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影視」遭捕-當「盜版」成突破中國嚴苛審查的渠道

秦胆
·8 分鐘 (閱讀時間)

懸劍下的盜火者

本月3日,一則警情通報如投石入水讓中國輿論界平添波瀾。通報稱,歷經三個月的偵查,滬鄂魯桂四地警方偵破「人人影視字幕組」侵權案。據悉,「人人影視字幕組」透過盜版論壇網站下載片源,以收取會員費、廣告費和出售影視作品的行動硬碟等方式牟利,侵犯了著作權的行為達到了情節特別嚴重的程度。

和以往破案後肯定執法「效率」的輿論不同,「人人影視字幕組」被查的消息,在社群網路上一度激起相當程度反彈,或憤懣,或遺憾。帶有版權原罪的字幕組之所以得到網民的普遍理解,是因為嚴苛的影視審查制度使得相當數量的海外影視作品無緣一覽,民間字幕組私自的引進與譯製則以非法的渠道滿足了隱秘而廣大的精神需求,而承擔翻譯、壓片工作的字幕組成員基本沒有報酬,單純憑藉興趣愛好「用愛發電」,唯網站運營的伺服器成本以廣告勉強維繫,由此系罪的字幕組猶如為人類盜取天火幫助人類獲得技藝而受到宙斯怪罪的普羅米修斯,其中最資深的人人字幕組的隕落也帶著「版權時代 免費退散」的悲劇隱喻。

去年年初,人人視頻就曾被工信部下架整改兩個月,類似站點BT天堂站長因侵犯版權被判囚3年;同年3月,電影資源網站「胖鳥」關站站長也被拘捕,其他資源網站多少也歷經過多次類似的整改乃至關停的生死時刻。伊甸園、風軟、極影、FIX、遠鑒、鳳凰天使TSKS…影迷口中的隱秘而偉大的字幕組,在內容匱乏的年代裏餵養了一代又一代中國網民的文化品味,它們的命運起伏也是中國網路生態的縮影。

草莽江湖的前世今生

中國以俄為師,宣政體制下把電影看成是宣傳鼓動的工具與形式,對觀眾開展政治宣傳和思想教育則是第一位的,而為觀眾提供消遣和娛樂則放在靠後的位置。這樣的結構下,中國的精神供給長期滿足不了觀眾的需求。

建政初期,基於意識形態的考量,好萊塢電影被視作精神毒素而遭清除,轉而用蘇聯、朝鮮、羅馬尼亞等社會主義國家的電影替代需求,在華放送的影片與政治宣傳無異,和觀眾需求完全脫節,而被官方擯棄與匹配的西方電影卻成為特供高級官員觀摩的「內參片」。

這種局面在美中建交後逐步鬆動,對外開放使得中國觀眾有了文化選擇的可能。八〇年代至九〇年代初期,好萊塢與中影公司簽訂的電影發行協議所引進影片數量仍十分有限,電影院之外,遍地開花的錄像廳成為需求替代的方式,其中流轉的多是無法登上大銀幕的香港和歐美電影。前數位化時代,作為盜版電影集散地的錄像廳培養起第一批電影觀眾,也潛移默化地滋養出一批電影人。

錄像廳時期,外來電影突破語言壁壘的方式是配音混錄,即翻譯人員將翻譯對白後,配音演員播講中文對白,「漢化」後的台詞聲帶與原片音樂音響混錄成為完整的譯製聲帶。錄像廳過後的光碟時代,DVD外掛字幕技術和譯製片高昂的配音成本,使得外語片翻譯方式上字幕逐漸取代了配音。

光碟過後的網路時代,得益於P2P和BT技術,影片的傳播成本進一步降低,字幕也正是在這一時期成為一種普及的網路資源。當時流行的社群媒體還是論壇,熱心劇迷相聚網路論壇,無償翻譯校對外語影片,將壓制好的成品發布在論壇上供其他網民下載。從拿到片源到發布成片,自發承擔中間工作的民間組織「字幕組」應運而生。

