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陽性 全縣紅燈

·4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天,第一次知道了江西有個鉛山縣,而且知道了「鉛」在這裡念yán。

這都得益於一個刷屏的新聞:

說實話,看到這個消息,雖然是官方媒體報導的,但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於是,我去搜了搜「鉛山交警」,終究還是真的。我還特意翻了翻,真的是官微。

這一「新」聞,信息量巨大。

通知裡說,由於疫情防控需要,從10月30日起鉛山縣紅綠燈統一調整至紅燈,請廣大市民按照疫情防控工作要求,盡量減少交通出行,減少人員和車輛的流動。30日21時後,闖紅燈的車輛一律按照違章進行處罰。

然後,請大家注意我劃紅線的三個時間點,一個是發現病例的時間,是30日;一個是「全紅燈」執行時間,30日21時後;而這個公告就是今天剛發的,今天就是10月30日。

這也就是說,當天出政策,當天執行,當天21點後違反就一律處罰。

這……留給民眾準備的時間可真充分啊。

短短一天時間,試問,統一調為紅燈後,其他部門都做好相應的應急準備了嗎?

比如,如果有居民家裡有病人,或者突發疾病,該如何去縣裡的醫院?再比如,不能開車上路了,日常的糧食蔬菜可有暢通的、充足的保障供應渠道?

有些剛好開車在外地的,如果在晚上9點趕不回家,就只能將車停在半路上,然後走回去?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闖一個又一個「紅燈」,然後老老實實去交罰款?

這是不是意味著,在縣城上班、上學的人,只能步行?有沒有相關的停課、停工的通知和協調安排?不對,行人闖紅燈不也是闖紅燈嗎?

……

不只是我充滿了困惑,對此,網上也是一片吐槽聲。

統一調為紅燈,這幾乎就相當於把路給封了,只不過沒用欄杆或土罷了,而是一道紅閃閃的線放在那,令人不敢逾越。

而「闖紅燈的車輛一律按照違章進行處罰」的表述,也令人擔憂。如上述已經舉例的一些特殊情況,真的都要一律扣分罰款嗎?這算不算一刀切?

處罰,不能簡單地淪為目的。要知道,你這是要防疫啊,不是搞創收!

而且,我們在討論「全紅燈」這一措施時,還有一個情節是前提:這還只是一個病例啊。

今年8月,上海市松江區中心醫院也曾報告1名工作人員例行核酸檢測結果異常,後經覆核為陽性。

然後,上海是怎麼做的呢?

不慌不忙,第一時間做流行病學調查,掌握了該病例14天內未離滬,除工作場所與居住地外,到訪過的場所。然後迅速對上述場所進行封閉管理、終末消毒。

接著是排查密接、做核酸,同時對其工作地點松江區中心醫院停診、封閉管理,將其居住的小區列為中風險地區,上海市其他區域依然均為低風險,全市的紅綠燈依然是正常的紅綠燈。

防疫不能一刀切,一下子把所有都給控制了,容易誤傷太多。而應該穩、準、精。

防疫的底氣和信心,應建立在及時的、嚴密的、科學的流調和核酸檢測上,而不是一上來就想拿一個大鍋蓋,把整個縣都給蓋住。

動不動就按下暫停鍵,讓全縣的紅綠燈都變成紅色,這個很容易;但是在保障居民基本生活需求的同時,也能把防疫工作做好,這才是體現能力的地方。

「一人陽性、全縣紅燈」,這讓人看不出來智慧,只是感到緊張、困惑和擔憂。

自去年初疫情發生,至今都快兩年了,一些地方還在不斷出現這種迷幻的操作,令人費解。

寫到這裡,突然看到另一條消息:

眼前突然浮現一個個襁褓中的嬰兒,他們是疫情中出生的一代,我們姑且稱呼他們為「疫生」。或許還真有起這個名字的。

成年的我們,要在他們身上烙下怎樣的記憶?印刻怎樣的悲喜?你我都在作答。

請認真點,負責任一點。

(本文為《看中國》授權《上報》刊登。原文連結在此)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