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微軟執行長納德拉

人物特寫:微軟執行長納德拉
人物特寫:微軟執行長納德拉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微軟執行長(CEO)將近六年,為股東創造了逾1兆美元回報,這背後的根本原因之一是他為微軟帶來了一種不同的文化,為自己贏得了獨一無二的地位。大型科技公司日益增長的財富和力量凸顯了現代資本主義「贏家通吃」的規模經濟。

    迄今為止,微軟股東在納德拉掌舵之下,近6年內總回報超過了1兆美元。當他接掌微軟時,這家軟體公司面臨技術領域會被快速邊緣化的處境。

    這種驚人的財富創造發生在大公司近十年來面對更多質疑和審查時,追求股東價值最大化,以及政客和監管者熱衷於質疑當今各行各業,尤其是科技行業。但納德拉沒有造成這種情況就讓微軟重回科技界巔峰,以前的微軟一度被認為是企業霸凌的典型,利用對個人電腦軟體的壟斷來控制科技世界。 

    微軟低調的再次崛起,證明了該公司的核心新目標和企業文化有效扭轉了業務內容與思維模式,反映了這位謙遜、不恃才傲物的執行長個人品質。

    現在判斷納德拉構建的新微軟有何影響為時尚早。憑藉其在雲計算平台的領軍地位(下一階段科技發展的重要領域),可能對商業和社會產生舉足輕重的影響,無論是好是壞,這意味著「風險」。

    納德拉聲稱已經為公司設定了標準,以確保其對世界的影響是良性的。他認為科技公司在商業模式上的關鍵差異,已經讓這些公司踏上不同的道路。終極考驗將是證明微軟已真正改變了自己的行為並成為新型的科技巨頭。

    納德拉成功的標誌之一是微軟很少登上新聞頭條,儘管微軟就其伺服器上的個人數據讀取與美國政府發生爭執,其在大西雅圖地區的擴張導致住房短缺,和其他伴隨企業成長而帶來的痛苦,它仍有許多爭議需要謹慎處理。今年稍早,微軟撥出5億美元在其總部所在地建造可負擔的住房。

    隨著華爾街對納德拉振興微軟的信心日益增強,微軟股價今年上漲50%,幾乎是大盤漲幅的兩倍。其市值首次超過1兆美元,達到1.2兆美元。

    他的成績仍不及蘋果執行長庫克,庫克向世人證明自己是一位經營企業的天才、能夠將喬布斯(Steve Jobs)創建這家公司的潛力實現出來,而納德拉則策劃了一場更為根本的企業復興。「他帶來了一種新的文化,新的熱情」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學教授表示。

    納德拉上任時,微軟面臨著幾乎失去所有重要技術新趨勢的危險。在搜尋引擎市場上高價收購谷歌未果,在社交網路上的嘗試又完全失敗。在智慧手機領域追趕蘋果和谷歌無果而終。 

    納德拉上任採取的行動之一,就是微軟在最後一搏中,終結收購諾基亞(Nokia)移動業務。在雲計算領域,起步較晚導致微軟遠遠落後於亞馬遜。問題的根源微軟沉醉於PC操作系統產生的壟斷利潤,保持Windows在世界中心地位的努力束縛住工程師們的潛力,阻礙了向移動和雲計算領域挺進的努力。

    納德拉讓微軟回歸本源,早期其他公司使用微軟的軟體工具來開發自己的技術。他表示:我們創建工具、搭建平台,以便其他人可以創建技術,這一基本概念在2019年比在1975年更有意義,更加必要。

    一直在雲計算領域追趕亞馬遜的微軟,最近獲得了美國國防部一份價值高達100億美元的合同。最有希望贏得這個項目的亞馬遜已起訴五角大樓,聲稱失去這個項目是因為政治偏見。  儘管尚未獲得資格,但微軟被認為有能力承擔這項任務,事實表明微軟在納德拉領導下已積累足夠的技術能力和大量雲基礎設施。

    1992年加入微軟後,他的第一項任務就是開發Windows,後來他接掌了微軟新成立的雲計算平台Azure。在強手如雲,以激烈競爭為特徵的公司,納德拉謙遜且樂於協作的風格非常顯眼,這一直是他試圖帶入微軟的新文化核心,同理心是他非常重視的品質。

    他向微軟員工推廣一個新理念,這個新理念基於「成長型思維」(對學習和新想法持開放態度),他致力於打破藩籬,倡導團結全公司的「一個微軟」(One Microsoft)戰略,微軟的文化發生了根本性變化。納德拉對語言的運用是關鍵,對微軟員工而言,頻繁重複的簡單訊息有助於鞏固新行為。納德拉表示,我們已經放棄了一些典型的無所不知式行為,這是為了開啟這)個文化旅程,朝著無所不學的目標前進。 

    佩姬(Peggy Johnson是較早加入納德拉最高管理團隊成員,她稱讚納德拉在保持「言行一致」方面做得格外出色。 納德拉使之變成了推動企業文化真正改變的引擎。 

    從某種程度上說,微軟變得更友善、更溫和,這反映出科技行業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在這個時代微軟無法再單打獨鬥,在雲計算領域,合作變得更加重要。

    納德拉不宣布文化改革取得勝利,那樣做就表明退回到了固定思維。相反,他說:從古希臘到現代矽谷,唯一阻礙成功、意義和影響持續下去的就是傲慢。

    納德拉表示,微軟的競爭對手受益於能夠使用微軟的平台免費接觸用戶,谷歌在Windows上賺的錢比整個微軟賺的都多,請告訴我另一個能做到這一點的平台:沒有。  納德拉比矽谷的競爭對手更早地警告了人工智慧的潛在陷阱,在可能應對法律制訂方面也更早地行動了起來。 

    歸根結底,決定微軟對股東和整個社會價值如何的,將是其作為一個平台支持整體數字活動的成功程度。納德拉表示,只要微軟為依賴其服務的人創造的財富多過為自身創造的財富,無論該企業變得多麼龐大,各地的監管機構都不會阻止其發展。規模大本身並不是問題,只要它帶來充裕的凈價值,我認為我們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