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廣場》陳朝平/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為什麼」

文 / 陳朝平
今日新聞NOWnews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蔓延,許多專家紛紛揣測病毒起於菊頭蝙蝠。蝙蝠是上百種病毒的宿主,研究也顯示,1994年澳大利亞爆發的亨德拉病毒(Hendra)、1997年澳大利亞的梅南高病毒(Menangle)、1998年馬來西亞的尼帕病毒(Nipah)、肆虐非洲的伊波拉病毒(Ebola)、馬堡病毒(Marburg)、邦巴利病毒(Bombali),病源通通是蝙蝠。最近,又有專家研究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應該是來自穿山甲、果子貍,還有人指證歷歷地說,新型冠狀病毒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流出來的,也有人相信,這是美國對中國展開病毒戰的前戲,目的就在確保美國的世界霸權。


我不是病毒專家,這些日子看了許多讓人眼花撩亂的新聞報導,心理泛起了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好些「為什麼」,藉媒體一角,列出這些為什麼,就教於方家。


無論病毒來源是蝙蝠,還是穿山甲、果子貍,人類吃蝙蝠、穿山甲、果子貍等野生動物已有幾百年、甚至千年的歷史,為什麼過往都不曾聽說因食用蝙蝠導致病毒引爆大規模疫情?


印尼、泰國;越南、關島等地也吃蝙蝠,蔡英文出訪帛琉時也曾經食用當地著名的水果蝙蝠湯,還大讚美味。為什麼新型冠狀病毒不在印尼、泰國等地爆發,卻選擇了武漢?


我們自幼讀地理都知道,「兩湖孰、天下足」,兩湖也者,指的就是湖北和湖南。今年以來,沒聽說湖北有天然災害,也沒聽說湖北農林漁牧歉收以至於武漢人和湖北人必須吃野味求生。要知道,武漢美食多多,熱乾麵、武昌魚、小桃園煨湯、三鮮豆皮、四季美小籠包、汪集雞湯、黃陂三鮮、大河蟹、周黑鴨、排骨蓮藕湯、珍珠丸子,武漢人均GDP在全國排名前沿,大學特多,教育水平也高,沒事,幹嘛去吃蝙蝠?網路賞網美吃蝙蝠,其實是四年前在帛琉拍的旅遊節目片段(不知跟蔡總統吃的是同一家餐廳?),香港網路上說甚麼武漢蝙蝠海參湯,後來證實是瞎扯!別說疫情爆發前所有的美食網站都沒提,道地的武漢人壓根兒也沒聽說這道美食。


2003年SARS肆虐時,首發地是廣州,當時,就有人指出SARS首見廣州是因為老廣嗜食野味,但一水之隔、醫療先進、同是廣東人為主的香港,疫情卻較廣州嚴重。而千里之外的北京,疫情嚴峻程度全國第一。何以如此?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為何首發於武漢,而非嗜吃野味的廣東?難道,廣東人完全戒食野味了嗎?


SARS期間,全球公認公衛和醫療水準最差、嗜吃咖哩的印度,雖然有3例確診,卻無人死亡;而中國大陸境內,嗜吃辣椒大蒜的省份,如東北三省、山東、湖北、湖南、江西、病死率也幾近於零。為何此次新型冠狀病毒卻首發於湖北武漢?首發於湖北境內公衛及醫療水平最佳的武漢?


再說,(儘管疫情未到最後緩解階段),截至2月9日為止,全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患,基本上都集中在中國大陸,中國大陸的病患又都集中在湖北,全球病死人數910,除香港、菲律賓各一人外,其餘908人全都在武漢與湖北各地籍市。難道,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聰明到了能夠「客製化地」專殺湖北人?


類似的疑問還有,迄今(2/9晚間)為止,全球確診人數40614,其中,40171在中國大陸,(目前,痊癒人數上昇中,全球痊癒人數3399,3357人在中國境內)似乎這病毒就是銃著中國而來的。無怪乎網路言之鑿鑿,說這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蝙蝠病毒專家石正麗研發將蝙蝠病毒轉作病毒戰之用時管理不善,導致病毒流出所致。


問題又來了!中共研發病毒戰,研發的「目標病毒」,不是應該是最能夠侵入假想敵人體內的病毒嗎?中共的假想敵不是應該是老美和台獨份子嗎?但黨的領導說過,兩岸一家親,下面的人應該會服從領導,不可能研發病毒以制台獨,只可能聚焦老美。病毒戰既然要聚焦老美,怎會不針對老美的飲食習慣或生活習慣?這項疑問,帶出來的另一個陰謀論便是,新型冠狀病毒其實是老美人工製造、故意散佈在武漢的!是老美繼貿易戰之後,祭出的病毒戰,目的在徹底擊垮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徹底的滅了中國與美國爭霸的幻想!真耶?假耶?這是可不是名嘴說了算,得要有充分的證據。


撇開陰謀論不說,也許有很多人也想到另一個問題:SARS之前,中國的公衛防疫和醫療水平大幅落西方已開發國家,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等運動,弄得民不聊生,糧食欠收,當時,中國大陸貓狗麻雀都跡近絕跡,因饑餓而食用野生動物的,肯定更普遍。為什麼那時大陸沒爆發過大規模的病毒和瘟疫疫情?反倒是改革開放後,民生改善了,反而爆發了SARS?真的是因為中共封鎖新聞的關係嗎?


