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敵亦友!美國未能與中國徹底決裂 《經濟學人》:兩國經濟關係變得更深厚

美國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持續惡化,這讓各大企業對地緣政治風險越來越擔憂。今年上半年,美國與墨西哥及加拿大的貿易額超過中國,這是近20年來第一次,全球貿易版圖正在重繪。英國期刊《經濟學人》指出,美國未能與中國決裂,兩國經濟關係比乍看之下來得深厚。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曾受到西方公司青睞的中國生產基地已經徹底過時,在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及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領導下,美國官員實施一系列的關稅、規則、補貼,預計很快就會實施引入對外投資審查的行政命令,目的是削弱中國對敏感產業的控制。

這種對中貿易「去風險」(de-risk)的嘗試是白宮外交政策的基礎。然而,儘管美國付出巨大的努力,而且貿易版圖重繪在整體統計數據中似乎很明顯,但許多明顯的去風險措施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一樣。《經濟學人》指出,中美之間的貿易關係不但沒被削減,反而持續存在,只是形式更複雜。

美國政府偏好的貿易夥伴包括印度、墨西哥、台灣、越南等國家,它希望刺激這些國家的生產「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取代以前來自中國的進口。美國與這些盟友的貿易正快速成長,根據美國顧問公司科爾尼(Kearney)數據,去年美國從「低成本」亞洲國家進口的商品只有51%來自中國,低於5年前川普政府首次徵收關稅時的66%。然而,問題在於,美國的盟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也在成長,這表明這些國家經常充當中國商品的包裝中心。這種產品流動意味著,儘管美國可能不再像以前那樣直接從中國購買大量產品,但兩國經濟仍然相互依賴。

<cite>中國安徽省的電子零件組裝工廠。(美聯社)</cite>
中國安徽省的電子零件組裝工廠。(美聯社)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弗洛因德(Caroline Freund)主導的研究報告發現,特定產業與中國貿易關係最密切的國家是貿易轉向的最大受益者,這表明中國的供應鏈對美國仍然至關重要,尤其是在包括美國官員最熱衷限制中國存在的先進製造產品類別。就這些商品而言,2017年至2022年,中國在美國進口所占比例下降14個百分點,來自台灣及越南等從中國大量進口的國家商品卻獲得最大的市占率。簡而言之,即使是最敏感產品的生產,中國的活動仍然至關重要。

重新規劃實際運作方式則因國家及產業而異,一些產品只能在中國採購,其中包括中國公司主導整個產業的一些加工稀土及金屬,例如用於晶片生產的鎵;有時,美國盟友向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出口的產品只是經過重新包裝以避免關稅的中國產品。然而,最常見的情況是,投入品只是機械零件或電子零件,進口商可以在其他地方以更高的價格找到這些零件,但這些零件在中國更便宜且更充足。

虛假脫鉤

《經濟學人》指出,這3種虛假脫鉤都可以在中國「後院」找到,2018年發布的東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出口最新官方數據顯示,按價值計算,7%歸因於中國某種形式的生產,有鑑於解開貿易關係非常困難,這個數字可能被低估。最新數據表明,自那時以來,中國的重要性只增不減,在東協監測的97個產品類別中的69個,中國增加對東協的出口比例,而電子產品出口是最大的類別,包括電池及理髮器等所有產品,出口量暴增。今年前6個月,中國這些商品銷售額在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越南增至490億美元,與5年前相比成長了80%。外國直接投資也有類似的模式,中國在關鍵東南亞國家的支出已經超過美國。

地點更遙遠的工廠也充滿中國的活動,也許最引人注目的是汽車業。墨西哥遊說團體「全國汽車零件製造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utopart Makers)報告指出,去年40%的近岸投資來自從中國遷往墨西哥的工廠,豐富的中間產品供應隨之而來。

<cite>2019年1月,參加特斯拉上海工廠開幕式的馬斯克。(美聯社)</cite>
2019年1月,參加特斯拉上海工廠開幕式的馬斯克。(美聯社)

去年,中國企業每月向墨西哥出口價值3億美元的零件,超過5年前出口額的2倍。近年來,在汽車業蓬勃發展的中東歐地區,虛假脫鉤的現象更明顯:2018年,中國僅提供捷克、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羅馬尼亞汽車零件的3%。此後,由於電動汽車迅速普及,中國的進口激增,中國日益在生產占據主導地位。目前,中東歐進口的所有汽車零件中,中國提供10%,比歐洲以外的任何其他國家來得多。

亞洲、墨西哥、歐洲一些地區的許多生產最終依賴中國的進口及投資,這個事實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許多政府(尤其是亞洲政府)充其量只是美國能同享樂而無法共患難的盟友,至少就「轉移供應鏈」是如此。畢竟,如果被迫徹底選擇立場,出口商將遭受巨大損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研究人員最近一項研究模擬「各國必須在美國及中國之間做出選擇」的情景,研究人員計算的結果指出,這種情況將讓受影響最嚴重國家的GDP減少高達4.7%,東南亞國家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

亦敵亦友

《經濟學人》指出,鑑於大多數國家都迫切需要貿易帶來的投資及就業,美國一直無法說服其盟友減少中國在供應鏈的作用。許多國家滿足於兩方兼顧,亦即接受中國投資及中間產品,並向美國及西方其他國家出口成品。諷刺的是,美國及中國在貿易及投資的分歧可能正讓中國與美國盟友建立更牢固的金融關係及商業關係。

更多風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