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能帶走什麼?林依晨、曾少宗宣告:留下生命最溫暖的遺產

新聞中心吳慧禎
早安健康


【早安健康/吳慧禎報導】前「可米小子」成員曾少宗在團體解散後,全力轉往戲劇圈前進,在戲劇演出的表現讓人印象深刻。最近演出公共電視熱播劇,探討器官捐贈制度與人生必然的生死觀,37歲的曾少宗,日前也到彰化基督教醫院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宣告讓愛留在這世界。

「你把那顆還在跳的心臟拔走,他不就死了嗎?」面臨死神到來,家屬掙扎萬分,到底要不要器捐?如何與家人開口談器捐?尤其,過去傳統觀念薰陶下,不少家人一聽到不留全屍,總會堅決反對;曾少宗說,過去對器官捐贈從未特別了解,為了演出而做功課、詳讀醫療文獻報導,並接觸捐贈者與受贈者家屬之間的互動,才深刻了解到器官捐贈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人死後什麼都帶不走,留下器官卻可以讓愛延續,成為生命最溫暖的禮物,也為需要的人,留一份最珍貴的遺產。其實台灣有不少明星藝人都挺身而出,為器官捐贈盡一份心力,演藝圈人氣雙胞胎兄弟郭彥均、郭彥甫,擔任器捐宣導大使,早已簽署器捐同意書;「零負評女神」林依晨過去也推廣 「器捐就像買保險」,能夠在往生後惠及他人,用愛讓有需要的陌生人成為受益者,得以延續生命。

根據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統計,截至2019年5月,有9,672位病患等待器官移植,今年度之捐贈人數為119人,有404位受贈者受益,得到移植機會。

器官捐贈的宣導通常指腦死病患的器官捐贈,大部份是腦受傷或腦中風的病人,腦部壞掉了,接著心臟就會停止,在腦壞掉而心臟還沒停止之前執行器官捐贈。然而有些人認為,這樣的病人快要死亡,還要挨一刀,心裡不捨,也因此漏失很多可以捐贈的器官。事實上,器官捐贈的意義,首先是讓需要器官的人,能夠健康的活下去;其次,捐出器官給不認識的人也是「用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生命必學功課:與家人多溝通,生命最後由自己作主



當器官捐贈遇到需要時,時間緊迫,分秒必爭,所以一定要預先規劃,何況生死是每個人都一定會面臨的課題。「對於死亡這件事,我還在學習。」曾少宗強調,生死的課題難免會想逃避,但他更確信「活在當下」的重要。

儘管尋求父母或家人支持孩子器捐是一條漫長道路,隨著社會思維進步,醫學資訊不斷更新,藉由不斷「溝通」,或許有一天,父母或家人會同意器捐。曾少宗坦言,其實一開始真的很想要簽器官捐贈同意書,但礙於父母關係,遲遲不敢貿然決定簽署。後來藉由每天不斷與父母討論,一步一步邁向為自己做主的時機。

「直到有一天,我跟我的父親說,『我想簽器官捐贈同意書』,沒想到我父親非常爽快直接說,『你已經是大人了,你可以決定你想做的事情,你想做什麼,我們都贊成』,他們沒有太多的反對,這是讓我感到欣慰與開心。」毅然簽下器捐書,曾少宗感謝父母親的開明,同意且支持他做這件有意義的事。

器官捐贈迷思知多少?下一頁解開你對器捐的疑惑


器官捐贈迷思知多少



器捐風氣漸漸被接受,還有不少人仍抱持疑惑,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網站整理捐贈器官常見問與答,打破器捐迷思:

什麼情況下能夠捐贈器官?


器官捐贈者多半是意外腦傷的病人,經腦死判定醫師兩次判定「腦死」且經檢察官同意後才能進行器官摘取手術,如此便可完成愛人救人的善行。

何謂「腦死」?


腦是人的生命中樞,若腦幹停止運作則稱為腦死。在腦死的情況下依靠人工維生系統會有呼吸及心跳,一旦把維生系統移去,則生命跡象立刻停止。目前醫學上或法律上,腦死已經被認定為真正的死亡,但由於判定腦死是攸關生死的大事,因此我國法律規定有詳細精密的腦死判定步驟,及判定醫師的資格限制,以避免誤判的發生,確定病人的權益。

器官捐贈會影響醫療品質嗎?


救人是所有醫護人員的責任,他們會盡所有的能力來挽救病人的生命,不會因病人器官捐贈的意願而有所疏忽,而且醫師也只有在病人已確實被判定腦死後才可以摘取器官。

器官捐贈後會影響喪葬進行嗎?


器官摘取就像一般外科手術,只須數小時即可完成,摘取後醫師會細心縫合恢復外觀,因此絕不會影響喪葬的安排。

何謂「活體捐贈」?


除了腦死病人可將有用器官捐贈予別人外,平時亦可捐贈其中一枚腎臟給需要的三等內近親。另外,我們亦可捐贈骨髓給需要骨髓移植的病人。

如何表達器官捐贈的心願?


對器官捐贈認同者,平時應向親友表達此想法,在一旦發生意外腦死時,親友便可協助完成心願,若要更慎重,可向器官捐贈協會或董氏基會索取由行政院衛生署印製之器官捐贈同意卡,隨身攜帶即可。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