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看門道,緣法俱足就悟道─送給《變法》與讀它的人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鄧博仁
圖/鄧博仁

科幻小說裡的世界,就是科幻作家創造出的科幻世界,奇異奧妙,還可能蘊含重大的玄機。我們展開一部科幻小說進入這個世界,一邊周遊,一邊尋覓,越來越深入,如果夠幸運,可能眾裡尋他千百度,終於在燈火闌珊處,忽然發覺這個科幻世界竟是一個蟲洞!我們又驚又喜地投身而入,頓時透過它進入最高層次的哲學領域,太上忘情,當下悟道…。那這部科幻小說已經超脫凡俗,達到明心見性的超級境界。這種科幻小說難得一遇,而遇到也讀到這一層,就是科幻世界裡真正的有緣人了。

現在就在這裡,有一位科幻作家上官鼎先生,推出《變法》這本科幻小說,我有幸先讀過。到上官鼎先生建構的科幻世界中優游一圈之餘,我無法自已,只想透露一點我閱讀當下的心路歷程。

剛進入《變法》裡的世界,立刻發現置身一片熱鬧中,例如:

小箱中擠著三隻嫩綠色的小動物,能行光合作用的長毛碧綠發亮,一雙眼睛卻是淺紅色,看上去似兔非兔,似鼠非鼠,十分可愛。

半人半獸的綠毛赤目族戰士被一枝長矛從肛門刺入胸腹之間穿出殺死。

「這茶是妾身從內宮帶過來的,喚著『魔女香』,皇上就寢前侍寢嬪妃定要親手奉上一杯此茶,皇上用了更增御女之樂。」

烏沃一入珠寶店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眼光,大家都盯著他白帽上一顆比姆指還大的血紅方鑽,衣襟上一顆相若大小的天藍圓鑽墜子。

……

作為一個喜歡在科幻小說中找門道的人,我接著很快在《變法》的科幻世界裡找到許多門道,例如:

塞美奇晶帝國、塞美奇晶行星。

塞美,Semi?半,半甚麼?出奇的、奇妙的「晶」?

「水天」這個名字…。

《周易 需卦》:乾下坎上。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半人半獸綠毛赤目人的藍色脊髓液結「晶」被烏沃在危急中全部吸入…。

紅、綠、藍三色俱現。金庸,《射鵰英雄傳 第九回》大蝮蛇的寶血被郭靖在危急中吸乾?

「琮璧」這個名字…;血紅方鑽、天藍圓鑽。

古代中國禮天用蒼璧,祭地用黃琮。這名字琮在璧先,地天之徵,以之命名,取陰在陽先,兼符《周易 泰卦》之義,確實應該是皇家公主的名字。二大美鑽又是天圓地方,而與藍天匹配的大地血紅,則是在預示凶兆?

智人院?

中央研究院、皇家學會?

立法院長「四面佛」廖淳仁。

我不願對號入座,有興趣的請自行揣摩。

然後,我在《變法》的科幻世界裡進行深度的探索,試著進入作者的思維。《變法》中的科幻世界隨著我的閱讀層層析出,果然井井有條,巧思處處,深意重重,例如:

塞美奇晶帝國曾在西漢時到地球取經,故全面採用西漢的典章制度;皮幽國則類似匈奴。

在小說中創造一個科幻世界十分困難,試想有多少食衣住行狀況、語文、禮儀習俗、政治經濟宗教組織、學術思想等等都必須顧到;如果全部自創,極易流於東挪西湊,東拉西扯,到處帶著斧鑿痕跡,甚至自我矛盾,終至難以交代。

《變法》卻四兩撥千斤,用已知的西漢與匈奴的歷史資料,描述塞美奇晶行星上兩個帝國的一切,於是下筆處處有依據。源頭既有活水來,全書順流而下,寫來行雲流水,讀來距離中透著親切,科幻寫作的巧妙,莫過於此。當然,作者對西漢歷史認識深刻,造詣高超,功力非凡,連我這個學歷史的都佩服。

塞美奇晶帝國的民主化變法過程

這場變法有二大特色,一是由上而下,皇帝下令實行,等於他陛下不惜自廢武功,甘心讓出皇權;二是新制度與實施方法都從外部引進,而且立刻全面執行,等於拿全國作試點。對一個皇帝和他的帝國來說,這是極為嚴重的事,誠所謂「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變法》為此提出的背景說明是「帝國國內也開始了社會的異議和騷動,武力鎮壓的頻率及範圍有逐漸擴大的趨勢。換言之,帝國在衰落中。」我不知道「阿飄」司馬永漢從地球帶回的資料裡有沒有針對1775年美國革命、1789年法國革命、1911年中國革命、1917年俄國革命前夕,以及1980年代台灣內外情勢的資訊,我猜可能有,而且經過塞美奇晶皇帝的比較分析後,認為當時已經事態嚴重,大規模革命與隨之而來的外力入侵隨時可能爆發,才毅然走上民主化變法之路。

麻荖漏山

臺灣確實有這座山,雖然知道的人不多。麻荖漏山(麻荖漏,阿美族語,意為草木枯槁,因此地曾遭遇大海嘯侵襲,故名)位於臺灣臺東縣成功鎮、花蓮縣富里鄉交界處,為海岸山脈最高峰,海拔1682公尺,山頂有一等三角點,山腰有彩虹瀑布,為海岸山脈落差最大的瀑布。

作者選擇麻荖漏山作為塞美奇晶孑遺登陸地球開創新天地之處,也是全書的終點,顯然有深意。大海嘯曾殺死麻荖漏山腳下的芸芸眾生,使大地一片枯焦;但塞美奇晶的孑遺抵達時,卻又是芳草鮮美,動物繁榮,加上外星球來的智人,新一輪的生命世界剛剛開展。以此終結全書,恰好與以下我感受到的終極問題相互呼應。

最後,對我來說,「燈火闌珊處」正是作者帶我們繞了一大圈,看盡科幻世界的彩色繽紛後,終於端出的終極問題:

那數百萬年的選擇演進,其目的竟是讓同一個分子來終結,難道這是一個漫長的重新啟動的程序?

生命是甚麼?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它的演化是線型的,還是循環的?如果是循環的,那麼生命的波譜每震盪一次,要製造出、毀滅掉多少生命?難道生命的輪迴終究是生命的宿命?個體的如此,集體的亦然?生命的本質就是這樣?那麼,帝國呢?政體呢?民主共和國呢?

《變法》不就是一個蟲洞,通向終極的哲學問題嗎?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緣人;但我真心希望您到上官鼎先生建構的《變法》科幻世界中優游一圈後,驚喜地發現您才是科幻世界裡的真正有緣人。

祝福您。

(上官鼎新書《變法》,由時報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