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選擇真相的權利——中國沒有,但台灣就有嗎?

關鍵評論網



文:John

上海大概是繼台北跟香港之後,第三個我熟悉的城市。這兩年來來往往到上海幾次, 每一次到上海,除了滿腹的愛恨情仇之外,更多的是漸漸熟悉了這邊的溫度。這份溫度可以說是許多赤化的街頭標語:「國是家,沒有國便沒有家」、「學習習近平的講話精神」,可以是中國年輕人三言兩語的玩笑「膜蛤」,也可以是穿梭在充斥上海話的小區,看見上海人對自己身份及文化的認同。

但是,最衝擊我的卻是一個血淋淋的社會現實:中國在霧霾的穹頂之下,還存在一個更堅實、不可見、甚至許多人沒有意識到存在的言論與訊息傳播的穹頂。

今夏,飛機又帶著我從毫無拘束的香港,降落在覆蓋著中國的巨大穹頂之下,開始我在一家上海公司的工作。

幾天前,當我看著公司的藏書時,一個主修法律的實習生問我 「這裡有關於中國行政法的書嗎?我好想看看。」我笑著回答,「中國沒有行政法,只有習主席」。我們相視一笑,然而數天前,事實便是如此。毫無預警的,多個中國關於電影評論、八卦新聞的公眾號被封鎖了,之後也不見政府公開回應。

也許大家絲毫不以為意,因為八卦的內容,毒舌或嘴砲,的確不是每個人的口味。但其中所凸顯的,是習近平或共產黨對言論更近一步的控制和限縮 - 不需要正當的理由,政府便能關閉私人的公眾帳號。

每天到公司的餐廳吃飯,看著央視播送的台灣評論環節,彷彿台灣就是中國內政重要的一環,身為中國人都有義務關心台灣的脈動。而這個環節的主播,更是從台北連線(雖然我不知道真偽)。背景聳立的台北101也一起襯托此一假象。這些事件的發生, 塑造了一個以共產黨為中心、訊息封閉的穹頂。事實浮現在我眼前,讓我更加地理解為什麼一名上海著名大學的學生,曾經天真地問我「你們看奧運的時候會支持中國隊嗎?」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在於詆毀共產黨、習近平或是中國, 我想說的是在中國土生土長的80、90後,他們從出生便生活於此一穹頂,他們沒有選擇。而在防火牆,及各種台灣人日常生活娛樂的替代品,微信、微博、優酷等等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之後,更使得翻牆成為不必要的選擇。

但是台灣呢?

我們都以台灣的民主、自由、多元為驕傲,可是又有多少人不是生活在民主、自由、多元的標語下的穹頂之中?

有些人只會一味的控訴,中國缺乏真正的民主,卻不知道民主的真諦與其利與弊 ; 有些人嘴巴常常掛著自由,卻只選擇(或被迫選擇)了同溫層,見不得與自己相左的言論 ; 有些人吹捧台灣的多元文化,追根究底只是崇洋媚外,世界地圖只剩下歐美日韓,不見正崛起的東南亞各國。

這正是現在的台灣社會,我們擁有的一切反而使我們成為奴役,生活在單一資訊及價值觀的穹頂下。 我們為反對而反對,多少人又曾經試著思考,抑或是深入了解,而不是跟風支持社會中最火熱的話題。

若是這樣,那我們到底何異於生活在官方控制言論的穹頂之下的中國人民?

國際觀為何物?

近幾年政府官員、教育界、父母最會說、最流行的「國際觀」,箇中含意有多少人說得清?我還記得幾年前有一位市長候選人在回答「如何培養官員的國際觀」的問題時,答案只存在「讓他們出國看看世界」這個層級,而缺乏對國際觀真正的理解。當一名人民公僕候選人的回答,是這麼的淺薄,要期待一名學生真誠的了解此一說簡單不簡單、說困難不困難的名詞時,是多麽的不切實際。

為什麼台灣人普遍缺乏國際觀?因為我們最缺乏的就是對真相探知的能力。國際觀所要求最基本的能力,便是追尋真相。然而,我們太習慣於懶人包的知識,太習慣於仰賴新聞媒體單一片面、多數時帶著有色眼鏡的報導,而多數時間我們也就單純天真的相信,並且跟風謾罵、批判、網路公審。這造就了我們的鄉民文化,不只受到網路匿名性的影響,我們太容易因為批評的方便而跳進結論,但是往往一回頭,我們便發覺當初的結論是錯誤及荒謬的。

擁有了對真相探知的能力,真正國際觀的下一步,就是對社會的關懷,擴大自己所認知的世界,追求新知。台灣現在媒體的問題,已經有無數人提出討論:商業化、娛樂導向、主觀單一的報導漸漸為人所知。但多少新聞媒體已經改變?

