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蔡總統看藻礁 蔡雅瀅:我以為她會像馬總統去大城濕地後就宣布國光停建 這顯然是我的幻想

·9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許多環境、人權議題都可以看到蔡雅瀅律師的身影,她透露藻礁是她投入環保運動的契機。(圖片來源/FB@Wild at Heart Taiwan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距離公投倒數不到一個月,25日總統蔡英文第一次以總統身分,重訪8年前寫下「藻礁永存」的觀新藻礁,視察藻礁保育與大潭電廠,帶著大批媒體的她,在鏡頭前強調,三接工程並沒蓋在藻礁上,環境保護與國家發展可以雙贏,且三接不只攸關北部供電穩定,更和中南部降低空污有關,未來也會有10億元做生態藻礁保育基金。

對此,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本來聽見蔡總統要去看藻礁,以為會像前總統馬英九去看國光石化的大城濕地後宣布國光停建,但顯然是我的幻想。

落榜10次才考上,因為藻礁讓蔡雅瀅成為環保專職律師

蔡雅瀅同時也是這次公投意見發表會的正方代表,發表會上她放慢語速,帶有些感性的娓娓道出反對三接(天然氣第三接收站)選址在選在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的原因,想讓民眾好好思考再投下珍貴的一票,原來她與藻礁早在2007年就結下淵源。

受訪時,蔡雅瀅直言,「如果當時我沒有跑去看藻礁,我覺得我就不會跑到環團」,她在2007年聽了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一場關於藻礁的演講後為之動容,隨後參加了實地勘察,於是加入台北律師公會環境法委員會的海洋生態小組,認識台灣蠻野心足協會創辦人文魯彬律師,一群人合力申請指定自然地景,最後觀新藻礁,依《 野生動物保育法》畫設野生動物保護區;但就大潭藻礁的部分,提出申請後,中央與地方互踢皮球,連啟動審議程序都沒有,他們在這條路上已經走了十幾年。

蔡雅瀅雖然是律師,這是她經歷10次落榜後才考上的,她也到過一般律師事務所上班,之後作為環境保護的專職律師,蔡雅瑩自認以前的她不是特別環保的人,但因為藻礁開啟了她的這條路。

(看更多新聞:直球對決!蔡英文帶隊親訪藻礁 直言: 三接沒蓋藻礁上 很多環團支持)

原以為會像當年的國光石化,但也只是幻想...

環團保護藻礁多年,開了上百場的記者會都乏人問經,最後走上公投,逼得蔡英文不得不「正面對決」再訪觀新藻礁,蔡雅瀅直言,「我自己是有點失望啦,因為本來聽到蔡總統要去看藻礁,我以為會像以前馬英九去看國光石化的大城濕地,看完之後就宣布國光停建,我以為會發生這種事,但顯然是我的幻想。」

她認為,對於生態,不是花更多的錢,重點在於不要再去傷害這片生態,因為觀新野生動物保護區其實跟大潭是連在一起,在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旁邊做一個這麼大規模的開發案,它一定會受到影響,幾乎用常識來想就覺得不太可能受到影響。

她指出,尤其之前農委會委託中研院的計畫,也建議應該要把既有的觀新野生動物保護區往北擴大,劃成南桃園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且說大潭這裡應該劃成核心區,「在一個被建議劃為保護區的核心區的地方做這麼大規模的破壞,雖然把觀新藻礁劃為保護區,但旁邊沒有保護好,仍然只是在破壞它。」

蔡雅瀅積極投入保護藻礁運動,當時「入坑」的感動她都還記得。(圖片來源/FB@Wild at Heart Taiwan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面對公投政府應該提供完整資訊,而不是利用只講一半欺騙民眾

蔡雅瀅批評,今天要公投,政府就應該給老百姓非常完整的資訊,而不是利用資訊落差,然後抽換概念來欺騙民眾。

她舉例,政府至少應該告訴民眾一接、二接、五接都在增加儲槽,而是讓民眾以為只有三接,然後會缺電,蔡雅瀅質疑,電力根本是足夠的,是政府或某些人一直製造缺電的假象,難道不會有人誤以為缺電而去支持核四?這是他們很擔心的。

蔡雅瀅強調,環團反對的是選址,從來沒有反對天然氣,也沒有反對燃氣取代燃煤。

人群中的蔡雅瑩不是特別顯眼,但講話鏗鏘有力。(圖片來源/FB@Wild at Heart Taiwan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她指出,三接不是台灣唯一的燃氣接收計畫,一接正在擴建,二接也在擴建,現在大潭電廠7個機組都是依靠二接,資料顯示,三接最快要到民國114年才能使用,但二接在民國112年就可以增加200萬噸的供氣量,而且「擴建計畫就寫可以供應大潭電廠,大潭本來就是它計畫中供應的對象」。

