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與疫情共震

李沃牆
旺報

新冠疫情大陸有減緩趨勢,但鄰近的南韓、日本、新加坡及歐洲的義大利和中東的伊朗卻出現疫情失控,全球經濟成長再度蒙上一層陰霾。對大陸而言,封城時間久了,加上全面復工困難重重,受影響產業將愈來愈多;消費、投資及進出口等經濟活動均受抑制;大陸民間消費占GDP近4成,最終經濟衝擊也隨之擴大。有人認為,新冠肺炎對大陸而言是一項比美國加徵關稅更嚴峻的挑戰。

武漢是大陸面板及記憶體重鎮,台灣有不少PCB指標廠在湖北設廠,供應鏈將受影響。武漢也是汽車產業重點地區,汽車業將受到嚴峻考驗。再者,目前各國撤僑,引發外企及中高端科技人才出走;加上斷航,將引發另一波出走潮;阻礙大陸5G發展進程,「中國製造2025」將受到嚴峻挑戰。

另一方面,一旦發生企業全面倒閉潮,投資產出不利,造成債務違約潮,再傳導至銀行體系,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就會增加。大陸財新於2月3日公布1月中國財新製造業PMI為51.1,低於前期的51.5,連續兩個月下滑,並創下5個月來新低。而大陸統計局公布的1月製造業PMI為50,亦較前月為低。

近期華爾街投資銀行也紛紛下修大陸經濟成長率,甚至警告疫情衝擊力道超越SARS;德意志銀行預估今年第1季成長率大幅縮減至4.6%;另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羅比尼則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將撼動大陸經濟,今年成長率恐難保4,進而影響美國及其他國家。連大陸社科院都認為,今年第1季成長率有可能低於5%,看來應不甚樂觀。

理論上,經濟下行必然迫使人民幣走貶;人民幣在過去1年多來因貿易戰震盪加劇。原本去年初以來呈現穩定小幅升值的人民幣,即因去年5月初川普的加徵關稅而打亂陣腳。首先,離岸人民幣匯價於去5月7日早盤跌破6.94元關口,下探前年11月以來新低後,出現狹幅區間震盪。然而,在G20大阪「川習會」,確定美中貿易戰休兵後首個交易日,再度帶動離岸人民幣邁向6.8元的關卡。但世事難料,去前8月初受貿易戰及香港反送中影響,離岸人民幣應聲跌破7元關卡,來到7.0221元,創金融海嘯以來新低。

去年9月1日起,美中雙方再度實施新一輪關稅,人民幣也持續走貶,岸及離岸價再度逼近7.2兌1美元大關,分別刷新11年半及9年以來新低。後來美中經貿高級別談判力爭取得實質進展後,市場轉趨樂觀,股匯反彈,人民幣一路走升,年底前維持在7元關卡附近波動。

但自今年1月20日新冠肺炎疫情擴散以來,人民幣的匯價貶值逾2%。尤有進者,近期則隨著資金回流美元避險,加上投機客對人民幣停損的賣壓湧現,導致離岸人民幣2月21日收盤大貶,收在7.0462,並創下逾兩個月新低。人行幣未來會隨疫情發展震盪,疫情若不見退燒,則美元避險需求將增加,徒增人民幣走貶壓力;反之,則會回穩攀升。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