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中危害台灣國安

陳國祥
中國時報

1個多月前第1架撤離武漢台商包機返抵台灣後,蔡英文總統特別在臉書發文指出:「兩岸之間儘管有不同的政治主張,但疫情當前,人權與人道應該優先於政治的考量。」其後處理卻完全變調,人權與人道消失得無影無蹤,政治考量與仇恨意識全面接管,致使兩岸之間益趨對立。

台灣親綠民眾的仇中意識如脫韁野馬竄升,他們剛從一場反中、抗中的選舉中大獲全勝,激情仍然高亢,碰到疫情變得更加激憤,不僅仇視中共與中國人,凡與中國相關者,一概成為仇視對象,陸生、陸配固不論矣,連台商、台眷、台幹、台生這些自家人也在仇視之列,對他們仇恨的酸語及歧視對待相繼出籠。

現在兩邊政府斷絕對話協商管道,大陸憤恨於民進黨政府親美反中越來越露骨,蔡政府痛恨中共軍事恐嚇、外交打壓全面進擊,其支持者更把反中與仇中無限上綱。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蔡政府像受群眾裹脅一樣,政策與立法上不敢有任何「人權與人道」的考量,以免得罪支持者而遭來責罵。如果有人膽敢主張友善對中或是不要歧視台商、台眷,總是招來一陣「舔共」的罵聲。

親綠群眾的仇中聲音或許正是官方心中所願,可以讓政府在「尊重」民意的口實下順應而為。比如,2月初陸委會主委陳明通開放台胞大陸配偶的子女來台灣,竟招來綠營支持者群起攻擊,而「不得不」四度修改,最後由蔡總統親自拍板放棄,理由是防疫要以國人為優先,那些出生時沒有選擇台灣為國籍者應「自己承擔」。蔡政府究竟是順應輿情還是迫於群眾壓力而急轉彎?

這種立場或許是政治考量造成的糾結難解所致,但從民進黨政府的全盤政策脈絡來看,無非是要藉疫情把「仇中、恐中、反中」的政治意識渲染放大。如果還有「人權與人道」的考量,武漢台商返台之類的事,根本沒有不能克服的難題。民進黨當局原本說「下不為例」,但在人權與人道的強烈訴求壓力之下,不得不正視滯留湖北台胞的健康與權益,還是得協商二度包機讓台商返台,原先編造的各種理由只不過是藉口,似乎企圖以此為槓桿,驅使大陸恢復兩岸官方協商。這或許才是問題真正的答案。

病毒危機給了蔡政府深化反中意識的機會,其支持者也拚命釋放出仇中情緒,挾持政府順其所願,更藉機營造濃烈的仇中氛圍。台灣現實的情況是政府與綠營主流民意將對岸的所有人,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一律化約為「瘟疫」符號,一刀切的阻絕於境外。防疫工作極度用力,但由於摻雜太多的政治考量,在決策中的鑿痕斑斑可考。

其實,執政者面對重大國家安全事務應宏觀全面,沉穩拿捏分寸,不是被慌亂的民眾牽著鼻子走,尤不應被民粹激情綁架。如果意圖趁機迎合或博取聲量,取得連帶的政治效益,就更未達當家謀國者的應有高度了。

如果為著短期政治效益的追求,使得兩岸關係傷痕加深,撕裂加劇,則疫情過後,兩岸之間敵意暴增,衝突的火苗越燒越旺,那豈非把台灣帶向有衝突隱患的深淵中?執政者面對兩強戰略對抗日益激烈,中共內憂外患日益深重,台灣處境日益艱險,必須戒慎恐懼,拋開意識形態羈絆,妥善處理敏感的兩岸問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