多尼亞州。不諳葡萄牙語的阿魯卡無法與孫輩溝通,也因無法將祖馬族的傳統傳授給下一代而沮喪。

2016年,阿魯卡告訴前來拜訪他的攝影師內奇達(Gabriel Uchida),自己感到很寂寞,時常回想起還擁有許多族人的過去:「當時祖馬人很快樂,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

為了保留並繼承祖馬族的記憶,阿魯卡的幾名外孫決定將姓氏改為「祖馬——烏胡伊烏瓦瓦」的合併形式,巴西原住民專家指出,在父系社會當道的亞馬遜部落,這是相當罕見的舉動。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兩天前才接種中國疫苗!巴基斯坦總理新冠肺炎確診 引爆民間反疫苗情緒
相關報導》 新冠疫情陰影中,萬般無奈寫下的歷史先例:東京奧運不接待海外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