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已經定型 朱立倫還有機會打通任督二脈嗎

·6 分鐘 (閱讀時間)

朱立倫選上國民黨黨主席後,各方嘲諷批評不斷湧現。他這個黨主席,從第一天起就沒好日子過,日後恐將更加艱難。

6萬張粉棄朱投柯恐不是空穴來風

開票當夜,某個原本力挺張亞中的群組,馬上改名力挺柯P為「台灣唯一的選擇」。6萬張粉棄朱投柯,恐怕不是空穴來風,而是進入操作裂解國民黨的政治現實。對於張粉轉投,柯P也只能苦笑。原本期待如果張亞中上了,國民黨勢必走向紅統急統,柯P與民眾黨自然看起來沒那麼紅,又可以操作「拋開藍綠」。但現在張粉熱情撲來,不收白不收,但收了便不得不與其妥協,結果民眾黨就像遇上了八仙塵爆,瞬間紅到脫皮灼傷。柯P勢必被擠成政治光譜上最紅的那一端,檳榔當場成了火龍果。

但朱立倫的麻煩更大。6萬只是投給張亞中的黨員數字,佔了投出票數的1/3。如果這數字放大到2020韓國瑜支持者中,相當於180萬,這可不是開玩笑。2016年,約120萬藍軍選前在群組中廣傳「佳山(加3)計劃」,報復朱立倫換柱,當年3號宋楚瑜得票,便從前一屆(2012)的37萬票爆增到157萬票,朱立倫僅得381萬票。這些票在2020又幾乎全部回歸成為韓粉。這種泛藍內部選票流動,只會隨著國民黨聲勢愈來愈弱,在未來規模愈來愈大,不但贏不了總統大位,國民黨淪為小三也不是不可能。

朱立倫當選之後不到48小時,便面對來自兩方盟友的叫陣。一方面是習大大賀電給了個下馬威,希望他三個「謀」:「為台海謀和平,為國家謀統一,為民族謀復興。」這等於給老朱上了條「紅色貞操帶」,不講統一就甭來了。

另方面趙少康給老朱下了7個題目,要求他號召韓粉、江粉、張粉歸隊,必須轉型成積極戰鬥體,時時發揮戰鬥藍的精神。要爭取年輕人,要兩岸政策與時俱進,要以台灣2300萬人利益為核心…。強逼朱立倫吞下「戰鬥藍威而鋼」,不論對民進黨或對共產黨,該硬就要硬,否則便準備取而代之。

朱立倫當選黨主席,從第一天起就沒好日子過,日後恐將更加艱難。(攝影:陳愷巨)

我實在很難想像,綁著貞操帶又吞下威而鋼,這有多難過啊?形勢上,前有綠英狼,後有白柯虎;內有地方派系,淮西勳貴,驕兵悍將;外有義工社團,鄉勇團練,不奉號令。這個黨主席有多難幹哪?

朱立倫是成本主義者

但朱老爺會陷入此等困境,完全怪不得別人,他自己的精算個性造就了自己的困境。2014年九合一大敗,眾望所歸的朱立倫不接黨主席,不參選無望贏戰的總統初選,後來卻又不得不換柱。2020,國民黨敗戰後氣弱游絲,他也不跳出來參與黨主席補選,等到喘過氣來才要奪取大位。這讓人感覺他就是個非要等到V型反轉才要進場的股市禿鷹,而不是會雪中送炭,力挽狂瀾的英雄豪傑。他的精算個性使他過度傾向於財務長這種「成本主義者」,但深藍群眾欣賞的卻是韓國瑜、趙少康、張亞中,這種敢於無中生有的「冒險家」或業務頭。

朱立倫的個性與人設已經定型,卻與藍營群眾的需求格格不入。心理挫折極深的深藍群眾,需要的是個武將,但老朱卻像個撥算盤的帳房。這種角色期待的落差,將是他未來任期的致命硬傷。

老朱的成本主義也使他的論述淺薄而易被擊破,看起來搖擺且只是在做選擇題甚至是非題。例如:他罵張亞中是「紅統」,那你不贊成統一嗎?又該怎麼回老習的「為國家謀統一」呢?起碼喊喊老馬的「不統、不獨、不武」吧!又怕得罪對岸,被扣上華獨帽子,於是只能裝沒聽見,不吭一聲。李勘說得好,老朱大可把話講得比對岸還噁心,直接喊「共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之類的,對岸找不了你的碴,台灣人也覺得你在講幹話,自然就不覺你是紅統了。但老朱這種成本主義者總是怕東怕西,就是不敢下重手賭一把。

朱立倫其實有他的才幹,但保守精算性格,讓他的才幹既不足以救亡,亦不足以濟世,甚至得不到自己人的信賴。(資料照片)

台灣人不「反中」而是「反管」

其次,台灣人不是反中,不會反美,但幾乎全都「反管」。誰管我太多就跟誰翻臉,60歲以下的人多是這種死個性,也造就了「天然台」的本質。對岸威權統制的潮水一漲,國民黨原本立足的群眾基礎瞬間土壤液化,誰想要賺了錢全都捐國家?發個貼文所有事業被下架?每週只准打三小時電玩?看到香港,誰會相信你一國兩制50年不變?當腳下群眾基礎土壤液化,深藍與張亞中一派相信的那套論點便完全垮掉,像是攀在蚵仔架上的孤臣孽子,誰也救不回來。

所以,朱立倫大可從美中板塊擠壓,台灣民主社會的性格底線,一路論述到台灣本體的治理需求,點明台灣的立場。可以大力抨擊民進黨政府居然能把高中學程紀錄都給遺失,這種低級錯誤顯示出這個政府不只螺絲鬆了,連皮帶都斷了。他卻沒能發揮他的行政長才,沒展現他的國際視野,反跟著人家天天兩岸,卻又守不敢畫紅線,攻不敢喊統一,使得自己進退失據,不想得罪任呵何人,卻實際上惹厭了所有人。

朱立倫其實有他的才幹,但保守精算性格,讓他的才幹既不足以救亡,亦不足以濟世,甚至得不到自己人的信賴。也許,作為一個想要問鼎大位的領導者,他最需要的不是去打禪七,而是去練個武,這樣才讓他有能力也有勇氣,扯斷貞操帶,戒斷威而鋼,打通任督二脈。才能中夜長嘯,頓悟致知,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朱習電文避提中華民國 朱立倫新北謝票遭砲轟:「正常倫」別變「紅統倫」

陳嘉宏專欄:朱立倫總是太愛自己

李濠仲專欄:朱立倫要處理的不是國民黨的軟弱 是蠻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