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來碗馬告雞酒

高靜芬
·5 分鐘 (閱讀時間)
馬告花呈黃白色,輕揉即散發迷人香氣。(本報資料照片)
馬告花呈黃白色,輕揉即散發迷人香氣。(本報資料照片)

今晚想來點什麼?春寒料峭,心也微涼,今晚想來碗馬告雞酒暖身暖心。

上網叫foodpanda?不,自個兒煮。生活要有儀式感,這一天才不同於別的一天,且來下個廚烹煮雞酒為小日子增香添味。可雞酒很少加馬告呀。原住民料理有道馬告雞湯,雞湯能加馬告,雞酒也行;再者,又稱山胡椒的馬告(makauy,泰雅族語,意謂生生不息)是我近來最迷戀的辛香料,且我有一批購自產地、親曬的上等馬告,不用是暴殄天物。親曬馬告?是的,這事兒得從我與馬告的一段奇遇談起。

2019年夏天,以花蓮縣瑞穗鄉阿美阿姨的住處為根據地,在花東沿著台9線與台11線旅行。上午十點駕車出發,晚上六點倦鳥歸巢,六天下來,儀錶板顯示累積的里程數達八百多公里。返回台北的前一天,阿美阿姨幫我安排熟識的按摩師傅,要我把腰痠背疼消除了再上路。

雖然至今仍不明白,按摩完畢,為何按摩師傅問我:「有興趣去看馬告嗎?」卻清楚記得當時興奮得在心裡尖叫。馬告為台灣原生種,樟科木薑子屬,野生於山區,不太容易安排造訪,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啊,回答好喔好喔之後,二話不說,跟著他坐上他的摩托車,迎著毛毛細雨馳騁在鄉間小路,穿巷過弄,來到鄰鄉--萬榮鄉的紅葉部落,在一處以蝶豆花為籬的土地上,看到了茂密蓊綠的馬告樹林。

從蝶豆籬的缺口跨了大步進入,遠觀近玩地把馬告樹從頭到尾從裡到外瞧個仔細,原來馬告樹長得很幼秀嘛,我面前的馬告樹高約三公尺,灌木似的樹幹和枝條都不粗,葉片互生狹長似扁舟;春天一到,葉腋會生出花梗對開出兩朵淡黃色小花,此刻是夏天,小花謝了結成翠綠色果實,這果實就是散發奇香的馬告。那香有多奇呢,我品聞出有著檸檬、香茅、胡椒與一些些薑的香氣,那香氣清新複雜又撩人,有人還嗅出柑橘香、木香、蜜香,終於曉得外國廚師為何以「性感」來讚美馬告的香氣。

樹林裡的沉浸式體驗結束之後,按摩師傅載我來到一間挑高明亮寬敞通風的鐵皮屋,屋裡有幾位原住民坐在小板凳上專心地幹著活兒--將當天一早從馬告樹剪下來的枝條上的那些結實累累的馬告一粒粒剝下。馬告一粒粒被剝下,千千萬萬的芳香分子便從一個個斷痕竄出散逸飄浮,空氣中的馬告香氣因此濃得不得了。趁著尚未被濃馥的香氣給醺暈之前,明智地做了決定:shopping。沒錯,入寶山怎可空手而回?何況此地的馬告乃是極品,於是指著紅色塑膠盆裡八分滿的翠綠色新鮮馬告,我的眼睛望向領班:「可以賣一些給我嗎?」

一斤400元,買了三斤。隔天回到台北,翠綠的馬告全數變黑,將其撒鋪於圓形大竹篩,置於仲夏的烈陽下曝曬七日,脫水乾燥後,三斤成了一斤,等於一斤1200元。有家文創商店的烏來日曬野生馬告,20克賣200元,換算成一斤(600克)為6000元,難怪原住民稱它是「山裡的珍珠」。我自個兒曬的馬告,一斤足足省了4800元大洋,曬好後,自留三分之一,其餘分裝成數小瓶就當是花東之行的伴手禮贈予姊妹淘。

就這樣,我的生活與馬告有了連結,與馬告有關的一切都有興趣都很好奇。香腸買馬告口味,果醬挑馬告鳳梨風味,精油選馬告氣味,煮起雞酒自然也得馬告一下。拎起菜籃到市場採買,回家進廚房洗切、拭乾、爆香、翻炒、撈沫……,這些細瑣的工序讓我專注而平靜。

我是這麼烹煮的:(一)將雞腿塊的斬骨碎片及血水去掉洗淨拭乾。(二)取些馬告放進平底鍋,以小火焙炒喚醒香氣,倒至缽裡搗碎,裝進香料袋。(三)取炒鍋,用黑麻油爆香老薑片,放進雞塊、冰糖與米酒頭,翻炒至雞塊呈六、七分熟。(四)加入淹過雞塊的米酒、自製老薑酒、馬告香料袋,以大火煮滾2至3分鐘讓酒精揮發,撈除浮沫。(五)轉中火,加蓋留縫續煮20至25分鐘,熄火,撒進枸杞,燜10分鐘即可。

熱騰騰的雞酒洋溢著迷人的馬告香氣,溼涼天裡吃來備覺溫暖真是過癮。續碗時不禁想,儀式真奇妙,只不過烹煮雞酒,既憶起了花東之旅的馬告奇緣,家人也吃飽喝足心情好,自己更是有成就感--經這麼搞搞弄弄吃吃,冷清日子與荒涼心情竟熱鬧熱呼起來。

往後,除了老祖先設定的節氣與節日,自己一定也要常常安排些儀式,把日子逆轉勝,因為這是熱愛生活的表現,也是珍惜人生的證明。