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從社運青年到反萊劑醫師 蘇偉碩:我當官的話說不定比他們更醜惡

陳稚華
·12 分鐘 (閱讀時間)

精神科醫師蘇偉碩,發表萊豬恐危害健康言論遭政府查水表,接受《信傳媒》專訪談心聲。(攝影/胡智凱)

含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美豬於今年元旦開放進口,民間反瘦肉精美豬聯盟成員、精神科醫師蘇偉碩發表萊豬恐危害健康言論,遭衛福部認定為不實謠言向警方以違反「食安法」第46-1條告發,去年12月15日收到警局偵訊通知書,但如此大動作「查水表」之舉,也引發社會熱烈關注討論。

「很多人說談萊克多巴胺怎麼會是精神科來講,其實今天任何讀過藥理學的醫師或藥師都可以出來講,因為它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基本常識。」蘇偉碩在接受《信傳媒》專訪時這樣描述。

其實蘇偉碩並不是這次萊豬議題才出來「打食安」,早在2003年美國證實出現狂牛症後,他就開始關注瘦肉精問題;2005年也監督政府查驗中國進口孔雀石綠大閘蟹,以及毒毛巾問題。2009年馬政府時期,要與美國簽訂台美擴大美牛進口議定書時,蘇偉碩和許多民間團體、幾位醫師更是出面喊話禁止;還有2013年毒牛奶事件,到現在的萊豬議題,蘇偉碩對監督食安的立場其實始終如一。

他苦笑說,「食物沒有國籍、黨籍,不會說藍的吃沒問題、綠的吃就爆發出來。我那時候都在打中國啊,怎麼打到後面我變跟中國同路了?我都不曉得我是哪一路了......」

從狂牛到萊豬始終如一!蘇:讀過藥理學都可以反

問到當初怎麼會開始研究萊克多巴胺?是什麼樣的契機?跟精神科的用藥是否有相關?

蘇偉碩說,大三時讀藥理學,就知道萊克多巴胺是乙型受體素的一種,「其實只要當醫師的都可以談萊克多巴胺、藥師也可以,只要修過藥理學的、去翻翻藥典,裡面都有說明。最主要我是反狂牛的,那時候陳水扁當總統任內,美國就被發現有狂牛症。」

蘇偉碩提到,當時他是在賴幸媛委員的辦公室幫她做研究,「如果是現在的民進黨在這個時候,剛好也是賴幸媛還在當立委,我也還在幫她做研究的話一定會被罵,會認為跟精神科無關。但那時候因為這樣(做研究)的緣故,阿扁任內並沒有開放(美牛),一直到2009馬政府才開放。」

他提到,在陳水扁任內時,美國人就來申請萊克多巴胺的藥證,「我們的農委會其實就一直拖延,因為他們知道這個東西對動物也不安全,長久在人體當然更有問題,所以台灣的農政一直在捍衛人體健康,反而衛福部一直在放水。」蘇偉碩說,當年農委會主委李金龍是防檢局出身,堅持動物飼料不能放美國的原料,「那時賴幸媛在質詢就問說:『這個狂牛肉不可以混到動物飼料,但會給人吃?』」

擋下狂牛後,蘇偉碩說萊克多巴胺緊接著就要進到台灣,「馬英九預告說現在要開放了,美國也給台灣壓力要簽一個議定書,但那時候我已經離開立法院,立法院的同事知道我什麼功能都沒有、只會google就來找我。」

蘇偉碩回憶,當時他對萊克多巴胺還沒有很注意,因為全面都在查狂牛症,「他們只給我A4的紙4頁,是當年要開放萊克多巴胺時的風險評估,所以第一份風險評估我就有看到,寫得很粗糙,但其實架構跟現在一模一樣,這麼多年都沒有進步。我看的時候想說其實也不太懂,就開始google查到今天,就這樣而已,也沒有什麼複雜的。」

夫妻談遭「查水表」心聲:罵馬英九土匪也沒事...

問到從過去萊牛到現在萊豬,一直在做監督食安的事,這次卻大舉被「查水表」,心裡有何感受?

