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幣年升6.5% 主要貨幣次強勢

記者葉文義/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得益於經濟較快復甦以及弱美元格局,2020年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先抑後揚,全年升幅達6.52%,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5大貨幣中,人民幣年升幅僅次於歐元的9.68%,也是2017年後,人民幣對美元再度實現年度升值。

2020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資料顯示,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5249,升值76點,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累計升值4513基點,升幅達6.47%;在岸人民幣16時30分收盤價6.5398,2020年升幅6.52%;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一度升破6.50,刷新2018年6月以來新高。

美元下跌和供求雙驅動

隨著在2015年「811」匯改的推出,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當年貶值了6.12%,2016年全年人民幣中間價貶值近6.83%。這一頹勢在2017年一掃而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5.8%。2018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貶值了5.04%,2019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小幅貶值1.6%。

2020年全年,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計,換匯最划算的日子是歲末,全年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的最高點出現在12月28日報6.5236,而5月29日則是今年換匯最不划算的日子,當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7.1316。

回顧人民幣2020年的走勢,綜合機構分析認為,6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從7.2持續升值至6.52的背後,主要驅動因素發生如下切換:美元下跌驅動(6-7月)、供求驅動(8-10月)、美元下跌和供求雙驅動(11月)、美元下跌驅動(12月中上旬)。

中美利差可能緩慢收斂

對於2021年匯率的走勢,中銀證券分析師管濤認為,2021年人民幣匯率走勢或不像想像那麼強。2020年6月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強,是多重利多共振,需關注2021年市場對於利多反映鈍化,並且需要關注可能出現新的利空,如隨著疫苗上市接種,發達國家可能率先實現群體免疫,這將消除大陸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的領先優勢,市場關注點有可能轉向明年下半年大陸經濟增速的回落。

管濤指出,雖然全球需求復甦有助於大陸出口增速回升,但是歐美2021年有低基數優勢,如果大陸出口增速回落,有可能成為市場重新看空及做空人民幣的理由。且伴隨著全球經濟普遍復甦,未來中美利差可能緩慢收斂。另外,除了基本面有多種變化以外,金融風險、美元走勢和大國博弈均可能出現多空反轉,導致人民幣匯率隨時出現調整,明年較為確定的可能是匯率波動進一步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