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二復活

呂昭隆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反滲透法》施行後,如果選後又還是民進黨執政,情治單位的權力一定會擴大。此外,國民黨在戒嚴時代的「人二」單位,功能一定會復活,名稱可能不一樣,但暗夜四出打探共匪同路人的「偵騎」,隨時會躲在角落。《反滲透法》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害怕,因為害怕轉而聽話。

《反滲透法》不僅只是要抓匪諜,而是擴大對象,要抓共匪同路人。誰是同路人,蔡政府說了算。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因見過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自首」,蔡英文總統說沒事,「是我派你去的」,即是一例。是不是同路人,民進黨指誰就是誰,「下架吳斯懷」又是一例,綠營口徑一致指責他,吳思懷百口莫辯。

匪諜不好抓,要布局多年,程序嚴謹,馬政府時期才抓了30幾件,蔡政府這麼痛恨共匪,但執政快4年,破獲的匪諜案還不到10件,像馬政府破陸軍少將羅賢哲這樣的大共諜案,1件都沒。《反滲透法》是抓同路人,這比抓匪諜容易多了。

事實上,已有國營事業單位要求員工私下告密,不需要有證據,只要聽聞同事的配偶是大陸人,或曾在大陸工作、求學等,都可向安全單位舉報,完全保密。這種作法就是戒嚴時代的「人二」作風。從國營單位安全考核要求同事互相告密已可以預見,《反滲透法》施行後,情治單位的權力一定會擴大。早年黨外痛惡警總,美麗島事件就是警總辦的,民進黨不敢搞個警總,但蔡政府因須打探共匪同路人,仍得密布暗椿,做的就是當年警總做的事,只是不抓台獨罷了。

《反滲透法》實施,情治單位的情蒐指導,共匪同路人一定排在前面;有政治企圖心的情治官員也會投蔡政府所好,鎖定反對人士,調查其與大陸的關係,只要找人匿名檢舉,就可以上門「查水表」。另打假訊息有了《反滲透法》助陣,更是如虎添翼。

另有了《反滲透法》,大陸國安單位反間工作可能會更靈活。畢竟抓同路人比抓匪諜容易,大陸可以設計布局,再故意露痕跡,讓綠軍以為抓到大尾,實際上,卻是大陸想要除掉的人,包括在大陸做生意的台商。

總之,有了《反滲透法》,只有支持民進黨的人可以安心睡覺。民進黨副祕書長林飛帆談《反滲透法》時說,大家不要擔心,只有白狼、邱毅、吳斯懷才要擔心。他說的話,就是這個意思。

聽到太陽花大將說這句話,還真讓人倒抽一口氣。林飛帆的話,和國民黨在戒嚴時期說的「戒嚴只戒百分之三」,一模一樣。沒想到已解嚴這麼多年,還會聽到這種話,彷彿時空倒流,這才讓人害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