在一旁的妻子王文心,是蘇偉碩高醫時的學妹,現在同時也是生物醫學博士,她感慨當年馬政府時期即便蘇偉碩抨擊政府,甚至罵馬英九「土匪」也沒遭查水表,「我都還可以安心度日,但現在比那時候還可怕,什麼都不能講!」蘇偉碩說自己甚至沒有對蔡英文進行人身攻擊,但仍遭查水表。

蘇偉碩說,其實自己也是在那時打狂牛的關係,才知道整個歐洲的食品安全被狂牛症完全打敗,「在狂牛症之前,歐洲食品安全系統包括英國,跟現在美國和台灣是一樣的,農委會就是負責產業,所以會支持用藥、抗生素,把農業當作經濟。英國當時也是這樣,所以那時候造成狂牛症跟萊克多巴胺一樣,為了讓牛比較壯就給他吃蛋白質,就把死牛、病牛磨成粉再去餵牛,一直煉丹練到最後就出事了。」

蘇偉碩的妻子王文心(左),也是生物醫學博士,感慨10多年前先生監督食安仍能自由發言、安心度日。(攝影/胡智凱)

根據資料顯示,英國發現的狂牛症個案佔全球的95%以上,「英國那時也是1、20萬頭牛顫抖、爬不動、抽蓄,因為也是神經系統的問題,大家就開始擔心牛會這樣,那我們吃了牛肉漢堡會不會也這樣?當時英國的衛生部長拍胸脯說絕對不會,就要拿牛肉漢堡給他4歲的女兒吃,結果他女兒不吃。後來大概隔了10年,英國年輕人開始出現人類變種的狂牛症,名稱叫新型變種庫賈氏症。」蘇偉碩描述。

在狂牛症重創整個歐洲的農業跟衛生系統、民眾信心也被擊垮後,英國開始進行體制內重組,原本的農業部不再管產業端,變成鄉村農民福利部,也新成立「食品安全與消費者權益」部門,「原本的衛生部門也不管食安了,就把食安獨立出來給食安和消費者權益部,後來歐盟成立一個食品安全局,包括風險評估都改過。」

蘇偉碩:「風險評估」應更透明公開

蘇偉碩提到,以前歐洲的風險評估就跟台灣現在一樣,「專家做一做就叫做溝通,歐洲2.0的溝通就是要做一個評估前會先跟你講要做這個評估,所謂的利害關係人、消費者、產業、醫療相關的一起來,而且整個過程是透明、有互動的,不是做好再給你,國際上叫風險分析,而且有一個世界風險分析學會,吳焜裕之前是詹長權當院長。」

私下衛福部部長陳時中是否有找蘇偉碩對話過?

他搖搖頭,「本來我也在期待,但應該只是一種幻想而已,食藥署署長吳秀梅是我高醫的校友、她是藥學系,本來想說透過高醫的關係可以有些聯繫,但我沒有接到來自衛福部或食藥署任何間接的訊息,只有在新聞上看到對方的意見。」

蘇偉碩也認為,當時陳時中讓他比較詫異的地方在於,「一開始他不讓食藥署出來講話,就規定只有他一個人可以發言,然後也不出席立委的公聽會,是後來國民黨召委蔣萬安開公聽會,他必須來才爆開。」

「就算500篇論文只有1篇顯示有問題,都應該注意...」

從狂牛症到萊克多巴胺,研究過多少篇paper?

蘇偉碩說,「泛科學有幫我們算過,33篇跟健康疑慮有關。有500多篇都是灌水的,大部分說沒影響的是畜牧業、是最多藥廠贊助的。」他指出,那33篇裡面有21篇是對健康、生態有負面影響的,「12篇是沒有影響甚至是正面的,我說這樣還是有2/3,表示對健康是有風險的。但他們用500多篇去稀釋,說500多篇才20多篇負面的只有4%,陳吉仲就很得意。」

蘇偉碩直言,「他們以為科學是用投票決定的,就算500多篇裡面只有1篇有問題,但那篇的研究方法非常嚴謹、而且證明性很強,500多篇沒有影響的說不定就輸給那1篇,不是以量取勝。我也不是學歷特別厲害或是什麼,但科學證據就是這樣顯示。」

位置變了腦袋也會變

一直以來就這麼「叛逆」、有正義感?