現在大學所提倡的critical analysis(思辨分析)的能力,與此是異曲同工之妙。若沒有對多方論點的了解,全面的認識各種觀點立論的角度,我們要如何分析各種論述的異同,評估各方的優缺,甚至提出自己獨到的見解?

當大環境不易改變的時候,最好從改變自己開始。相信大家對這句話也不陌生,而這正適合應用在此。若我們能夠改變我們對於新聞的期待,尋求更為知識性和教育性的內容時,才有改變的契機。

今年三月,一名台灣的NGO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被不明原因拘禁,一直到五月中國政府官方才公開說明他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受補。令我詫異的是,身邊的台灣朋友對此關注度不高,或完全不知道此事件,其中還不乏台灣名校大學的學生。此事的影響層面、嚴重程度,我就不在此贅述。

然而,我卻不見台灣的年輕人對其應有的危機意識,媒體的報導和輿論好像也一面倒的認為李明哲活該,他的妻子「李淨瑜」的救夫行動也只受到鄉民、甚至政府官員的謾罵。要我來說,李淨瑜就是一個值得效法的榜樣,在國家巨獸面前,堅持找尋真相。

若台灣真要尋求一個改變,就應該從認識自己的國家開始,尋求真相,擴展對社會事務的關心,再到國際事務的了解。而這,我相信,才是真正「國際化」三字所代表的意義。

菁英是一種選擇

前幾天我看到一名台大教授分享對於菁英的定義的影片,他說「菁英是一種選擇」,我覺得所言極是。儘管真相是那麼的得來不易,也有可能是由許多人的血淚辛酸堆疊起來的,若我們在最終端選擇了別人的稀釋、扭曲或斷章取義,這些人辛苦換來的真相也就失去了價值。

要我說,菁英是懂得選擇的人。他們能夠看清自己手中的選擇,權衡利弊、分析思辨,進而做出精確的判斷。台灣有多少人符合這個定義? 放眼望去有多少能在人云亦云的時刻,選擇真相?更遑論有多少人能為找尋真理而戮力、為真相赴湯蹈火了。

台灣人有自由,不像中國,我們有選擇真相的權利。然而這更是一種義務,是對赤裸事實的尊重。如果我們不能為這分自由,實現應有的義務,那事實上這份選擇的自由就只是淪為一種浪費。

Proactive instead of active

在這個國際村,需要的已經不只是active的態度而是proactive的努力。積極參與,成為真正的國際公民不應該是我們最終的目標,我們要選擇先發制人,才有機會在多變的國際社會搶佔話語權,領導未來,而不是成為隨風飄逸、附和別人的跟隨者。我們要實現這樣的理想,「選擇真相」應是一切的根本。

國人若對之前風風雨雨的台大論文造假案沒有一絲的感覺或擔憂,那就更證明我們對真相的道德底線已經退無可退。論文造假,不管掛名與否,在台灣的高等教育之中好似一直存在 。若台大要成為台灣,甚至國際間的佼佼者,在各領域成為領頭羊,此種對真相蔑視的論文造假,一定要屛棄。

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是當我剛踏進大學的第一天,我收到一本二十幾頁的冊子,標題是大大的Plagiarism(抄襲),學校也花了一番時間講解抄襲、剽竊是一種對於事實的輕蔑。雖然我不是在台灣讀大學,但這也正巧驗證了國外對於「真相為本」是多麽的重視。

有時候我們常迫於現實,以為自己無路可走,只能低頭做出背離己心的選擇。但是,要記得的是,我們永遠有選擇的權力,是否要付諸使用的決定也在我們的手裡,我們所應當做的是無愧於心,盡自由選擇的義務,追尋真理。

我常常跟自己辯論,到底是沒有選擇還是錯誤的選擇比較可怕?現在看來台灣人的不選擇,好像比中國的沒選擇還可怕。

台灣的年輕人,是選擇繼續被外在環境的alternative facts(另類事實)像溫水一樣煮熟,還是現在覺醒擁抱井外的世界、擁抱真相?

延伸閱讀

■  有機蔬果一定比較貴、比較醜?快來看看五大迷思你中了幾個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goo.gl/iRPx1B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