最近也有人提出另一個有趣的觀點。這觀點是說,改革開放前中國大陸醫療水平看似落後歐美國家,但當時中國的公衛系統預防重於治療,且重視傳統中醫的智慧。改革開放後,西醫凌駕中醫且不再重視預防。中醫療法重在提升患者自身免疫力,讓自身免疫力去和病毒作戰,而西醫療法者重在以毒攻毒,反到加強了SARS病毒的戰鬥力。此說,未見大規模有系統的研究,供參考。


不過,SARS期間西醫為主的華人社會,治癒率確實沒有比中國大陸高。台灣的病死率高達21%,高居全球五個華人社會第一名。反倒是刻板印象裡醫療觀念和設施遠遜台灣的中國大陸,確診人數多達5327,病死率卻只有台灣的1/3,也就是7%。是因為大陸有部分醫院採中醫療法嗎?是因為2003年台灣抗生素濫用的問題已經比大陸嚴重了?還是越開發的國家,人民的整體免疫力越差?或者,就是因為那時候北京採取軟封城隔離的手段所致?


那麼,有沒有可能,這些所謂的新型冠狀病毒,不論是SARS、MERS還是2019-nCoV早就和人類共生共存了幾千年、幾百年,當特定地區人們整體免疫力到達一個拐點時,病毒就伺機攻擊當地的人們?


2009 年全球爆發豬流感(H1N1 即A型流感),第一例確診發生於美國境內,隨後墨西哥、美國全面淪陷,疫情傳播到全世界。根據 WHO的估計,這場疫情在全球造成約 18,500 人死亡。不過,2013年的研究卻指出,實際死亡人數應是官方統計數字的 10 倍,甚至可能高達 20 倍。還有資料指出,2009年,因N1H1流感死亡的人數高達280000人之多,是SARS死亡人數的360多倍。2013年的研究結果無法確認各國確診人數和病死人數,但是,根據世衛組織的資料卻有兩點很值得玩味:


第一、按確診人數來看,中國大陸確診人數高於美國,但中國大陸病死人數遠低於美國,而按人口比例來看,公共衛生較美國落後的中國大陸,確診率、病死率都遠遠低於美國。

第二、按病死人數看,世衛組織的統計顯示,H1N1病毒似乎更喜歡白人,白人的病死人數高過於有色人種組成的國家。


事實上,美國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多達4、5萬人,流感高峰期,死亡人數甚至可以達到6萬人。(好友母親任職拉斯維加斯醫院,她曾經告知,實際死於流感的老美人數每年可以多達十幾萬) 對照SARS、H1N1、2019-nCoV病毒,似乎特定病毒各自有特定的「最愛宿主」?因為最愛,所以,傷害也最深?莫非,病毒也有人性?


媒體最新報導,自去年10月以來,美國已有超過1900萬人得流感,其中18萬人必須住院治療,約有 1 萬人喪生,且疫情還在上升。台灣流感疫情雖不如美國嚴重,但也不容忽視。截至目前為止,重症和死亡人數都大大超過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人數呢!或許是因為人們已經習慣和流感病毒共生共存,且有疫苗可供注射,且流感死亡人數雖高,死亡率相對卻很低,因此,引不起媒體的注意,也未見台美相互對航班及旅客採取高規格的防疫措施。人類的無知往往會帶來恐懼。我們對於2019-nCoV的無知,會不會讓我們反應過度了?


綜合上述的疑問,彷彿會帶來另一個更大的問號----不同的病毒聚焦不同社會的種族和人群,究竟跟不同種族、人群的生活習慣、飲食習慣、甚至基因、血型、抗生素濫用、環境因素、空氣與水源汙染等有沒有特殊的因果關係呢?這個大問號,可不可運用當今最夯的大數據和人工智慧來做進一步的分析呢?台灣醫療健保指數高居全球第一,相關數據完整,或許可以從SARS以來的相關數據中「撈出」國內各種流感及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相關基本資料、生活史、飲食習慣、家庭病歷、醫療紀錄等,進行追蹤分析。相信這項研究的結果將大大地有助於全球防範、治療既有的和可能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


2009年的H1N1流感,最早稱之為北美流感,後改稱豬流感,美國豬農擔心豬隻遭池魚之殃賣不出去,紛紛抗議,世衛組織乃統一改稱H1N1流感。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因首發於武漢,初期稱其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引發中國境內和全球歧視武漢人、湖北人和中國人的喧然大波。亞洲華人也因貌似中國人遭到歧視。因此,世衛組織現已改稱病毒為2019-nCoV。這一做法和美國豬農抗議而有H1N1流感名稱,同出一轍;與中國政府是否施壓世衛組織,並無關係。別忘了,如今是個天涯若比鄰的世界村,誰也不知道哪一天某種新型冠狀病毒會找上台灣,屆時,我們也不會希望世界各國用台灣新型冠狀病毒來命名吧!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今日廣場》蔡長恩/肺炎可怕,但人言更可畏
名家論壇》單厚之/罷韓連署破20萬,韓國瑜真的危險?
今日社論/武漢包機之亂!誰讓徐正文躍上枱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