現年51歲的蘇偉碩說,當年讀雄中時剛好是台灣解嚴之前,在學校就參加校刊社,也常到書店翻黨外雜誌,「我是死囡仔啦!雖然中文能力不好但喜歡讀一些文學作品,到了大學就參加高醫青年校刊社學運社團,我們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大概都屬於野百合這一代。」雄中與高醫的學風自由,也讓蘇偉碩認同應該為自由民主奮鬥。

但他也無奈表示,很多當時社運的人,現在在這個位置上反而跟他當初的信念不一,「不過因為我沒有當官,我當官的話說不定比他們更醜惡。人的基因會變,位置變了腦袋也會變。」蘇偉碩笑說。

王文心也附和表示,這是有生物基礎的,「在那個位置的基因表現就會這樣,是社會生物學,所以一定要監督,不要太相信誰有良心。這也是我們台灣民主的可貴,百花爭鳴也是一些提醒的力量,但現在是這樣,這個利益這麼龐大,什麼都是機密、都不能討論、都是黑箱。」

問到當初一接到偵訊那天,有沒有睡不著覺?

蘇偉碩說,「是不會到睡不著,只是會覺得有點複雜的感覺,畢竟這個黨是我們養大的,我們一路這樣滋養他。當年民代在選舉、演講、投票的時候,我們都是這樣滋養,因為那個年代我們都對威權體制、白色恐怖非常厭惡,覺得民主是世界潮流,有人願意出來對抗這樣的體制我們都非常感謝,能夠回報的就是幫點小忙。」

他感慨地說,「其實我們都是為了自己下一代,也不是為了幫誰,希望這個體制可以建立起來,因為我們都想要活得更好。只是覺得這個黨變質了,不是我們做錯了什麼,要求民主這個價值沒有錯,是這個黨後來執政後尤其這一兩年,背棄了這個價值。」

萊豬正式開放進口...蘇偉碩:期待828公投

對於很多醫師或專家學者說劑量很少沒關係,蘇偉碩僅說,「海洛因也可以代謝啊,有哪一種毒是不能代謝的?其實戴奧辛也可以代謝,只是代謝得很慢。」王文心也補充說明,海洛因代謝的半衰期更快。

「比起其他瘦肉精來講,萊克多巴胺的急性毒性是比較小,但是慢毒性就不一定。因為一篇線蟲做出來的研究就是這樣,急毒性是傳統瘦肉精比較強,但慢毒性、對壽命的影響,反而是萊克多巴胺對線蟲的影響比較大。」蘇偉碩指出。

王文心也表示,「我們今天吃東西都講求說不要添加,連生病都強調說自癒、不吃藥,吃萊克多巴胺到底是為了什麼?有什麼好處?也不是為了讓牠比較美味或是比較營養,它也不是藥可以治生病的人,反而是禁藥,沒有生病又吃一個禁藥,怎麼說都說不過去。」蘇偉碩說有些健康風險無法迴避,像香蕉裡面有鉀,「鉀有一定比例的天然輻射線,但萊克多巴胺不是自然存在的東西,是一個人造的毒。」

如今萊豬正式開放進口,接下來有何應對措施?

「再把牠打回去啊!最好當然是不要讓牠進來,就是公衛講的預防勝於治療。」蘇偉碩表示,以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第1段擋下已經輸了,但還有第2段是讓牠(萊豬)在台灣的存活期越短越好。」

萊豬正式開放進口,現在許多餐廳紛紛標示店家使用的是台灣豬。(攝影/陳稚華)

國民黨去年9月已提出反萊豬進口公投案,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指出,希望最後由人民自主決定開放與否,也呼籲全民站出來連署公投,到今年8月28日公投決定吃什麼豬肉。「希望透過公投,8/28再把牠打回去,很難我知道,一關比一關難。」蘇偉碩笑說自己在效法國父,「革命之首要在喚起民眾,因為民眾現在被太多虛假的資訊欺騙,而且騙他們的就是當初跟他們說有毒的那群人。」

今年7月從原本服務的高雄榮民總醫院台南分院離職,目前待業中,也在高師大諮商心理暨復健諮商研究所進修,問到之後會去民間診所服務嗎?蘇偉碩只淡淡地說,「要等風聲風頭過了吧!先休養一下,不然換老闆被查水表。」

更多信傳媒報導
為什麼一天到晚在傳國防部長嚴德發要下台?
用錯誤藉口替北京講話 大摩亞洲前董事長羅奇是中國在華爾街的老朋友?
股市攻略》元月行情仍可期 選股把握5大要領 電子股聚焦5G及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