網路基建的普及,也促成字幕組大規模涌現,工作從電影擴展至擴展漫畫、流行音樂、MV,甚至出現專門化的態勢,比如鳳凰天使TSKS專攻韓國影視作品,鼠繪則深耕日本漫畫,字幕組的普及與成熟反過來更推進資源網站在灰色地帶野蠻生長。

由興趣聚集的字幕組成員像流水線一樣分工合作,從翻譯到校對,從潤色到壓制,字幕組的工作大幅降低了海外作品的接觸門檻,讓中國網民在世界流行文化圈子中不缺席,同時也推進了本土媒體內容的革新。字幕組成員博得了廣大網民的敬意的,正是這種專業水準和利他精神。

中國看似繁華的文化消費浪潮下,內容管控的枷鎖依然故我。(湯森路透)

版權與審查的悖論

字幕組翻譯的作品大多不出自版權方授權,而且這種民間行為也繞過了審查制度,對帶有特定偏好的文宣體制構成了潛在的挑戰。抽象來看,字幕組的存在本身蘊藏了尖銳的悖論,字幕組野蠻生長的巔峰時刻,也注定了其未來的命運。

翻譯作品作為演繹作品的一種,需要授權方可翻譯,而字幕組的行為不光是作品對白的翻譯,還涉及對版權材料的公開傳播(將字幕文件放在網上供觀眾下載或將字幕與作品打包成便於流通的壓縮格式),使用目的並非教學研究,使用內容也構成被引用作品的實質部分,效果上更對作品的市場營收產生潛在的「分流」影響,故不適用於版權材料的合理使用。盜版原罪直接引發版權方的反彈,2014年11月,美國電影協會發布的《全球音像盜版調查報告》中將「人人影視」列入盜版下載網站「黑名單」導致「人人影視」被關停;2016年9月,日本京都警察廳以涉嫌非法傳播動漫作品為由逮捕了兩名「澄空學園漢化組」的中國籍男子,成為日本首次針對的影視作品字幕組的執法行動。

而與之相對的正規化引進,就必須歷經嚴苛且標準模糊的審核流程,寓內容審查於引進流程當中,才方便保障「主旋律」和「正能量」的方向不違背意識形態底色。在沒有分級制度的情況下,相當數量的影片因為特定內容元素被擋下,逐年加量的正版引進量還是遠遠不能滿足觀眾的精神需求。

而餘下能引進的影片,內容同樣需要按照宣傳部門的文化趣味刪改,不少經過審查的劇集台詞不通順,甚至情節被刪減得莫名其妙,比如中國數位巨頭騰訊正版引進了爆款劇集《權力的游戲》,內容經過了不少刪減,想要一覽足本的觀眾,還得再通過盜版的方式滿足;除了刪減,翻譯品質也是另一項盜版誘因,很多官方的翻譯品質甚至不如字幕組,尤其集中在漫畫領域,不少讀者購買了正版後,還是會去再去下載字幕組的譯本。針對翻譯品質的差距,網路平台有改進的需求,字幕組也出於規避侵權指控的考量,正版引進海外作品的平台和頭部字幕組近年兩相合作,平台完成引進工作,字幕組則退回純粹的翻譯工作。

除了自行盜譯轉向授權翻譯,字幕組運作合法化的另一途徑便是轉變翻譯內容,從Copyright轉向Copyleft。然而,這兩種版權規避路徑沒有也無法解決「房間中的大象」,躲在版權流程後的內容審查,是字幕組現象最大的無奈,正如網民為人人字幕組鳴不平的口號「正道無路,莫怪歧途」,以出版「合法合規」為前提的版權保護,堆成了阻礙了資訊傳播的高牆,這正是繞過審查的字幕組現象,和反對版權寡頭壟斷利潤制度的海盜灣,二者的根本分野所在。

看似繁華的文化消費浪潮下,內容管控的枷鎖依然故我,在陳舊意識形態及文化制度下,繞過審查的精神需求不會消失,類似法國啟蒙運動時期由盜版書商、雇傭文人、串街小販、走私者以及警方密探所構成的隱密世界和地下文化,注定在21世紀的中國持續存在。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新北新莊 3利多4問題

【影片】建商賣房的秘密 S大:製造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