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冰與火之歌

魏國彥
中國時報

冰河時代開始的時候,人類也出現了,人的演化與冰雪共舞,堪稱是冰雪的孩子;這孩子很多年前從普羅米修斯神那兒得到火種,取暖、烹煮,在冰雪肆虐中圖一溫飽。

來到21世紀,火,不只燒在森林,燒毀了澳洲大片森林,也在工廠的鍋爐、車輛的內燃機和火力發電廠中,猛烈燃燒。這火越燒越旺,排放好多好多二氧化碳溫室氣體,地球氣候因此走上了不歸路,一年比一年熱,高山和北極的冰雪融化,海水面上升,淹漫過雅加達和孟加拉的低地,人類似乎要造出一個無冰的世界,這是徹底的反叛,把自己的出身完全顛覆,把應許的伊甸園連根拔除!

非洲與歐亞大陸的古文明於8000年前開始農業,刀耕火種,釋放二氧化碳。伴隨農耕,人們也開始畜養牛羊,牛羊的胃和水田的稻作都釋放出甲烷,而甲烷的溫室效應強度是二氧化碳的25倍,這始作俑者就是長江中下游的「稻米民族」,華夏民族的老祖先;稍後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的古文明也不遑多讓,燒起中東的火光,20世紀加上無數油田。

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在8000年前開始上揚,人類學會改變大氣成分,那初始的火把照亮了不歸路,來到今天,地球大氣的二氧化碳濃度比人類文明發韌時期高出了1/3,高達411ppm。 現今溫室氣體濃度與300多萬年前的地球相彷彿,那個時候北極沒有冰,氣候比現在溫暖許多,以古為鑑,地球注定要走上冰融暖化的道路。

這2000年來二氧化碳緩步上升的過程中,地表氣候也曾乍暖還寒,歐亞之間的沙漠也因而擴張或縮減;溫暖的時候,綠洲串起絲路,東西方文明傳播與交匯,玄奘西域取經,波斯薩珊王朝的金幣流通於長安;寒冷的時候,東西斷絕,北方寒冷,北方的「野蠻人」侵擾南方。部族的東西交流、南北征戰,都與氣候脫不了關係,古文明的悲歡離合與氣候冷暖相互奏鳴。

18世紀,蒸氣機問世,人類進入工業時代,人類大量燒炭;20世紀,汽車文明昂揚,石油變成黑金,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從1950年前急遽上升,到21世紀末,地球的溫室氣體濃度將會更高,高到要讓地球回到全球無冰的狀態,穿越到5000萬年前的世界。地球科學家為那時的情境創造了一個新名詞──「熱室氣候」。100年後,如果歷史穿越成功,表示人類將會以200~300年的時間,把地球從「冰室氣候」轉成「溫室氣候」,再一舉轉為「熱室氣候」,這意味著,在地球毀壞之前,要把地球這5000萬年來一路走來的景象在人類眼前急速倒帶搬演一遍!短短數百年間氣候將由大寒轉為燠熱,眼下澳洲森林大火正好是個片頭而已!

希臘神話這麼寫著:宙斯看到人類有了火種,大發雷霆,把偷盜天火的普羅米修斯吊在陡峭的懸崖上,神鷹每天都要去啄食他的肝臟。普羅米修斯為拯救人類,不惜忍受宙斯的殘酷懲罰,因而被人類永恆崇拜:火是光明,也代表知識,人類文明就越燒越旺!

人類與普羅米修斯合謀把地球燒焦了,看來,宙斯化身的巨鷹又要來啄食我們的肝臟,日復一日,用驕陽燒烤,用暴雨沖刷,用飢荒懲罰,用洪水淹沒,用大火燒山。宙斯的復仇,8000年不晚。(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