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議會不議政 以舞作聲跳出人言喧囂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謝佳璋、黃鈺嵐彰化25日電)彰化聲舞團年度力作帶領群眾開箱縣議會議事廳,在平日肅穆的空間中打造藝文咖啡廳、架起高高舞台,夜晚的議會不談政治,改以舞蹈和觀眾交流有關「說話」這件事。

微涼平安夜,眾人魚貫穿過大門,一張張小木桌、木椅與藤椅散落場內,人們隨意挑張喜愛的桌子坐下,閒聊寒暄,連防疫隔板都是木框手工打造;溫暖的黃色燈光在室內折射閃動,捧起還冒著熱煙的香料奶茶啜飲一口,流行樂曲隨茶香飄散,不遠處的中庭石椅上站了個人,握緊麥克風上演一場Live秀,還以為是自由開唱的節目,一個又一個「歌手」輪番上陣。

不說還以為就是街區某家文青咖啡廳光景,卻是在彰化地方最高民意機關「彰化縣議會」內真實上演。

彰化聲舞團2021年度製作「一杯眾人的咖啡」,以表演藝術OPEN HOUSE當地議會議事廳,於耶誕假期及2022年初帶來4場舞蹈劇場。

聲舞團團長、旅德17年舞者吳思瑋以咖啡為引,試圖將人潮帶向平日鮮少涉足的公務機關,讓民眾有機會近距離一窺議事廳風貌;而站上議事殿堂的舞者,則透過肢體動作與少數詞彙,交錯搭配現場弦樂四重奏及流行旋律,引領觀者思考關於「說話」這件事。

「我們有多久沒有好好說話了?」吳思瑋受訪時說,邊以手滑過大腦抵達喉頭,再劃向嘴唇,她思考著我們每個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說話必須要帶點包裝、潤飾、誇大或者壓抑,「不假思索」變得不是適合每個場景、每次談話的決定。

小時候,孩子們會說「我討厭你,我要跟你切八段」;長大了,我們則說「或許我們應該分開一下,重新思考這段關係」。學著說話,或許就是一段社會化的過程,且來得總是無聲無息。

一句「算了」,可能帶著樂觀、消極、隨和、無所謂、釋懷、放棄;一聲「欸」可以是親近、陌生、憤怒、輕佻、開心。寫在紙上長得一模一樣的字詞,從口中說出時卻會因為發話者的態度語調而帶有不同意義,一如音樂的烘托可謂演出帶來不同氛圍。

「一杯眾人的咖啡」特別請來樂興之時管絃樂團的弦樂四重奏現場伴奏,由大提琴的深沉、中提琴的穩重、小提琴的高亢交織,或快或慢的節奏,間或穿插流行音樂呈現衝突感,搭配舞者步伐律動,呈現更強烈的感官體驗。樂手同時也擔綱演出的一部分,不只演奏,還得走位,打破一般舞蹈演出以舞為主音樂為輔的概念,讓整場演出樂、舞融為一體。

儘管觀眾身體固定於座位,但眼球卻是疲於奔命,因為台上、台前、台下全場皆是舞者「闖蕩」之地,眼角餘光隨時都可能有舞者竄出,在你耳邊時而輕語、時而高吼,讓舞者情緒滲透到觀眾席位,渲染力濃烈有別於傳統演出。

吳思瑋扮演著社會化的大人,在科技鏡頭前的快速變換陳述;難以說出口的拒絕,藏著千絲萬縷對於世界的抗拒,舞出無聲糾結的吶喊,隱沒在盛裝打扮的繽紛舞者歡騰喧囂中,沒人聽見。最後,隨著心中女孩黯然褪去。

吳思瑋認為,長大之後的對話,常會在乎對方的社會地位、角色身分,進而調整自己的談吐,但在這些層層堆疊之下,其實回歸初心本質,「我們都是人」。

整體多視角的演出讓人在不同角度觀賞都能有不同感受,你品味的與他咀嚼的,明明是同一部作品卻又擁有多樣層次,像是一杯咖啡入口微酸、舌根帶苦、喉頭回甘,落到不同位置就有不同風味。吳思瑋強調,演出其實沒有所謂答案、不追求特定理解,僅是將言語化為肢體律動,歡迎觀者自由解讀,共同玩味那些弦外之音、言下之意。(編輯:吳協昌)11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