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可能是蘇宏達

葉毓蘭

台大政治系蘇宏達教授因為2018年11月在臉書上對故宮南移政策的質疑,日前遭到警方「查水表」,消息傳出舉國譁然。尤其適逢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而該法定義模糊不清,讓所有與兩岸有關的人,不論求學、就業、生活、工作或單純的旅遊,都有可能因為在大陸接觸的對象可能是「滲透來源」而觸法。蘇教授被查水表的經過,恰好讓國人對於《反滲透法》通過後未來的遭遇,從想像變為事實。

雖然已經是望重士林的名教授,但是蘇宏達仍然飽受驚嚇,蘇教授自述在被警察機關傳訊時,聽到是「調查局」交查,仍然免不了恐懼,懷疑是當權者針對質疑政府政策者的一個震懾和恐嚇。儘管在律師的陪同下應訊,但「小房間內的應訊椅兩旁扶手都有手銬,全程錄影錄音。」讓蘇教授認為這就是一個「準求供」的設備,簡直是進入《返校》的電影情節了。

就法論法,調查局認為蘇教授的影片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第5款:「散布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按照該法第33條,由行為人「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地方法院或其分院或警察機關管轄」,且由於違反該法第63條者「將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因此,依照《社維法》第45條:「警察機關於訊問後,應即移送該管簡易庭裁定」。乍看之下,程序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其中另有貓膩。

日前有警員同仁反映,最近警政署下令所有警察機關進行網路巡邏,針對假消息與危安貼文立即移送,他們都覺得有違憲之虞,因為在資深員警看來,那些被移送的案件,很多都只是情緒發言,練肖話罷了。

警政署去年成立「假訊息查處小組」,去年全年受理假訊息案件共410件,已偵結移送260件。絕大多數以《社維法》散布謠言移送的案件,被法官判決不罰,主要的原因仍是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即使行為人散布無事實根據、憑空捏造、無的放矢之內容,仍須足以使聽聞者心生畏懼與恐慌,有影響公共安寧之情形,才能處罰。

《社維法》的刑罰比起《反滲透法》,何其渺小。如果連蘇宏達都要受此凌遲,將來人人自危,我們的脖子上都有顆炸彈,等著引爆!蘇宏達批評政策的言論可受公評,應該關注的是調查局在函送警方時,是否符合「惡、假、害」等散布謠言的構成要件?有無足夠的具體事證證明蘇的言論不實,又足以使聽聞者心生畏懼與恐慌,有影響公共安寧之虞?未來我們必須修法,讓警察可以拒絕服從非法命令,情治單位要為非法調查受到懲罰,以杜絕警察淪為執政者打壓異己的工具,公親不必變事主。

(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