蔡雅瀅說,政府回應就算擴建有氣也沒有管,但事實上已經在蓋,而且預計明年12月就會完工,至於二接五接都在台中港,目前陸域環評已經過關且發包,海域雖然還未過關,但其實環團只是希望中油跟台電可以協商做共用設備,減少海域的開發,留一點路給白海豚走。

話鋒一轉,她憤怒地說到,政府宣稱三接延後大潭8、9號機就無法使用更離譜,但8號機組明年上線,9號機組後年上線,比三接早了兩三年且有替代方案,「為甚麼都不講,一直用假消息騙人家」。

她甚至質疑,政府是燃氣取代天然氣,但從政府的能源規劃,未來6年,預計天然氣發電量要增加將近1400萬千瓦,也就是同一個時期燃煤電廠除役量的3.6倍,是燃煤加燃油電廠除役量的2.9倍。她用減肥餐比喻,減肥餐熱量低,但你一直吃攝取熱量還是會過高,這樣真的能減碳嗎?

蔡雅瀅問,天然氣既然是過渡能源,那麼政府何時才會喊停?也因為它反正之後都要關起來,為何不選一個地方然後盡量不破壞自然生態。

(看更多新聞:四大公投聲量:重啟核四最高、反萊豬最低 藍綠憂喜參半)

跟我們站在一起的環團還是很多,蔡雅瀅平常心不畏環團分裂

說到各種關於公投案的資訊,她語速飛快了起來,就怕訊息無法全部傳遞。但談起這次公投案被形容是環團分裂,她則慢下語速侃侃而談,「其實我覺得生物要有多樣性,環團也需要有多樣性,如果每個環團都是要跟政府站在一起,那誰來監督政府?」

雖然蔡英文表示,三接外推方案受到很多環團與學者支持,但蔡雅瀅也說,「其實現在跟我們站在一起的環團還是很多」。

談起與昔日夥伴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與她同在公投發表會現場卻持不同立場,她透露其實沒有太多想法,反倒是原本以為會對上經濟部次長曾文生,最後卻換人無法正面對決,讓她有點失望。

蔡英文時隔8年再度重訪觀新藻礁,強調政府保護藻礁的決心。(圖片來源/FB@蔡英文)

而本來的環保夥伴包括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與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也都一一站在反方,尤其莊秉潔教授還曾稱,大潭藻礁海域海象不好的時間,會與台中港、麥寮港有同步的現象,這三個港口有時候會連續風速過大超過12天,有同時斷氣的風險,但他卻反過來支持政府。

問蔡雅瀅說會受傷嗎?她回答,「我覺得不是受傷,而是有點失望吧,因為以前我們都相信老師的分析,結果老師竟然大轉彎,而且他轉彎的理由只是他相信中油的說法,只是中油的說法並沒有說服我,我比較相信『以前的』老師」。

(看更多新聞:決戰公投》人肉看板、5顆饅頭、熱騰騰包子 藍綠拚場拚創意)

為什麼要保護藻礁?把獨特的生態系保護下來就是台灣之光

為什麼要保護藻礁?蔡雅瀅感性的說,政府一直說我們是海洋國家,我們四面環海,以前台灣的政策很怕人民去靠近海,現在開放了,可是人民對海洋還是有很多的恐懼跟害怕,而藻礁是一個很容易親近的海,因為它的面積非常大,有很多的潮池,你不會游泳、沒有潛水用品也沒關係,甚至是小朋友都很容易可以直接蹲下來看到裡面的生物,還可以夜觀,可以從藻礁認識整個台灣的海洋。

蔡雅瀅指出,大潭藻礁是東亞第一個被國際非營利海洋保育組織藍色任務(Mission Blue)選為希望熱點的地方,如果最後的結局是整個被消滅,其他國家會怎麼看待台灣?她認為,在全世界你有一個很獨特的生態系,把它保存下來,本身就是一個「台灣之光」。

更多信傳媒報導
公投戰火開打 他成最強助講人 賴清德全台助講公投聲勢狂漲
日本大米攻台 攜手牛排教父 日本米出口第三大市場是台灣
南韓央行3個月內2度升息 只因家庭債務比高居亞洲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